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64、性灵

64、性灵


  玉照琉璃紫筋髓能有这般成就,莫非是那番千锤万凿、烈火焚烧带来的好处?

  刘邦觉得事实多半如此,他随后张口一吐,一道二三尺长,细若柳枝的赤光就被其吐出,在半空中蜿蜒而行。

  比起昨夜,这道赤光更凝练不少,隐约展露一种‘刚硬、锋锐’的气势。

  “去。”刘邦伸手一指对面墙壁,赤光直穿而去,如筷子穿破豆腐一般穿破了那面墙,在墙上留下一个小窟窿!

  这道赤光也算有攻伐之能了。

  刘邦手掌一摊,将赤光召回来,又分别寻了石块、铁毡来试验,都被它轻而易举的穿破。

  赤光的刚硬程度,远超寻常金铁!

  若遇到映照出铜筋铁骨层次的照之境修者,不必自己出手,放出赤光,便可穿透敌手眉心,令其瞬息毙命。

  得出这一结论,刘邦便将赤光收回心田,继续以纯阳温养。

  有此赤光,自己也就多了一重攻伐手段。

  挥手灭杀一个照之境修者算不得什么,但这赤光具备成长性,似如活物,这一点让刘邦颇为喜欢。

  刘邦回到卧室,盘腿坐在床上,感应自身精气流转,发觉心头血比昨日更鼓沸了几分。

  照此情况看来,‘浩然正气’再温养半月时间,差不多就能点燃心火,真正踏入照之境。

  他合衣躺下,散去念头,很快进入睡眠状态。

  约莫两个多时辰后,睡眠之中的刘邦忽然感到一阵悸动,似有一个声音在远处哀切万分地唤着自己:“刘邦……刘邦……”

  他霍然睁开双眼,翻身坐起。

  那个声音自他苏醒之后,便骤地消失,似乎从未出现过,只是他的一场幻觉。

  “不是幻觉!”

  刘邦在床上静坐片刻,忽然道了一句,起身走出卧房,直奔院外。

  院子外,灰雾弥漫,遮蔽住了其他民居房屋的轮廓。

  寒意深重,阴风惨惨。

  那灰雾翻滚着,仿佛随时会有妖魔从中爬出,择人而噬。

  刘邦运元神观想太阳真形,令邪祟所慑的气息自他周身散发而出,包围而来的阴煞邪气纷纷退散,周围三丈以内的灰雾被瞬间清空。

  他转而看向院门口的桃树。

  元神观照下,桃树弥漫股股阴气,正缠绕着一道灰蒙蒙的虚影。

  细看便能发现,那道灰蒙蒙的虚影,却是关方!

  他穿着一身布衣,腰间的红布带已转作灰黑色,惊恐得向刘邦连连挥手:“刘邦……刘邦……”

  关方声音哀切,近乎绝望。

  看来其不觉得刘邦能听见自己的声音。

  假若刘邦是寻常村汉,自然听不见一个游灵的呼唤,但他岂是常人?

  他凝目注视关方,柔和暖意自他身上散发,一瞬间便消融掉了桃树缠绕着关方的那些阴气,使之能自由活动,飘散到自己近前:“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谁害死了你?”

  关方游灵飘到刘邦家门口,毫无疑问,他本人已死。

  这世间,寻常人纵然身死,游灵多也没机会飘走,便被流杂诸气切割得灰飞烟灭。

  想要身死而灵不灭,多数人都须修成元神方能做到。

  似关方这样,能在阴煞充塞间,飘荡到刘邦家门口,又不被阴煞所染化为邪祟的灵,简直万中无一。

  刘邦心下称奇,从前倒没发现关方有这样潜质。

  “你能听得到我说话?”关方更为震惊,瞪大眼睛看着刘邦,一时间却是连悲伤都忘记了。

  他在自家呼喊父母亲人,对方都无一丝反应。

  抱着侥幸来找先前警示自己的刘邦,没想到刘邦真能听见自己说话!

  如此让关方差点喜极而泣,但他想到自己的境况,更又悲从中来:“刘邦,我死了啊!

  我们就要阴阳永隔了……

  我觉得我这副样子,也撑不了多久了……”

  关方这道虚影被灰暗的气息笼罩着,情况确实不能说好,若不是找到刘邦这里,估计再有一刻时间,他就真要消散了。

  “你再说这么许多废话,便真的要魂飞魄散了。”刘邦皱着眉,翻手摸出一颗正阳丹,运元神结法印,两眼中闪过金灿灿的法印,映照在关方的灵体之上。

  之后便有一缕缕金丝缠绕于关方的灵身,不消片刻时间,就编织成了一件金缕衣。

  被这件法印凝就的宝衣包裹,关方顿觉灵身仿佛都有了重量,不似方才那样一阵风都可以吹刮走。

  他还未来得及向刘邦询问这是什么妙法,刘邦冲他招了招手,一股巨大的推力便自关方背后涌现,猛推着他化作一道灰金交杂的光芒,投入了刘邦手心的正阳丹里。

  刘邦翻手收回丹药,走进院中。

  游灵本身脆弱无比,只有以与之系出同源的力量方能温养保护之。

  与之系出同源的力量,便是元神之力。

  所以刘邦先前要运元神结法印,首先形成金缕宝衣,温养护持关方的灵体后,方才可以将之投入正阳聚结的正阳丹内。

  如此丹药内的阳气毁伤不了他,反而会为金缕衣提供源源不断的正阳之气,助力金缕衣温养关方之灵。

  “刘邦,你要带我到哪里去?

  你都不问问我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吗?”许是知晓自己得救,关方放松下来,又开始喋喋不休。

  他的面孔从鸽卵大的正阳丹上浮现,发出虚幻缥缈的声音。

  “闭嘴。

  你现在每多说一句话,寄居的丹药阳性便少一分。

  等这颗丹药的阳性被你消耗干净,你就真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别说话。待会儿我问你什么,你再答什么。”刘邦委实受不了关方的聒噪,板着脸斥了对方一通,登时吓得关方再不敢多说话。

  他之所言,也非是危言耸听。

  若真任由关方这般消耗阳气,正阳丹被生生消耗干净,关方就确实有魂飞魄散之危。

  不过,在丹药消耗完毕之前,总有办法为之补充上阳气。

  这一点刘邦却不会告诉关方。

  他走进柴房,抓了一把稻草,随后把一根根稻草围拢编织起来,做成一个鸟窝。

  之后就将关方寄居的那颗正阳丹放了进去,挂在院里柳树的树杈间。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860837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