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02、脱身

202、脱身


  前世身差一步便是大帝之境,摘得终极道果。

  以其真种投寄佛母之身,刘邦实没有在此后了却这桩因果的把握。

  前世身之真种被他动念否决。

  如此,他手里的选项便只剩至正天龙、七头孔雀乃或借助火工窃取其亲父真种,投寄给金刚亥母。

  这三样也都会叫金刚亥母满意。

  至正天龙乃是刘邦成道之基,在第一时间便被他否定,他重点考虑的是招摄来一头孔雀供金刚亥母拿走孕育,还是火工亲父的真种?

  如若投寄火工亲父真种,金刚亥母真借此孕育出了什么佛子,朱炎大尊那等强者必然心有所感,知晓此间有自己的一个儿子诞生了。

  如此一来的话,其会不会跟大日宗走到一块去?

  若陷海岛与大日宗走到一块,那于刘邦而言,就是割肉资敌了!

  不行!

  绝不能如此!

  思来想去,刘邦亦只能从七头孔雀里选出一个,送到金刚亥母手掌中。

  但天枢天璇两头孔雀,乃是他心血所在,养炼如此之久,终于要蕴生出幽荧烛照两种真火,令他将这两头孔雀交给金刚亥母,作为真种孕育佛子,他亦绝不愿意。

  而剩下五头孔雀,位格不够。

  交给金刚亥母,其却绝不会满意。

  连连动念之后,刘邦忽以元神贯连七头孔雀之中,排名较靠后的开阳孔雀,令之直冲入所居之处栽种下的阳柳木内!

  轰!

  千百道霞光崩散。

  阳柳树登时与开阳孔雀相融,周身散发迷蒙采光,越发具备神物之质。

  正在院里习练罗汉刀法的飞熊见到此状,连忙进屋去寻吉天和。

  吉天和慌张出来,还未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听到那阳柳树中传出主公的声音:“不用担心,将开阳孔雀融入阳柳树中,是我特意为之。

  这棵树,我带走了!”

  话音落地,整棵巨大的阳柳灵树忽然连根拔起,被无形力量提至半空,紧跟着就化作周身披覆绿叶柳枝的开阳孔雀,直往虚空一扎,即扎入刘邦以元神构建的通道内,顷刻间消失无踪!

  下一瞬,开阳孔雀已至刘邦掌心,重又化作一棵阳柳树,被他直接抛给了金刚亥母抓向自己的那一掌!

  轰!

  万道霞光流散,阳火蓬勃而起!

  金刚亥母直接抓住了由开阳孔雀与阳柳木相融而成的神树,果然在其上感知到了刘邦气息,当下心满意足,扯着神树倒退。

  神树蔓生枝条,金刚亥母将其安放在了那搂抱佛冠女子的佛陀头颅破开的窟窿里,立刻便有根系深扎入佛陀周身。

  光芒氤氲漫溢。

  金刚亥母心满意足,唇角含笑,双手结佛印。

  佛陀虚像本来破烂的脸庞立刻被无量光芒笼罩,重新塑化出皮膜,亦慢慢长出了五官,竟与刘邦丝毫不差!

  佛冠女子对身后佛陀变化似有感应,她脸颊更红,含情脉脉地注视了一会儿眼前的真刘邦,便转过身去,面对那佛陀刘邦。

  其一身华丽衣裳被佛陀背后探出的两条手臂扯碎,另有两条手臂将她抱起,就此在刘邦面前行起了孕育佛子之事!

  “邪魔外道!”

  “邪修!邪修!”

  两个声音先后传入破碎胎卵之内。

  紧跟着,金蚕蛊***神蛊女两女身影显现于这粉红色光中,两女均是俏脸涨红,面含怒色。

  一人召来万千道金色剑光;

  一人直接于半空化现镰刀之山;

  眼看着刀光剑影就要重现此间,刘邦忽然凝重出声:“不要与她多做纠缠,小心亦被她降服,抓去做明妃。

  快,我们且离开这里再说!”

  靡靡之音在此间浮动着。

  金蚕蛊女小脸张红,严肃地看了刘邦一会儿,忽然掐动法决,那围绕她周身盘旋的一道道金元剑光次第向前排开,如鱼鳞般叠合,铺展到刘邦跟前。

  跟着,鱼鳞剑阵忽然一变,卷起了刘邦身形,将他带离破碎胎卵之底。

  正在行孕育佛子之事的金刚亥母并未在意刘邦被剑光掳走。

  三人就此轻松离开了破碎胎卵。

  破碎胎卵之外,某处山林之中。

  金蚕蛊女放下了刘邦,以一种审视的眼光看着刘邦。

  一旁的阴神蛊女亦不言语,玉颜上羞色未褪。

  刘邦被当下这番氛围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向金蚕蛊女微微拱手,问道:“道友,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没有。”金蚕蛊女干脆地摇了摇头,忽然又似想起了什么,脸颊上腾起红云,仍要板着脸不放松表情,跟着对刘邦说道,“道兄,此等旁门左道之事,切不可陷入过深,免得损毁了自身的根基啊。”

  陷入什么旁门左道之事?

  刘邦稍一闪念,就明白了金蚕蛊女在说什么,他笑着摇了摇头道:“想是道友误会了什么?”

  “怎会误会?”阴神蛊女小脸红扑扑的,对刘邦怒目相视,反而更有种别样风情,“我和姐姐都看到了,你和那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妹妹,不能这么说话!”金蚕蛊女低眉呵止了阴神蛊女所言,瞥了刘邦一眼,道,“总而言之,道兄自身修为,还是自己着紧些比较好。”

  这话中之义,仿佛在劝诫刘邦,请他自重。

  刘邦无奈地笑了笑,道:“那佛冠女子来历你们可能并不清楚,其是大日宗金刚亥母之世俗相,专门大日宗渡真种,孕佛子。

  当时其压制住我,欲要强行掠夺我之真种,被我用了一个巧妙的法子,将她蒙骗了过去。

  若不然,我才要真正道基毁伤,自断前程了。”

  听完他之所言,两女都相信了不少。

  当然,心下犹有疑虑。

  金蚕蛊女是羞于启齿,不好向刘邦再询问的。

  阴神蛊女则没有这些顾虑,狐疑道:“那为何,为何那搂抱女子的人脸孔,与你那么相似?”

  “这便是此法巧妙之处,我以一丝气息融入伪造的真种当中。

  唯有此才能蒙蔽住金刚亥母。

  否则便绝无幸免之理。”刘邦又解释了几句。

  如是,两女总算相信了刘邦所言,再也没有一丝疑虑。

  阴神蛊女笑逐颜开,金蚕蛊女同样唇角含笑,心思愈乱,面上羞意更浓。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7003622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