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67、拜祭

67、拜祭


  那一世修成旱魃魔身之后,刘邦为天地所不容,无量杀劫纷纷降下。

  知晓自己命数将近,刘邦便将随身携带的一些东西,连同自己的三滴旱魃真血,以无尽虚空挪移之法,挪移去了别处。

  并设下法门,使之在世间不断流转。

  转世之后,刘邦便将此事抛诸脑后。

  实因那些随身之物,以及旱魃真血,于后一世的自己并无用处。

  也就渐渐将之遗忘。

  却没想到,今时还有机缘,能锁定到它所在的位置。

  并且,那一世自己临死前留下的东西,正好能被这一世的自己所用。

  机缘,果然妙不可言。

  依靠观想法凝练出一点魔阳之后,关方也自观想状态之中退出,看着神色莫名的刘邦:“邦哥,我这修炼方法没有错吧?”

  “没错。”刘邦点了点头,随后问道,“光是观想修炼还不够,仍需为你的尸首寻一处至阴所在,令你性灵投入尸身之内,共同葬在至阴之地。

  如此积年累月修炼,积蓄阴气,才能可能修成旱魃魔身。

  明天去你家看看,你的尸身情况如何?

  也好给你送一封纸钱过去。”

  刘邦所言,又触及了关方的伤心事。

  好在他知道自己并未走到绝路,虽然难过,但也能克制住情绪,勉强笑道:“自己给自己送纸钱,也真稀奇。

  之后是不是之后还得把尸体偷出坟地,运到你说的至阴之地,重新下葬啊?”

  “是。”刘邦点了点头,转身走向卧房,“天色太晚了。我歇息两个时辰,你继续修炼吧。”

  关方见此,叹了口气,化作一缕流光投入鸟巢里,开始潜心观想修炼。

  ……

  翌日晨。

  刘邦手持竖锯,将柳树的一根手臂粗的分枝锯下。

  木屑簌簌而落,关方躲在鸟巢里,仅仅声音传出外界:“邦哥,我们今日不是去我家看看吗?怎么你还在锯木头?

  这木头有什么用?”

  “以你性灵直接投入尸身,又处于至阴之地,估计你支撑不了太久便被阴气同化,真成了邪祟僵尸。”刘邦一边拉锯,一边道,“这棵柳树久沐阳气,灵性已生。

  取其枝节为你做个寄灵之所,便可让你能呆在尸身里不受侵染。”

  “不是有正阳丹么?”关方连着追问。

  好在说得不是废话,刘邦心情尚好,愿意解释几句:“区区一颗正阳丹,与至阴之地的滚滚阴气有如萤火皓月之别。

  我取这一节柳木,还是要以阳气不断淬炼,使之真正成为灵根的。”

  随后,刘邦耳听得远处的动静,道:“小兰要来了,你待会儿莫要吓到她了。”

  关方也就不再言语。

  方才其与刘邦还有过一番对话。

  刘邦当时认为,关兴龙或许是因为自己与李小兰走得太近,而关方未能及时劝阻,因此迁怒于他,招致如今后果。

  这真是无妄之灾。

  但关方后来细想,觉得这重灾劫自己纵然躲得过一时,却也躲不了一世,也就释然。

  “师父,你要把这棵柳树伐倒吗?”李小兰走进院里,正好看到刘邦锯下柳树的一根枝桠,不禁神色惋惜地问道。

  “不是,只是锯下一根枝桠来用。”刘邦摇了摇头,把枝桠拖到空地上,斩去偏枝,把手臂粗的一根枝桠锯成了拳头大的几截。

  他埋头做活,李小兰亦乖巧地开始准备早餐:“师父,今早还喝粥配咸菜吗?”

  “嗯。”刘邦点了点头。

  白粥咸菜是不容易吃腻的搭配。

  停下锯木头的动作,他想着是否要将关方性灵寄居于此的事情,告诉李小兰。

  想了想,又觉得关方在此间也驻留不了太久,便会重归其尸身,刘邦便未将此事透露给徒弟。

  毕竟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可能生出不必要的枝节,打搅到关方在至阴之地的‘清修’。

  李小兰把米淘洗好,下入锅里,切好咸菜,就暂时没了灶头的活计。

  她生得清妍秀丽,却从不会利用自己的容貌优势去讨什么便宜,干活踏实又麻利,当下拿着扫把将院里的柳枝落叶扫成了一堆。

  边扫边道:“师父,我听人说,关方他家好像出事了……

  关方出了意外。

  你、你要不要去看一下啊?”

  她也知道,在夜巡队时,关方与自家师父走得最近,两人常常结伴巡逻。

  刘邦点了点头,道:“我一会儿要去一趟的。你与关方家不熟,你留在家里就行了。”

  死一个青壮这样的消息,不出多久就能在全村传遍。

  李小兰会知道并不算稀奇。

  此后,刘邦用过早饭,取出鸟窝里的正阳丹收在腰间布袋里,径直去了关方的家。

  路上买了封纸钱。

  他与关方的交情,在外人看来也不过是泛泛而已,如此在丧期拜访,也只要送封纸钱便够。

  若送得多了,未免逾礼,惹人注目,没有一点好处。

  关方曾带着刘邦到其家门去过一趟,就在石头堡外面不远处那片房屋聚落间,刘邦走到石头堡外面,老远便听到一阵唢呐悲鸣,循着唢呐声,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关方家。

  石墙院外边,几张桌子支在墙边,条凳随意在桌边摆放着。

  一些关方家的远门亲戚就坐在桌子周围,低声交谈着,偶尔喝一口水。

  这次的丧事毕竟不是喜丧,关家亲戚们亦知道轻重,很少有人在这个场合调笑。

  刘邦走过墙外,径直进了院门。

  院子里人声喧杂,七八个中年男人忙着砌泥土灶,十来个农妇老婆子坐在小板凳上,清洗着面前大盆里的菜蔬。

  几只鸡鸭被拴住翅膀,随意丢在角落,一通叫嚷。

  这些人是关方的本家近支,皆是前来帮忙,准备给亲戚们准备这两天的饭菜。

  如此多人聚集在院子里,纵有香火缭绕,哀声阵阵,也尽被嘈杂的各种声音遮掩了下去,哀伤变成了很淡很淡的东西。

  “原来我死后是这个情景,跟其他人死后的情景也差不多……”布袋里,传来关方飘忽不定的声音。

  刘邦仰头看向对着大门的堂屋,堂屋里支起了一扇门板,穿戴整齐的关方尸首躺在门板上,头朝里,脚对外。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860820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