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93、九凤

193、九凤


  咚!

  刘邦沉浸于修炼之中,内观己身。

  心脏已完全化作紫金色泽,在他运转进阶版炼阳真解的同时,它猛然跳动,便有一股股精元从心脏内泵出,归于四肢百骸、奇经八脉之内,随功法运转,在体内流淌一个个周天。

  最终归于丹田洪炉之内,跟同洪炉收缩,而被不断纯化,转为纯阳之气。

  一股股纯阳之气漫溢开来,溢出体外,便于体表结成一道赤帝伏魔轮,蕴含悍烈火行之气的同时,亦饱含阳刚之息。

  心为脏腑总枢。

  被刘邦填入旱魃神髓以养炼的心脏,更具备了不断为刘邦这具强悍肉身提供精元的能力。

  他如今大多数时候,已不需要再吞噬精元丹以积累自身。

  不过,为金蚕蛊***神蛊女祛除邪煞,纯阳之气的消耗量必然巨大,届时还是需要有精元丹来保持肉身运转不停。

  幸好搜刮过烂桃山,让刘邦补充了千余精元丹。

  足够他此次行动所需。

  修行之中,不知寒暑岁月流逝。

  但刘邦自为己身设下过限期。

  时间一到,他便自修炼状态悠悠回转,举目四顾,当下已不再是烂桃山的逼仄石室。

  青砖墙,墙上挂着一些日用之物。

  譬如蓑衣斗笠,簸箕柴刀。

  斜前方开了道窗,窗外天光已亮,隐然间有言语之声传进屋子里。

  刘邦下了土炕,穿上鞋子,走出房舍。

  他的房门斜对着一棵酸枣树,那酸枣树立在夯土围墙的一角,枝桠耷拉下来,遮住了旁侧修得较阔气的门楼。

  门楼檐角,还坐着两只石制老鹰。

  老鹰鹰勾昂扬对着青黛绵延的佘山诸脉。

  刘邦向吉天和吩咐过,让其去山下寻个地方来住。

  第二日,吉天和去山下转了一圈,就找到了当下这处所在。

  此地背靠烂桃山,坐落在桃县城外的一处山岗子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可谓僻静至极,但又不算太远离人烟,往南走十几里,就有一个大牛子村。

  往北走八九里,就能进桃县城。

  平日里天一亮,大牛子村民就会推着新鲜菜蔬、猎来的野味往桃县城去卖。

  一到那时候,山岗子底下就尽是人声。

  眼下时候过了,但刘邦这处院子里,仍有其他来客。

  “主公!”

  看到刘邦推门走出,坐在院子一角,与一个老农攀谈的吉天和立时起身,向刘邦打招呼。

  那老农也站起身,向刘邦行礼示意。

  老农身上衣衫整洁,神色平淡中带着些微的骄矜,若非其黝黑且长满茧子的双手,或许会让别人误以为他是附近哪个庄子上养尊处优的员外也说不定。

  “嗯。”刘邦向二人颌首示意,扫视院落一圈,未见有飞熊的踪影,便随口问了一句,“飞熊去了何处?”

  “飞熊闲不下来,做过早课之后,便同我说出去转转,看能否猎一两头野猪回来,算算时间,这会儿也该回来了……”吉天和认真回答刘邦所言,话还未说完,便被那老农打断。

  老农自顾自坐在石墩子上,手指在石桌上画着圈,老神在在道:“山林里的野猪可不是好相与的,那东西在山林间能赛过猛虎黑熊!

  我看还是让你们那位同伴注意点儿,莫真往林子深处去。

  遭了野猪可是大麻烦,说不定就会没命!”

  吉天和听完老农所言,神色顿时尴尬起来,有心想训斥老农,但又因其涉及近日来一直在调查的事情,把其训走了又不好再找回,便僵在了那里。

  说什么胡话呢?

  山林子里再来三头野猪,也绝不是老虎黑熊的对手。

  单看三者的体重对比,心里也能有个数了。

  更何况,飞熊本身可不就是黑熊修炼成精?让十头野猪围攻他,他也绝不会受半点损伤!

  刘邦神色淡淡,并不把老农的话放在心上,只向吉天和问道:“这人是来做什么的?”

  他年纪比老农祖宗的祖宗的祖宗都要大,却不必去看其脸色。

  真若尊老爱幼,也该是老农来尊他才是。

  吉天和还未说话,老农已经又一次抢答了:“嘿!鄙人不才,乃是九凤神教辖下,桃县分舵里的一个小主事而已。”

  嘴上说自己是个小主事,但高扬的下巴,仿佛在告诉刘邦,他这个九凤分舵的主事是多了不得的职位。

  “桃县出现邪祟之时,就自这个叫九凤神教将一些修行法门传入桃县之时开始,这人就学会了一桩九凤神教的小术法……”吉天和觉得不能再任由老农胡说八道下去,连忙以身形挡住老农,向刘邦补充道。

  近日来,吉天和得刘邦嘱托,一直在忙活调查桃县邪祟之事。

  他查来查去,也只查到一个新兴起的九凤神教,与桃县邪祟有蛛丝马迹的关联,一番寻找之后,才找到当下这个老农。

  今日带回来便是要做些盘问。

  “我所修这道法门,名为凤栖梧桐,修炼到高深处,那是可以召来神凤的,什么叫小术法?”老农推了推吉天和的身形,却没有推动,一怒之下催动了法门。

  但见其鼻孔,耳朵里尽数长出一根根嫩绿枝条,在半空中胡乱飘舞!

  “树种?”

  见其施展此法,刘邦眼中金光一闪而过。

  登时便见老农丹田之内,竟有一颗真正的树种在那里扎下根来,不断汲取老农的血肉精元!

  一旦树种把老农精元吞噬干净,老农也将立时毙命!

  这是邪法!

  但偏偏,老农身上并未流露任何邪煞之气,连纯阳元神都无法洞见!

  “什么树种?”

  见对面那少年看自己的眼神,竟似在看一个病入膏肓的人一样,老农更不乐意,收了‘神通’,翻着白眼冲刘邦嚷嚷道。

  他这神通一收,刘邦即使运转元神,亦看不到他体内有任何树种的痕迹了。

  这等法门,却可以遮蔽刘邦的元神感知。

  让他无所可查。

  与桃县内那些邪染事件,简直一模一样!

  这九凤神教究竟是个什么来历,与九凤驿可有什么关系?

  “你倒是说说清楚,什么树种不树种的?”老农以为刘邦理亏,不敢跟自己言语,登时就要趁势而上。

  突然,门外闯进了一个黑黢黢大汉。

  那大汉一脸凶相,直接将背上的物什卸在了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烟尘四起。

  三条大野猪仰面倒地,嘴里尤还在喘着气儿!

  老农立时目瞪口呆!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7045417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