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71、种阴咒

71、种阴咒


  呼啦啦啦——

  那些手臂如同桃树枝桠一般,盘根错节,拖着关方的尸首,往甬道里不断退缩,撞倒了石屋里的诸多摆设。

  精美瓷器、桌椅板凳、玉器把剑等等纷纷倒在地上!

  甬道之内,仍在往外不断喷涌阴煞,只几个呼吸之间,关方的尸首上,指甲毛发开始疯长,犬齿亦探出了嘴唇外!

  这是成为僵尸邪祟的征兆!

  “至阴之地!”

  见到此番景象,刘邦心下已经确定。

  此地正是至阴之地,不过因为晦气煞气过重,阴气已被侵染了稍些,这倒不足为虑,可以设法冲抵化解,只要保证关方尸体能始终被阴气浸润,不被阴煞所染。

  尸首就早晚能够炼成僵尸!

  如此,刘邦自不会阻止手臂拖动尸首。

  他任由那些诡异的手臂将尸体连拖带拽地拖入甬道之内,不断向下,自己亦紧紧跟在其后。

  哗哗哗!

  手臂缩回甬道,仍然不断震颤,发出诡异的声响,像是无数人嘈杂言语汇成的声音,让人闻之便觉头昏脑涨。

  刘邦跟着手臂转过一个折角。

  便看到了那座地底祠堂。

  手臂的‘根系’正在祠堂内的六座坟墓上!

  随着关方尸首被拖动至此,那些手臂如蛇一般回退,缩进了那一座座裂开的坟墓里。

  五座坟墓全部闭合,唯有第六座坟墓仍然敞开着。

  ‘关白河村正根基灵墓’。

  六座墓碑上的朱红篆字映入刘邦眼帘。

  根基灵墓!

  刘邦眉心舒展,顿时明白过来。

  ——关白河是通过何种手段,令自身与邪祟共生,且可以不被邪祟所侵染!

  所谓根基灵墓,便是一种为人续命的邪法!

  当一人自感寿限将至之时,便可以请人寻至阴之地,为自己设立衣冠冢,以求续命。

  但设立衣冠冢续命的法子,显然不能为关白河所用。

  他在使用这根基灵墓续命之法前,应该已经为邪祟所染,自身开始了邪祟化的进程。

  为使自身能够摆脱邪祟侵染,重活出第二世,所以将这根基灵墓续命之法不断加强,不惜拉上全村人为自己陪葬!

  其布设聚阴驭邪大阵,使至阴之地阴气不会不断积聚,最终蕴生邪煞;

  于至阴之地栽种大量炎心草,聚集阳气,使这一方阵眼具备阴阳根互的基础。

  此后,该是侵染关白河的邪祟过于强横,只以衣冠、随身之物入冢难以与邪祟本身的阴煞相持平衡。

  所以关白河以蕴含浓郁精元的他人尸首代替自己,埋入坟冢之内,保持住阴阳平衡。

  每立下一座根基灵墓,其中所埋之人必然比前一座灵墓中的人血气更加浓郁。

  到这第六座灵墓时,关白河终于要以张千这样的神照段强手代替自己入墓了。

  以如今情况来看,仅仅张千夫妇仍不足以使阵眼灵基阴阳平衡。

  所以关白河给侄子下了命令,令他再为自己带来一具炼力段的尸首,维持住阴阳平衡!

  那么,关兴龙无故对自己示好,自己屡次冒犯都没有激起他的反击,反而给了我在石头堡内巡防这样的‘好差事’,原因已经显而易见。

  关白河还需要设第七座根基灵墓。

  而自己已被当做了第七座根基灵墓的‘墓主’。

  以聚阴驭邪阵内漫溢的阴气浓度来看,布设七座根基灵墓已经是极限。

  想来,第七座墓成的时候,就是关白河摆脱邪祟侵染,甚至将邪祟真正连为己用,重活出第二世的时候。

  一个山村村长,绝不会有这般见识。

  这关白河必然背靠一个宗派,只不过,后来不知为何原因,与宗派绝了来往!

  刘邦何等样人。

  不过几个呼吸时间,便已串联所有线索,将整件事情种种蹊跷全部想个通透!

  他面露笑意,看向裂开的第六座灵墓。

  从灵墓之内,刘邦感应到了自己种在老人阴祟体内的那点纯阳,此时已积蓄颇多。

  单凭这一个种阳咒,关键时候,亦能起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关白河这炼化邪祟,活出第二世的美梦,终究要成空!

  “过来……过来……”

  第六座灵墓里,飘出一道漆黑的影子,正是那男扮女相,身穿寿衣的村长阴祟,它站在墓碑前,冲地上的尸首招手,“来呀,来……”

  地上,关方的尸首像是被一双无形之手推着后背,被直愣愣地推了起来。

  一股股阴煞席卷着它,落入了第六座灵墓中。

  随即,那股股缠绕关方尸首的阴煞便躁动起来,开始不断往尸首内灌注,意图将所有阴煞都留在这具尸首之内!

  倘若阴煞灌注成功,这具尸首就只能成为邪祟僵尸。

  关方性灵便再也不能寄居其中,否则,就会变得和关兴龙一样的下场。

  刘邦已知晓阵眼运转之法,见状直接元神观想太阳真形,并瞬间联动了种阳咒!

  嗡!

  老人阴祟体内,一点纯阳猛然爆发毫光,烈烈阳性尽数往墓室之内聚集,滚滚涌入关方尸首之内!

  关方尸首猛地张开口,一团阴煞从它嘴里直接飘出。

  只留纯阴之气于体内流转不休。

  与此同时,刘邦拿出那个寄居关方性灵的木偶,直接将之投向关方尸首!

  老人阴祟对自己体内鼓动的纯阳毫无察觉。

  这点阳性看似种在他体内,实则与沉睡过去的关白河阳体相连,刘邦又将种阳咒做了伪装,即便沉睡的关白河阳体都发现不了种阳咒的痕迹,又何况是这头阴祟?

  它只看到尸首张口吐出一团阴煞,之后便再没了异常,便放心沉入墓坑之内。

  并未看见那木偶化作一点明黄之光,径直落入了尸首嘴里,顷刻间滑过喉管,在尸首体内扎根下来!

  种阳咒的效用只持续了一刹那,随着刘邦不再运转元神,种阳咒消寂下去,继续积蓄纯阳,而阴煞又开始蠢蠢欲动,试图充塞关方的尸首。

  眼看墓坑就要合拢,刘邦心念一转,手掐印诀,直接以此间充塞的阴气为引,在关方尸首上下了个钟阴咒。

  种阴咒一成,立刻与种阳咒相互勾连,阴阳合济,煞气再难侵蚀关方尸首分毫。

  轰隆!

  墓丘终于合拢。

  临走之前,关方性灵都未来得及与刘邦道别一声。

  就这样被送入自己尸首,沉入至阴墓坑,不修成旱魃元神,休想脱离出来。

  刘邦在墓坑前默立了一会儿,转身走出了甬道。

  种阴咒留在关方尸首之上,以后关方修成旱魃真身,这咒法效力必然更强,届时,自己估计也无法解开。

  但咒印留在关方身上,其实对他也无甚祸患。

  只不过是以后绝然不能反叛施咒者。

  ——这一点,在关方选择承继旱魃真身相观想法之时,其实已然注定。

  如今加上一层咒印作保险,也无不可。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796816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