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63、行字秘

163、行字秘


  三人十丈范围之内,一应邪祟、滚滚阴煞黑潮皆被清空,化作干净白地。

  刘邦此时已化作一个赤金光人,他浑身衣衫都在燃火,双目中聚集的金光,犹如两颗太阳,平静的声音在李小兰、飞熊耳边如雷声炸响:“走!”

  话音落地,至正天龙已长吟一声,身躯盘卷起刘邦,带着他当先朝大殿外飞越而去。

  天枢、天璇两头孔雀各自抓起李小兰与飞熊,在五头小孔雀的环绕下,亦跟着刘邦冲出了甬道口!

  轰!

  轰!

  轰!

  至正天龙盘卷着的刘邦,体内洪炉每一次收缩,便有灼烈阳气向外扩张,将沿途阴煞统统焚烧成虚无,冲出一条直向顶端的空白通道!

  他已成后天太阳神胎,自身便能源源不断滋生纯阳之气,这般洪炉收缩,虽然让他的身体有一定负担,但更多的是会进一步提升其自身的阳气,令之更加纯粹!

  原本需要一两日才能走完的甬道,在刘邦这般不计后果的冲击下,竟只用了三个时辰,便至上端尽头。

  那里,有禁制封锁。

  禁制散发的斑斓色光辉之外,隐约可见一道接天连地的漆黑身影,游曳于高山大川之间,不时发出一声声悲惨嘶吼:“师弟!你在哪里——”

  “我好想你——”

  师姐,我这便来找你了。

  刘邦内心浮现一丝悸动,又在顷刻间归于平静,心硬如铁。

  他转头看了身后一眼。

  李小兰与飞熊皆被孔雀火精紧紧抓着,其余五头孔雀火精盘绕他们周围。

  没有一个人掉队。

  更远处,那被刘邦冲击出的空白通道,正迅速被阴煞之气填满。

  不出一刻时间,甬道又将恢复原样。

  “出去了。”

  刘邦说了一句,首先翻手放出三尸符箓。

  随即,手上掐动印诀,按在甬道口的禁制之上,顷刻之间,那闪烁斑斓色光的‘盘渊禁’便化作一圈圈符文,亦被刘邦收走,镶嵌在了他的周身,遮盖住身上被火焰灼烧破损的衣裳。

  旱魃秘藏内的种种禁制,炼制起来颇为不易。

  所用材料也消耗了洪炉道一世身的部分积蓄。

  所以刘邦挑拣还能用的三道都收摄了过来,留待此后之用。

  刚出甬道口,那在山脉之间游走,接天连地的黑袍身影霎时生出感知,猛然转头,看向刘邦三人!

  “低头!”

  刘邦对李小兰二人沉喝一声,自己却抬眼看向那道黑袍身影。

  其一身黑袍,布满一个个破洞,破洞里钻出一个个女子或悲或喜或愁或嗔的脸孔。

  诸般脸孔围绕黑袍盘旋不休。

  此时,随着黑袍邪煞转头看向刘邦三人,那些女子脸孔也尽数转向三人,所有目光齐齐汇集于三人身上。

  纵然李小兰、飞熊没有抬头与黑袍邪煞对视,周身亦生出种种怪异之感,仿佛正有什么东西要从毛孔里生长而出一般!

  这种感觉仅仅持续了一瞬。

  下一刻,刘邦的后天太阳神胎便骤然发动,清除尽了加诸三人之身的邪煞之力!

  他一手提起衣袖上的前字禁、行字禁。

  前字禁在半空中迎风一转,即化作一条百丈符文大蟒,呼啦啦缠绕向黑袍邪煞!

  行字禁则直入黑暗之内,铺展开一条灿灿大道。

  行于此道,百无禁忌!

  “师弟,师弟——”

  黑袍邪煞那空荡荡的兜帽里,传出呓语之声。

  随着呓语声一同而来的,是一个个女子脸孔,她们挟裹一道道阴煞气息,如同黑袍邪煞的触手般,席卷而来。

  呓语之声大作!

  “遍寻不着!”

  “我去哪里找你?”

  “师弟,我找不到你——”

  层层叠叠的呓语声有叫人精神混乱之能,但李小兰与飞熊此时站在行字秘构成的符文大道之上,却未有任何受精神侵染,邪染异化的征兆!

  这便是九字真言的强力之处。

  行字秘当做禁制之时,可以封绝一切通路,使人陷入其中,寸步难行。

  但掌握其中关窍,又能让这禁制瞬间变作畅行诸地的神舟飞梭,根本无往不利!

  也是洪炉道一世身祭炼这九道禁制时,缩减了许多材料,自身修为也仅只是大圣境,如此炼出的九字秘禁制就有许多不足,威能不强。

  否则,就凭这九字秘禁制,刘邦亦能搏杀黑袍邪煞!

  “站在这符文通路之上,不要随意走动。”刘邦抬眼看向那席卷而来的诸多女子脸孔,对身后二人嘱咐一句。

  紧跟着,他伸手一招,天枢振翅而起,空行高天,双翅扇动,南明离火洪流顷刻铺满天空!

  将所有女子脸孔尽数清洗一空!

  “来!”刘邦冲至正天龙一招手,其口衔无形剑而来。

  无形剑如今威能大有不足,未必能斩破黑袍邪煞的防御。

  刘邦从至正天龙口中取下无形剑,一翻手,掌心赫然浮现一道凤凰翎羽似的剑光。

  正是师姐遗留的凤火赤霄剑光。

  他两指并成剑指,运转凤火赤霄剑诀,带动剑光,融入无形剑内,整柄长剑霎时光芒大作,但又在灵引咒的约束之下,瞬间收敛去所有光芒,带动刘邦整个人都隐于无形。

  他的身形气息归于虚无,带动身上命魂灯里师姐元神碎片的气息也被隐去。

  一瞬间,黑袍邪煞丢失了目标。

  它周身腾起滚滚黑火,朝四面八方焚烧倾轧而去。

  这等黑火,正是世间至阴,如今亦被认为是世间至邪的太阴神火!

  如斯神火,便是天枢、天璇两头孔雀的烛照、幽荧真火,在其面前都黯然失色。

  它们的真火,绝难抵住太阴神火的焚烧!

  刘邦早就料到此节。

  师姐在寒渊之底获得了太阴神火,此后进入阴山绝域,适逢太阳陨落之时,世间阴煞气息暴涨。

  她的太阴神火必生异变。

  如今,成为其法身邪煞手中利器,亦是正常。

  对此,刘邦早有应对之法。

  他手上快速掐动印诀,那盘绕向黑袍邪煞的前字秘百丈大蟒,忽然抖动周身符文鳞片,直接在虚空间横亘起一堵墙壁,抵御住了大部分冲击向李小兰二人的太阴神火。

  同一时间,刘邦取下衣裳上最后一道禁制‘盘渊禁’,捏在掌心,朝着漫天黑火张开手掌。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7239810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