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91、诡异

191、诡异


  “邪祟……”

  “邪祟来了!”

  “别慌,别乱!”

  凄厉惨叫之声洞穿了虚空,就连城外的刘邦几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更不提城墙上守卫的那些兵丁。

  他们纷纷转头四顾,方才还有些悠闲的状态顷刻间一扫而空,俱化作了惊惶与骚乱。

  窃窃私语之声开始在城墙之上传开,愈演愈烈。

  “嘶——”吉天和忽然吸了一口凉气,低声自语道,“怎么一下子变得这样冷了?”

  刘邦看了他一眼,徐徐道:“那道漆黑阴煞气柱,不知勾连了什么,使此间阴煞浓度一瞬间拔高,所以你会感觉冷。

  走吧,我们进城去看看。”

  桃县就在烂桃山下方,假若此地真的蕴生出强大邪煞出来,烂桃山未免唇亡齿寒。

  这种阴煞滋生的情况,自不能任由其继续发展。

  刘邦一行三个不费吹灰之力,便翻越了城墙,踏足县城之内。

  城中,不少人家已经点亮了灯火,一盏盏黄澄澄的灯火透出窗外,微微摇曳着。

  屋里头的人窃窃私语。

  如今夜色已深,城内各家俱是封门闭户,本已经沉睡入梦,但都在那一声凄厉惨叫之下被惊醒了。

  即使被惊醒,也无一人在这深重夜色里推开门查探,到底发生了什么?

  街道上,只有刘邦三人徐徐而行。

  这样情况,其实看起来有些诡异。

  进了城之后,刘邦才发现,这整座县城都透着诡异的感觉。

  “各家各户都把灯点亮了,好似都已经醒过来。

  但咱们却没见一个人影……”吉天和亦觉察出了此间的诡异,不论是气氛,还是城中人,“县衙也没什么动静,巡夜兵丁也未见一个。

  除了城墙上那几个士卒,整个县城好似都昏昏沉沉的……”

  飞熊挠了挠头,憨憨道:“说不定是他们害怕,不敢出门来看呢?”

  这确实是个最好的理由。

  能掩盖住许多东西。

  吉天和听言咋舌不已,却也没多说什么。

  刘邦一行循着阴煞流动的轨迹,一路往城南而去。

  越往城南走,沿途民居里传出的窃窃私语之声便愈来愈大,总算能够叫人听清。

  “这次肖屠户那一家吧?”

  “应该就是了……”

  “他那天晚上跑出去看了……”

  “哎,多事什么?不多事还能多活几天……”

  那些窃窃私语声里,藏着不少线索,听得吉天和脊背发凉,面有异色,向刘邦低声说道:“主人,听他们说这意思,莫非是说只要出去看了那遭邪祟的人,回来后,自己一家就都可能成为邪祟?”

  “强横邪煞能将阴煞寄生于人身,生化恶念之种,以待时间将人染化。”刘邦亦皱着眉道,“但还从未听说过,只要看过被邪染的人,自己就会跟着被邪染的。

  若真能做到如此,那邪煞本身道行该有多强?”

  估计比黑袍邪煞都还要再高一个层次。

  甚至可能是‘道鬼’、‘恶相’那个层次的邪祟。

  那个层次,仙人境修行者出面,都不一定能解决得了。

  但此间阴煞浓度虽高,却远远不及当初的石磨盘村,并不像是能滋生出道鬼、恶相那一层次邪祟的环境。

  三人一路徐行。

  不多时,便至城南。

  那直冲天穹的漆黑阴煞气柱,就源出一处院落。

  此时,院落四周的屋舍里尽皆亮起了灯火,但没有一点人声,仿佛周围邻居们都躲在各自家中,屏息观察着刘邦三人的动作。

  “可有邻家与我们说一说这处院落是何人所有?”

  “有没有人?”

  “事涉邪祟,你们若提前与我们说一说,届时可以免去许多麻烦!”

  吉天和站在那冲出漆黑烟柱的屋院门口,朝周围大声喊道。

  过了许久,就在他以为不会有人应声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你们是外边来的修行者吧?

  劝你们不要多事,快快走吧……

  我们这个地儿,邪乎得很,烂桃山上也派下来过修行者,调查我们这儿的邪祟,都死啦……”

  修行者与凡人之间,界限其实并不分明。

  但凡人对于掌握力量的修行者,天然自有一股敬畏。

  眼下这老者却似赶人一般要将刘邦这三个修行者赶走,跟大多数人对修行者的态度很不一样。

  “我不管你,你也莫管我们。

  你就跟老夫说说,这个屋院先前住着谁就行了。”一听老头语气这般恶劣,吉天和也冷笑几声,全不理会其话语里隐含的威胁之意,开门见山问道。

  他在佘山大教中,有‘毒老魔’之称。

  可见从前也不是什么良善人。

  也是跟了刘邦,被打压得不敢起性,但纵是如此,又如何会忍一个普通老头在自己面前叫嚣?

  吉天和眼下这语气都算好的了。

  没说出什么把老头揪出来,先丢进阴煞聚集屋院,为自家探路的话来。

  “……”屋里的老头不再言语。

  “你若不说,老夫就只好把你揪出来,先把你送到这个院子里,替我们探探路了!”吉天和狠声威胁,一边说着,一边作势走向那老头居住的屋舍。

  话音刚落,老头的声音就从中传出,慌慌张张,全然没有了方才那份淡定从容:“出事的那户,那是肖屠户一家,是肖屠户一家!

  你别过来啊,别来我们家!”

  “肖屠户?”吉天和闻言微愣,转身看向刘邦。

  隔着七八里远的那一道街上,那些藏在各自家中的居民百姓窃窃私语,他们亦说出事的人是肖屠户一家!

  可他们明明与肖屠户一家隔着几条街,数里之远,又未来现场探查过,怎么就能准确地预知到出事的一家人是肖屠户?

  邪染的发生都极其隐秘,一般不为人所查。

  那些人怎能准备地推断出,出事者是肖屠户的?

  “我们去看看。”刘邦点了点头。

  他的元神并未发出太强烈的警兆,说明此地威胁不到自己。

  这里是阴祟显现的地方,但怪异的是,这里的阴煞之气反而还没有城中其他地方浓郁。

  阴煞之气尽被圈在肖屠户的屋院里,未有往外泄露丝毫。

  刘邦话音落地,飞熊便当先推开了院门,提刀闯入。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7045445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