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70、镇尸

70、镇尸


  石头堡,关氏坟场。

  一座座坟丘静默伫立于黑暗中,纵然此间没有阴气流转,在黑夜里踏足此地,仍然叫人毛骨悚然。

  坟场的某个角落,火把熊熊燃烧,黑暗如铁块般沉凝,将火光禁锢在三尺范围内。

  三五个壮汉围着那座明明是新修好的坟冢,奋力挥动铁铲,挖起一蓬蓬泥土,随意丢在四周。

  新做的墓碑被推倒,后半截被泥土覆盖。

  关兴龙双脚踩在那块墓碑上,连连催促几个手下:“快点,子时要将尸体运到别处,否则它就可能要起尸了!”

  这般言语太过惊悚,唬得一众大汉挥动铁铲地速度更快,奋力挖掘。

  过不多时,一副黑漆漆的棺材被挖了出来。

  一个壮汉跳下墓坑,给棺材拴上手臂粗的绳索,上了杠子,坑边的几个大汉背起木杠,未费多少气力便将棺材从中抬起。

  关兴龙领着一行人离开坟场。

  抬棺不需要太多人手,便有两个大汉没了活计,空着手跟在最后。

  其中一个眨了眨眼,觉得腹下翻腾不休,便悄没声地落后几步,身形很快隐于黑暗里,找地儿解手去也。

  他的同伴并未意识到他偷偷溜走。

  因为同伴身畔,刘邦已替补上来,顶替了他的位置,随队伍一路而行。

  关兴龙一行人穿过几片药田,一些民居。

  很快来到了东区那片炎心草田前。

  石墙围住了内里的炎心草田,以及一座屋檐高出围墙的大屋,院门紧紧闭锁着。

  关兴龙拿出一把钥匙,示意紧跟在他身侧的张霸打开院门。

  随着两扇院门被张霸打开,装着关方尸体的那副棺材也被运进了院子里。

  “呜——”

  “汪汪汪!”

  “嗷嗷嗷嗷!”

  北面贴墙建筑的一排狗屋中,显出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一头头灵犬发出骇人的厉啸,让抬棺的几个汉子后背直冒冷汗。

  “把棺材抬到屋门口,你们就折回去,把方子的坟地修成之前的模样,墓碑也重新立好。

  未免我叔叔婶子他们担心,今晚的事情谁都不要多嘴,明白了吗?”关兴龙森然的目光扫视一众人。

  众人纷纷低头应是。

  只有刘邦伪装的那人直愣愣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看起来傻不愣登的。

  关兴龙也没在意,挥挥手便令人将棺材抬到了屋门口。

  众人忙活完后,各自散去。

  刘邦已经幻化成了靠近石屋的一棵炎心草。

  待到众人都走光后,关兴龙便从内里插上了院门门栓,向守在棺材边的张霸道:“张霸,帮我把尸体搬出来,就放在门口就行。”

  刘邦所在位置,刚好能看到张霸的表情。

  他皱了皱眉,很不愿做这种事情,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

  说完,一手直接拍去棺材上的颗颗棺材钉,将棺盖拍开,露出内里脸色青白的关方尸首。

  张霸随后按住棺材一端,令整副棺材翘起,内里的关方尸首也即跌将而出,不知他又从哪里摸出一副绳索,直接套在尸首的脖颈上,如拖死狗般拖到门口台阶前。

  其全程未与尸首有过任何肢体上的接触。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关方完整地看过了自己坟冢被刨开、尸体遭到羞辱的过程,气愤填膺,连声大叫。

  可惜他的声音关兴龙二人却听不到。

  刘邦皱眉,以神念直接沟通关方心魂:“莫要多嘴!

  此地有些不对,这间屋子里阴气极重,可能隐藏着什么诡异的东西,你性灵波动太甚,会被那东西察觉。”

  刘邦变作炎心草,‘站’在屋门边,便能感应到一丝丝浓重的阴气从门缝里溢出。

  顿知这大屋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根互的阵眼所在。

  同时,靠近屋子,他亦感应到了那一日的诡异波动,确定内中有邪祟隐藏。

  他能克制自身元神保持平静,收敛去所有气息,不被那邪祟察觉,但关方这般折腾,极可能会暴露自身,所以才要出声呵斥对方。

  关方倒听刘邦的话,闻言悻悻地闭嘴,不敢再言。

  便见关兴龙绕着围墙走了一圈,确定外面人皆已走远,没有其他人靠近之后,到屋门口对张霸道:“你在外面替我看守着,这次应该用不了小半刻就能出来。”

  关兴龙脸上满是惧色,进入这间石屋,也让他深有压力。

  张霸点头称是。

  随即,关兴龙一手拽住拴在关方尸体脖颈上的绳索,一手拎起一条胳膊,拖着尸首用背撞开了石屋的门!

  呜——

  一阵浓郁至极的阴煞形成的黑烟从门内滚滚而出。

  张霸侧身闪避这阵阴煞之气。

  未曾看见,一道黑影逆着阴煞,跟在关兴龙之后,潜入了石屋当中!

  咣当!

  屋门关闭。

  内里,寒意冲荡,阴煞席卷。

  关兴龙一手拽着绳索,一手摸出门旁边备好的油灯点燃,随即拖着尸首往那一排陈列架走去。

  沙沙……沙沙……

  尸首被拖过地面,发出渗人的声响。

  他一路把尸体拖到陈列架前,随手丢下绳索,开始扭动铜牛,在铜牛牛角面向墙壁的瞬间,一扇石门便在墙上显现。

  暗红的光芒从那扇石门门户里透出,伴着浓郁阴煞与细微的腐朽气味。

  “叔父!”

  关兴龙朝那暗红的甬道呼喊着,声音有些打颤。

  “炼力段的尸首我已经送来了,时辰刚好,没有耽误!”

  “请您把他带下去吧!”

  一席话说完,他连忙转身往门口奔。

  呜呜呜!

  滚滚阴风从那甬道里冲袭而出,在关兴龙抵达屋门口的时候,亦有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从甬道里传了出来:“好。”

  他被吓得一个激灵,连忙推开屋门,闪身出去,又从外面把屋门落了锁!

  屋里,还有一人。

  乃是刘邦。

  他聚结一身阳气、精元,收敛气息,使自身如同死物,眼睛一眨不眨得盯着甬道。

  那个不阴不阳的声音,似曾相识。

  像是老头阴祟的声音。

  看来甬道下面就是老头阴祟寄居之处了。

  唰!唰!唰!

  刘邦念头落定的瞬间,一条条漆黑干枯如树枝的手臂,乘着滚滚阴煞,从那甬道里穿了出来。

  它们在屋子里肆意散开,把屋内的一切物什全都甩在地上,摔成粉碎!

  手臂于屋室内狂舞,不多时就发现了地上的关方尸首,一根根手指随即抓住尸首,直往甬道里拖动!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86079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