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27、拈花指

227、拈花指


  众人随即开始商议第三件事:究竟佛子是在大日宗内修行,还是大日光世界修行的事情。

  众长老连同教主根本不用商议,一致决定将佛子送去大日光世界。

  眼下,大日宗中枢早已悄然迁移,至于大日光世界。

  如今的大日宗只保留诸法统与外围弟子,内里其实已是空壳。

  诡异已经笼罩大日宗本宗!

  此地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修行圣地,反而充满种种邪祟诡异,真正如祭祀那些护法神魔一般,需要以人之血肉才能平息邪诡的恶意!

  ……

  一座光线昏暗的佛堂之内。

  ‘佛子’刘邦盘腿坐在蒲团之上,嘴唇翕动,诵念真言,观想万佛朝宗相,推动大日如来心经运转。

  他的身后,偶尔便会浮现大日如来本相,光辉遍照,令暗室大放光明。

  侍立于旁侧的一行轻纱侍女妙目一眨不眨地盯着刘邦,眼波流转,暗藏爱慕。

  有根本佛加持的佛子,天资如此出众,不知将来谁有幸能做他的明妃?

  这些侍女自幼被大日宗掠夺而来,时时修习大日宗教义经典,自认为乐空双运乃是大日宗根本大法,以能成为明妃为无上幸运事,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可能会于乐空双运的过程中,被对方夺去精元修为,就此殒命。

  她们只以为自己亦能凭借自身的修为定力,与大日如来本相相互印证,观空自性,反过来与对方互相磨砺。

  实是荒谬之想。

  乐空双运这等事情,根本悖逆佛理。

  踏……踏……踏……

  脚步声自佛堂外由远及近,不多时即响起门扉推开的声音。

  七八个侍立在旁的侍女连忙收束心神,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门口,看见鸠天渊徐徐而来,立刻向其行礼,脆声道:“拜见教主!”

  鸠天渊却视这些侍女如无物,径直从她们旁侧走过,也不令她们起身,就维持着行礼的姿势,自顾自地走到了刘邦对面,盘腿坐在对面的蒲团上,方才开口:“徒儿。”

  刘邦抬头,目光平静与鸠天渊对视,口称师父。

  无有丝毫情绪。

  仿佛是真佛转世,亦真亦幻。

  这般佛性,令鸠天渊喜爱得不得了,内心贪婪之意更炽,如雕塑一般的面孔上浮现笑意:“今日我传你时轮金刚护法相,可与你之大日如来心经相互印证,你从此法开始修持,罡之境时即证时轮金刚调伏真性,蕴含无边智慧。”

  刘邦双手合十,点头道:“谢师父。”

  鸠天渊这才转头看向那些保持着行礼姿势的侍女,挥手道:“你们出去吧。”

  众侍女连忙称是,轻纱拂动,娉婷走出了佛堂。

  随即,鸠天渊为刘邦传下大法,讲解其中疑难,眼看刘邦开始着手修持此法,方才点了点头,又道:“乐空双运为我大日宗根本大法,非核心弟子不得修持。

  徒儿降世即有大光明主加持,已是钦定的我教未来主。

  乐空双运之修持,自要尽快开始。

  修持此法,可早日证悟性空,能此世成佛,唯有守住自身,与明妃相互磨砺,能成大道。

  徒儿,今日,我亦为你准备了一位明妃。”

  话音落地之后,鸠天渊顿了顿,应是在以神念传音。

  不多时,即有一个妙龄少女从门外走了近来,双手捏着衣角,小鹿似的眼睛紧张又好奇地观察着周遭,身上却没有像那些侍女所有的庄严妩媚之感。

  刘邦不曾去看来者,亦从其气息之上感知到,这女子好似是从不曾修持过大日宗诸般法门的。

  “此女天生慧根,实是本座从外界寻来。

  非教中培养之明妃。

  从此之后,徒儿便与她同修妙法即可。”鸠天渊所言印证了刘邦所想。

  ‘佛子’关乎鸠天渊个人未来。

  他在围绕佛子有关的诸事之上,不会放任任何人染指插手,陪伴明妃这等关键事,自然也是无能。

  其就是不放心教内明妃,会借机分走佛子的因果,甚至让佛子脱出自己的掌控,所以才特意从教外寻来了一个女子来做佛子的明妃。

  大日宗内,上师具有无上威严。

  上师一切,俱不容弟子质疑反驳。

  刘邦当下伪装佛子,自也不可能抗拒鸠天渊所言,也就点头谢过对方给自己安排的明妃。

  此女倒是有些福气。

  被从外界骗来,还不知自己身处虎穴狼窝,幸而是被鸠天渊安排到了自己身侧,若是安排给法王做明妃,估计乐空双运途中,便当场就死了。

  “今日传你时轮金刚相之后,会有人接你离开大日宗,前往本宗新立道统所在之地。

  以后,你便在那里潜心修行就是。

  本座会时常来看你,传授你诸般妙法。”鸠天渊最后又说道。

  听其所言,刘邦却有些困惑。

  他倒是不知,大日宗在北洲新立了什么道统?

  见其困惑,鸠天渊左右无事,索性为之解惑道:“本宗如今境况,以你天资灵慧,想必也看出来了。

  邪祟缠绕,诡异流杂,非大神通者行于此间,便可能遭邪煞所染。

  呆在此间,于你如今修行不利。

  而新立道统亦在北洲,乃是联合大日宗一些朋友共同创立,不过仍以大日宗为主导,你踏入其中之后,亦不必担心有人轻慢于你。

  在那里,本教护法神金刚亥母会等着你。

  为你传授‘拈花指’。

  你与她原有一段母子之缘,不过如今拜入本宗,前尘因果尽可斩去,一切归空。”

  念及‘金刚亥母’,刘邦内心便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

  他自不会认所谓的母子之缘。

  佛胎早就被他镇压了,他眼下只是顶替这个身份而已。

  饶是如此,眼下却只能捏着鼻子暂且认下这事。

  关键是能修持‘拈花指’,却是刘邦先前未想到的。

  这大日宗之内,也就‘拈花指’值得一学了。

  拈花指原本却不是大日宗法门,而是静禅宗绝学。

  “本教自立派之初,历经万载,无数人以元神心血供养,方才养出两位真正的护法神实相。

  其一为‘尸陀林主’,眼下便在本宗后山,庇护诸佛塔。”鸠天渊继续道,“其二就是这金刚亥母。

  你从她那里,应该能学到不少东西。”

  两尊护法神,只遵教主号令。

  鸠天渊自不担心两个自道统之中滋生,须以教主为尊的‘神灵’,会‘带坏’他看中的佛子。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6673275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