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82、斩吾证我

182、斩吾证我


  “请上试剑台。”

  听到那缥缈如烟的女声,李小兰放缓了脚步,匆匆回头看了一眼。

  山太高,路太长。

  回看只见攒动人头,看不到想见的脸孔。

  她转过头,低眉举步向前,平平静静,不紧不慢,走向去试剑台的路,就像是正走向去田间浇水的那条小路。

  沿着台阶,她上了试剑台。

  天气翻覆,风云际会。

  无尽苍茫,万里层云,秀峰险山尽在这一丈高台周围显现,一缕缕剑光自那层云间,自那山峰里,自可见或不可见之地,纷纷而来!

  “试剑台,试剑心。

  以心御剑,以剑斩敌。”那女声不徐不疾地说着话,寥寥十余字,已将这试剑台的规矩都传达给李小兰。

  李小兰不算聪明。

  但她本就知道何为以心御剑。

  师父传授给她的那几句诗,她一直记在心里,诗里就有她的剑心。

  天下都游半日功,不须跨凤与乘龙。

  偶因博戏飞神剑,摧却终南第一峰。

  铮!

  心念动,剑铮鸣。

  那一缕清濛笨拙的剑光,在她念动之间,乍然升起,一层层褪去它的笨拙与古朴,显出一柄剑的真正锋芒!

  当当当当当当!

  连绵不断的剑光或扫或劈或刺而来,尽被横在李小兰身畔的那一剑格挡住,随后剑光一卷,来者尽皆粉碎!

  刷啦啦啦啦——

  正当此时,清濛剑光杀得起性之时,无尽雾海山峦之间,忽又腾起一张剑网,铺天盖地席卷向李小兰!

  随同这张剑光之网,有些人的谈论声,惊讶声亦响了起来。

  又在顷刻之间,归于平静。

  天地之间,唯有剑网斩破长风,撕扯元气而来的冷冽嘶鸣!

  李小兰神色不变,眼波流转,那缕清濛剑光便倏然折返,回归自身,随着那一缕剑光回归,她周身忽然腾起一缕缕火光,一缕缕似乎是火,但更似烟岚的火光。

  那火光清濛濛的,生具飘逸出尘之质。

  但又暗合天道,化出一缕缕剑光,飞散向四周。

  每一缕剑光飞散而去,剑网席卷来的速度便阻滞一分。

  便在这样润物无声的剑雨之中,剑网停在了李小兰身前三尺之地,随她剑指点去,那张剑光之上陡然涌出诸多清濛濛剑光,它们穿梭游离,将偌大一张剑网分解作虚无!

  刹那间,天地清明!

  咔嚓!

  在这清明天地间,李小兰却看到一缕剑光激射而来,无有任何词汇,可以形容其速度之快。

  它就是人念头里随性而起的一剑。

  却正因这份随性,而不能被他人所揣度!

  此剑,试剑心!

  无形剑光激射而来的一瞬,李小兰俏脸上浮现一抹犹豫,最终犹豫还是化作平静,面对那一剑,她闭上了眼。

  任凭剑光刺进眉心。

  但在无形剑光刺入眉心的刹那,便尽消失不见。

  不一会儿之后,便有道无形剑光在她身周浮现,围绕她游鱼似的游动着,已被她完全驯服。

  “斩吾?

  证我?!”

  虚空间,那女声里蕴着数不尽的讶异与惊喜。

  虚空似是冰面,冰面下,一道身影娉婷而来,破开了冰面,站在李小兰身前。

  她青丝如瀑,齐腰垂下。

  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姿。

  一袭宽大的道袍笼住了她的身形,但经风一吹,仍隐约可见那摄人心魄处。

  “你叫什么名字?”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李小兰。”李小兰轻声回应。

  面容气质虽有几分青涩,但与站在身前的女子一比,反而别有一番韵味。

  两人站在一处,便是一道美景,美不胜收。

  “李小兰……”女子点了点头,“你已入浮云道门墙,以后便是我元清灵的真传弟子了。”

  “是。”李小兰顿了顿,停了一瞬,才轻声道,“师父。”

  女子展颜一笑,天地失色。

  ……

  “已经过去三个多时辰了,那女子还没有下来!”

  “若是入选内门弟子,会给一些时间来处理俗事。若是当场收作真传的话,那就不会再让出山门了,得随师父闭关好长时间……”

  “那照这情况来看,那人难不成是被收作真传了?”

  “也不一定。”有个矮壮黑青年摇头晃脑,煞有介事道,“也许她爬上去之后,力竭了,死在顶峰了呢?

  也许她上了试剑台,抵不住剑气试心,被万剑穿心了呢?

  这都说不定。

  我个人觉得,她结果不会太好。”

  这些人的细碎议论声,皆传入了刘邦一行耳里。

  飞熊听言,对那胡说八道之人怒目相视,却惹来对方一声嗤笑。

  李母神色惨白,眼神哀求地看向刘邦:“邦子,你、你看……”

  “她不会有事。”刘邦摇了摇头,侧目瞥了那矮壮黑青年一眼,随即向李母温和道,“我们再等一等。

  她有传音符,试剑过后,若是无事,一定会第一时间与我取得联络。”

  “诶,好,好!”经刘邦这么一说,李母悬着的心放下了许多。

  那矮壮黑青年一直在支着耳朵听刘邦几人谈话,听刘邦如此说,心里没来由地升起一股嫉恨,眼看天色将黑了,他也立在山脚下,看样子是要陪刘邦一行在此地等下去。

  矮壮黑青年凑近了刘邦一些,欲听到更多情报。

  然后,毫无征兆地刘邦忽然伸手,一掌印在了其面门!

  这一掌势大力沉,直接把那人打得在半空中几个翻滚,落地之后喷出一口鲜血,向刘邦怒吼出声:“你怎么打人?!”

  “再把他打一顿,嘴封住,就栓到那棵树上。”刘邦面不改色,随口吩咐身旁的吉天和与飞熊道。

  两人同时应声,各自摩拳擦掌,狞笑着接近青年,随即将之围了起来,一顿胖揍之后,结结实实得拴在了刘邦指定的那棵树上,被下了禁语咒,连话也说不出来。

  这人方才嘴臭,已经诅咒了在场好些人的同伴,但其偏偏还有些修为,一般人都只好忍耐下去。

  奈何碰到了刘邦,被他一通收拾,立刻老实下来。

  也无人为他打抱不平,看着他一副凄惨相,被捆在树上,大家都还很开心。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

  刘邦手心的传音符微微一震。

  他心下了然,同李母点了点头,一行人转头离开此地。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7057439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