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25、降临

225、降临


  那些蚯蚓似的字符在阵阵魔音之中,开始演化。

  化作一颗颗骷髅头,又勾勒出一尊盘腿跌迦而坐的身影轮廓,骷髅头叠合于那身影头顶,仿佛是一个个狰狞的肉瘤。

  刹那间,人影生出五官,神色狰狞,凶煞滔天,偏偏双手合十,蕴有无量威能!

  这尊神魔背后,一轮黑日冉冉升起。

  黑日如来!

  黑日如来神魔一经凝成,便有海量信息流过刘邦脑海,乃是诸护法神魔的秘密修炼传承。

  这些信息相互叠合重组,于刹那间生成一道全新的法门。

  《大日如来心经》!

  大日如来心经,乃是大日宗至高传承。

  唯有教主法王一脉可以修持!

  修持大日如来心经,可以养炼时轮金刚护法,大圣境时凝练时轮金刚法身,若能照空自性,证得大阿罗汉果位,时轮金刚照空自身,幻化大日如来,拥有无穷威能。

  但是,刘邦方才经过那诸护法神魔的传承信息洗礼,从中窥见到了这《大日如来心经》的演化过程。

  已知是先有诸凶恶神魔,后有修行者欲调伏神魔。

  然不修正道,只祝神魔为护法,以人之血肉饲喂,得其传承,后以其传承反过来调伏神魔。

  这诸般传承叠加演化,后来就形成了如今的《大日如来心经》。

  大日宗核心妙法。

  其基础便是供养神魔吞噬生灵的诸传承,以这般法门修炼出来的‘大日如来’,可是真佛?

  自不可能是真佛!

  刘邦甚至怀疑,所有修炼此功法到仙人境的大日宗历代教主,只怕都会修炼返化出如自己肝脏内镇压的黑日如来一般的神魔。

  黑日如来,岂是如来?

  这等邪法修炼到最后,于如今之世,免不了被邪煞道鬼缠身,沦为黑暗眷属的下场。

  刘邦研究大日如来心经的同时,周遭世界正在悄然发生变改,一缕缕裂痕自胎卵四壁浮现,渐渐有光线从外界透了进来。

  随着那光线传进来的,则是丝丝香火的气息。

  刘邦不知佛胎具体身处何地,但也能想到个大概,必然是在大日宗某个受人严加看守的禁地。

  周遭必然少不了大能,专门看顾这佛胎。

  眼下,佛胎原本孕育的佛子已经被自己镇压。

  自己一时间也难脱离此地,也只好先扮作佛子,把大日宗众哄骗一番,蒙混过去之后再伺机逃脱了。

  若想轻松蒙混过关,少不了显化些微异象,展露出深重佛性才行。

  思虑片刻,刘邦心中已有定计。

  他盘腿而坐,依照大日如来心经所载,双手合成一个佛印,叠于胸前,同时以万佛朝宗总纲法门推动,演化大日如来心经,调伏肝脏黑日如来神魔。

  如是,就有一层层白光从其体内向外显发。

  将刘邦衬托得宝相庄严,佛意无边。

  在他背后,黑日如来显身而出,但其周身漆黑之色在佛光冲刷之下,渐渐褪尽,转为烈烈红日之色。

  同时,其面上狰狞表情,头顶的骷髅头肉瘤亦纷纷转化。

  不多时,即与真正的大日如来本相一模一样。

  摩诃毗卢遮那。

  遍一切处,光明遍照。

  无量光辉透过胎卵,传递到了外界,将诸多佛陀塑像金身都映照得庄严神圣。

  如此异象,第一时间被守在殿门口的诸法王、大上师察觉。

  鸠天渊不知何时亦到了此处,看到那佛胎外膜渐渐在无量光辉中溶解,庄严神圣之意传出大殿,落于己身,竟令自身元神性灵都得到了稍稍的抚慰。

  他心下顿时激动万分,浪潮翻涌。

  不枉费自己消耗那般大的代价,甚至让本教护法神都耗损了大半元气,才孕育出这唯一佛子!

  其可能指引自己,观空自性,证见真正大日如来本相?

  其必能如此!

  “嗡啊吽!”

  佛光一瞬间璀璨起来,佛胎所在之地,犹如浮现出一颗钻石,伴随那佛光璀璨,六字真言最核心的三字真言被诵念而出。

  虚空随之发出无量宏大法音。

  大日宗各处佛塔坛城之中,种种真言梵唱登时传出,响彻云霄!

  无穷护法神魔异象接连于大日宗天空之上显化,一道道虹桥遍及各大殿之顶!

  诸佛显圣!

  守在殿门外的诸法王、大上师俱站起了身,眼神震惊地望着大殿坛城之上,心中激动不比鸠天渊少半分。

  那坛城之上,一少年盘腿而坐,宝相庄严,面目慈悲。

  其被无量白光笼罩,在其身后,大日如来本相跌迦而坐,双手合十,那无量白光正自大日如来周身发散而出!

  遍一切处,光明遍照!

  “摩诃毗卢遮那!”

  “曩莫!萨缚!怛他誐帝弊!微湿缚穆契弊!萨缚他!阿啊暗哑!”

  众法王齐诵大日如来真名,齐诵大日如来胎藏界真言!

  他们纷纷朝向刘邦背后那一尊大日如来本相跪倒,就连大日宗主鸠天渊亦不例外!

  自大日宗开派以来,无数前人参修神魔传承,不断总结归纳,最终凝练出《大日如来心经》,认为此法为无上妙法,第一根本,最终能超脱彼岸,证就性空,成就佛陀果位。

  但历代教主修持此法以来,成就最高者亦止步大阿罗汉境,再难寸进。

  且黑日纪已降,修持《大日如来心经》越发不易,整个大日宗诸般护法神魔传承也都因这骤变的天地而纷纷异变,它们既是威猛无俦的妙法,亦是把宗门中人逼至绝路的邪功。

  大日宗后山诸大殿佛塔之上,为何缠绕真言咒印锁链?

  诸长老宗主涅槃之后,缘何不能留下佛骨舍利,就连法身元神都须封入特定的真言大瓮之中?

  一切谜团,皆因本宗功法而起。

  若须解开谜团,解开大日宗众背负在身上的枷锁,唯有将《大日如来心经》再进行一次推演,到达一个崭新层次,进而反哺诸护法神魔传承,使之跟着蜕变。

  大日宗方可终究涅槃,再一次焕发生机!

  但是,推演大日如来心经这般法门之人,自身须得有远超这法门的眼界甚至修为,大日宗历代修为最高者不过仙人境,哪能当此重任?

  万般追求之下,鸠天渊最终推动完成了这个佛子孕育计划。

  就眼下来看,效果甚为不错。

  初生即有大日如来本相加持的佛子,便是在超绝道统之内,又有几个?!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6673332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