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52、阴祟

52、阴祟


  天地至暗。

  一阵狂风刮来,吹袭得张千家门口那三棵桃树不停抖索,不少枯枝断裂落在地上,哗哗哗的声音响个不停。

  三棵桃树不停抖索之间,阴气于树根处不断聚结,深重的寒意随之漫溢开来,笼罩住了这座院子。

  石砌的院墙里,几间屋舍叠合成了四合院。

  张千的老婆住在东厢房,此时应是已经睡去,屋里没有亮起灯火。

  张千与老妻分居,住在西厢房。

  窗格里烛火衰微,在浓郁阴气的笼罩下,更添几分摇摇欲坠之感。

  他盘腿坐在卧房的床上,双目紧闭,赤着上身,身边有一木匣,里面盛装着一些丹药。

  数量最多的便是那暗红色的桂香血气丸。

  血气在张千体内滚滚运转,经桂香血气丸提炼之后,更加精纯凝练,亦让他的经脉空出许多,不复从前被血气充塞的痛苦。

  他的胸口处,那些暗红色的裂纹皆已消失不见。

  心火在他连番服食桂香血气丸之后,已渐渐得到控制,不复从前那般几欲烧穿自己胸膛的躁动。

  桂香血气丸作用之下,自身修为不降反升。

  如今每一缕血气,便相当于从前三五缕血气,凝实程度是从前的数倍!

  现下亦越发能感受到,自己这具体魄内蕴含的澎湃精力!

  一切都在逐渐转好。

  张千都忍不住期待,神照段之后的下一个境界,又是什么?

  呜——

  忽然,似有一阵怪风刮过院内。

  紧跟着,院里就响起‘咣当、咣’当的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刮到了地上,被风吹得连连滚动。

  “什么东西?”

  张千修炼被打断,皱了皱眉,散去野牛劲的运转,把木匣盖好,披着一件衣裳,提着灯笼走出了卧房。

  夜黑如墨。

  即便是张千,若没有提这盏灯笼,依旧得面临睁眼瞎的窘境。

  浓郁阴气笼罩之下,肉眼根本不可能在黑暗之中视物。

  灯笼火照亮周围三尺之地,张千听到那个被吹到地上的东西,还在骨碌碌滚动着,他暗骂了一句:“死婆娘!”

  听声辨位,提着灯笼往发出响动的方位走去。

  火光一尺一尺地照亮周围景象,映出铺在地上的石砖,远处的一个水盆,再往前,便映出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被风刮得骨碌碌乱滚一气。

  “这是什么?”

  张千心下生疑,周遭深重的寒意让他不自觉溢发血气,血腥味悄然散溢。

  他一步横跨到那东西跟前,俯身一抓,抓住了一把头发。

  头发?!

  一个完整的念头还未在张千脑中走完,他的手已抓着头发,顺势将那件物什提了起来。

  那被浓密黑发包裹的物什在半空中滴溜溜转了个圈,呼得一股风劈开包裹的头发,显出一张人脸!

  那是个老人的面相,满脸皱纹。

  但涂了腮红,抹了朱唇,本来紧闭的双目随着被张千提起而骤然张开。

  眼眶里,黑洞洞的,竟没有眼睛!

  “千哥儿……”老人头颅张开猩红的嘴巴,发出冷森森的声音。

  与此同时,张千亦是震惊开口:“村长?!”

  两者声音同时落下。

  人头七窍之中,骤地涌出滚滚阴煞,漫卷向近在咫尺的张千,只要被这些阴煞临体,便免不了被之侵蚀去一身血气的命运。

  但张千亦在同一时间反应过来,疯狂鼓荡气血,流转全身,以抗御那阴煞的侵蚀。

  并且,他另一只手直接一拳狠狠捣向了那颗人头!

  呼!

  长拳直击,带起烈烈拳风!

  拳头毫无悬念地轰在那近在咫尺的头颅之上,将之直接打爆成了一阵烟雾。

  见自己一拳建功,张千几个鹞子翻身,退到了自家院墙之上。

  他周身气血在一瞬间鼓沸开来,一层血红而虚幻的火光从毛孔里透出,映照出他的一身筋骨皮膜,同时将周遭流转的阴气也焚成虚无!

  这便是神照段的威能!

  催动气血之下,心火外放,诸邪难侵!

  斜对着张千的院子角落里,身形融入黑暗的刘邦看着这一幕,叹了口气。

  张千修成的这‘照之境’,与真正的照之境实在大相径庭。

  照之境绝不是纯以精气血元点燃心火,最重要的‘引燃之物’,乃是修行者自己的‘心气’。

  心高气傲的那个心气,才能点燃照之境。

  如此点燃的心火,才会或深具凶霸之气,或蕴有恬淡守一之气,或外放阳刚健旺之气。

  所谓心气,才是一个修行者心火的‘灵魂’。

  才能真正外放心火以抗御邪祟。

  否则,只以气血点燃的心火,虽有焚烧阴气之能,但在真正的邪祟眼里亦如同架在火上的烤羊肉一般垂涎欲滴,诱使它们疯狂攻击!

  张千这是被带偏,误入了歧途。

  他的筋骨皮膜更无有任何淬炼,在这心火映照下,只显出普普通通的筋骨血肉。

  只靠血气撑起一具身躯,看似强健旺盛,实则内里已是虚弱至极!

  果然,如刘邦所料,在张千外放心火,肆意灼烧阴气,仿佛一团大火般威势正隆时,四周响起了一个急不可耐、不阴不阳的老人声:“好香,好香啊,千哥儿!”

  呜呜!

  一团黑气呼啸而至,骤地在张千背后凝聚出那男扮女相、一身大红寿衣的老人形体。

  ‘他’桀桀怪笑着,十指按向张千的头颅。

  十根苍白的手指,每一根指甲都有手指那般长!

  在‘他’两只手的掌心,各有一点真阳裹着阴煞,如阴阳鱼般倏然转动,带动十指转化去张千外放的心火,轻而易举地把双掌按在了张千的脑门上!

  刘邦见状,目光一闪。

  原来如此。

  此是较粗浅的阴阳相转之道,与笼罩一村的聚阴驭邪阵布置思路相同。

  这老者阴祟潜行于聚阴驭邪阵里,借阴气飞遁全村各处,肆意接近任何一家门户。

  且它体内偏种有一点真阳,可以使之肆意掠夺任何巡逻队武者,而不被武者本身健旺气血所伤!

  就如聚阴驭邪阵将全村种满桃树,聚结阴气,唯独石头堡种植炎心草,阳气充溢一般,与老头阴祟这一‘阴体’对应,石头堡里必然还有一具‘阳体’。

  阴阳互相牵扯,但照聚阴驭邪阵的布置来看,阴阳必然不能共存。

  若阴体在明,则阳体必须在暗。

  此才合乎阴阳相转,互为根禀之道。

  这般布置,关键在于一个能使阴阳根互,或交融或并行的核心。那个核心是聚阴驭邪阵的阵眼,亦是使老头阴祟与背后阳体相连的枢纽。

  那个核心必是一件不错的宝物!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6009882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