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74、降服

74、降服


  入夜。

  小院内,刘邦接连吞下五颗正阳丹,旋而运转炼阳真解,聚敛纯阳。

  阳气不断运转,散溢周身,他体内精元血气亦被阳气浸润,发出潮水般的哗哗声响。

  刘邦体表,一层青玉琉璃之色逐渐浮现。

  内里的筋脉骨髓则在精气充溢之下,逐渐升腾紫烟,向‘紫筋髓’的方向发展。

  下腹丹田内,一颗米粒大的纯阳光点起起伏伏,与他心田内鸽卵大的纯阳光点形成联动,如漩涡般不断从外界牵引阳气入体,增益自身。

  金红纯阳之气与筋髓里升腾的紫烟交相辉映。

  又有一道匹练似的赤光蜿蜒于二者之间,为二者增添了一种浩浩之气。

  三者彼此交融,生出了奇妙的变化。

  刘邦顿觉自身仿佛沟通了冥冥之中的存在,每一拳打出都能得到冥冥之中的印证。

  他心念一动,旋即鼓荡精元,运开气血,一式浑元手劈向半空!

  咚!

  似登闻鼓响。

  掌刀劈中之处,杂芜晦气尽数崩散,唯有一缕正阳之气缠绕于他掌上,汇集成更刚健的掌风!

  刘邦再度出拳,这次换了云烟柔拳的法门。

  直直地一拳轰向前方。

  这一次,他运转元神,清楚地看到,一拳打出之后,立刻有旋风涌起,将拳印周遭所有气息尽数压缩凝聚,一拳轰出,当即生出庞大的冲击力!

  咚!

  又是一声登闻鼓响!

  仿佛是在叩问天地正道!

  “这是什么原理?”

  刘邦停下双拳,立地思索。

  自己眼下每一次出拳,真如在印证冥冥之中存在的那个‘道’一般。

  每一次出手,便会被‘道’推动着直接演化出真意,使浑元手,便能聚结正阳,化彼方之气为己用;

  使云烟柔拳,则可催化烈风,压缩气流,制造出数倍于原本拳印的威能。

  尤其是那一声登闻鼓响,能增壮自身气势,有震慑敌人心神之用。

  若与关兴龙这般层次的修行者交手,自己一拳轰出,拳风未至,仅凭这一声登闻鼓响,便能生生震散关兴龙的性灵,让他魂飞魄散!

  有肉身相护的性灵,都能被这一声鼓响震散。

  假若遇到一些有形无质、没有实体的阴祟,更会无往而不利。

  自己仿佛有正道加持,成了正道之子一般。

  这种情况与前世天生乾元道胎的天道之子,何其相似?

  “浩然正道投寄我身,加持于我,所以我便成了正道之子么?”

  刘邦目光闪动,神色莫名。

  正道之子,终归是给别人做儿子,伏低做小。

  就如前世被称为天道亲子的自己,最后落了个不能言的下场。

  如此,既然自身与正道合,也不必做什么正道之子。

  要做便做君父!

  做正道之君王,役使天下正气,皆为己用!

  今此一世,养浩然正气而燃心火之道,本就由我开创,浩然正道更是独辟于天地阴阳之道外,自成一脉,尚在积蓄力量,仍未壮大。

  我缘何不能成这一道之始,道之君父?

  一念起,刘邦顿感体内那条游走完颜的赤光开始挣扎,欲要脱离自身,归入冥冥,与己相决绝!

  正道本就是钢骨之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刘邦纵然能一时降服于它,但降服并非真心实意得臣服,一旦脱离掌控,它仍会悄悄遁去。

  但自己既然打定主意要做正道主宰,遇到些微困难便放弃,又岂是君宰之道,岂能与正道合?

  念头一动,刘邦忽然吐气开声:“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

  诗句一起,躁动不安的赤光便渐渐平静下来。

  此诗壮怀激烈,饱含为国建功立业,驱逐鞑虏的情怀,正合如今大道混乱,邪气流杂,正道不显,急需豪雄人杰挺身而出,匡正大道的局面。

  刘邦以此诗表明心迹,更与正道相合,亦逐渐劝服了体内的那一缕赤光。

  它再度于刘邦体内流转蜿蜒开来,散发出一种活泼的气息,仿佛一位接受了父亲劝导的稚童。

  直至刘邦诵念完全诗最后一句:“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全诗中饱含的悲愤之情,在此一句落下后,尽数转为满腔豪情,欲重整旗鼓,再造山河的野望雄心展露无疑!

  诗成!

  嗡!

  冥冥之中,发出颤鸣之音。

  这一刻,刘邦清晰感应到了浩然正道的‘情绪’。

  浩然正道仿佛化成了真人,在听闻此诗之后,身心颤抖,涕泪横流。

  紧跟着,虚空裂开一道缝隙。

  汩汩清光披之于刘邦之身,清光环绕刘邦周身,不断起伏,仿佛一位位臣子,在向真王俯首称臣!

  在这清光浸润之中,刘邦的体魄修炼进度飞速增涨,并且向着未明的方向突奔,早已超出了体魄修炼筋骨身髓的范畴,显化出另一种异象!

  刘邦沉浸于体魄修炼之中,一遍遍运转鲸吞法、炼阳真解,浑然忘我!

  不知过了多久,清光逐渐退去。

  他神魂苏醒,观照自身。

  玉照琉璃紫筋髓的异象已然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体内青红交加,筋骨血髓尽在这青红二色浸润之下,宛若未分的混沌,尚未开辟的天与地!

  “这是脱离了增壮筋骨血髓的范畴,直接将肉身视作一个整体,一并增壮形成的异象。”

  只看一眼,刘邦便明白自身为何会如此。

  也就是说,从此之后,他再如何修炼,也修炼不成照之境最顶层体魄‘金身玉骨霜雪髓’。

  但他自成一派,将体内混沌开辟,分野天地,所成就的体魄必然能与金身玉骨霜雪髓并驾齐驱,甚至远远超越!

  “呼——”

  刘邦随即口吐出那一道赤光。

  赤光已有八九尺长,小指粗,围绕他周身盘旋蜿蜒,偶尔凑近他的鬓角,像是眷恋父母的一只小兽。

  它周身赤光隐隐,一经显身,立刻有冥冥之中的道力加持。

  “好!”

  刘邦赞了一声。

  如此种种迹象,已经说明,浩然正道逐渐接受了自己的念头。

  甚至有一部分愿意奉自己为君父!

  虽然这一部分相当于整个浩然正道而言,仅是九牛一毛,但万事开头难。

  只要开了这个口子,后续便简单多了。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761872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