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75、佘山大教

75、佘山大教


  刘邦收回赤光,正要回转卧室,忽然元神微动,向他发出了提示。

  修成元神之后,心血来潮,凡有所感,必有所应。

  他马上沟通元神,不消片刻,就知道了今次元神微动,是应在何处。

  ——飞熊那边出了问题!

  正巧自己欲往飞熊那边去一趟,看看它情况如何,它那边就出了问题。

  就眼下来看,飞熊面临的危机还未到危及它性命的时候。

  但也为时不远!

  于是,刘邦也不再停留,当即运转幻神法,变幻形貌,离开了院落,直奔寨墙而去。

  凡石磨盘村村民,夜间一律不准离开村子。

  不过刘邦掌握了幻神法,避人耳目,攀越寨墙却不在话下。

  他挑了一段少有巡逻队员经过的寨墙,双手贴于石墙之上,如壁虎一般蹭蹭蹭几下就翻上了墙壁,紧跟着跳下墙垛,落地无声,几个翻滚消失在黑暗里。

  刘邦如今脚力比似良驹骏马,千里之地,一日即到。

  而村寨与山洞之间距离,只不到二百里,他全力奔腾起来,速度更快,今次只用了两刻时间便到。

  飞熊所居的山洞里,尤有淡淡的腥臊妖气。

  这说明至少三四个时辰内,飞熊还在此地呆过。

  走进山洞,刘邦在各处检查了一番,发现它用来盛装精元丹的石匣里空空如也,只有石床底下的暗坑里,还剩着小半的泽元麦。

  地上散落着不少麦粒,像是有人急匆匆从此地搬运了不少泽元麦离开。

  或许是飞熊这处居所被那一伙修行者发现。

  修行者见财起意,不仅捉拿了它,更搬空了飞熊的积蓄。

  自然,也有可能不是如此。

  先前刘邦叮嘱过它,要多为自己准备几个巢穴,今夜或是搬运泽元麦去其他巢穴时,被人撞见,起了灾祸。

  妖气还未消散。

  此时寻踪索迹,总算为时不晚。

  刘邦修为未至气之境,无法辨别人气,但锁定飞熊残余的妖气进行追踪,却是比较容易。

  他使了幻神法,化作一头林间花斑豹子,攀藤穿林,嗖嗖而去,直如箭矢。

  奔至一处林间溪流,刘邦顿感周围妖气更加浓郁。

  他稍稍停留,正要辨别方向再行追索,两个人说话的声音由远及近,传了过来。

  “那里还剩下一些泽元麦,快搬回来!”

  “嘿嘿,本以为巡夜猎兽是个苦差事,没想到会有这等奇遇!”

  “这次收获很多,假若让老头儿知道,少不了要拿大头。所以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好,不得泄露出去,明白吗?!

  你跟着我,少不了吃香喝辣!”

  深林里,灰雾升腾。两道身影在这雾气里纵跃飞奔,犹如两头瞪羚。

  他们的声音在跳跃时不断传来,时远时近,因着灰雾的衬托,多了几分诡异之感。

  “快跟上!”

  奔在前头那人扭头,对后边的人呵斥了一声。

  后边人连忙应声:“哎……好——”

  ‘好’字尚未说完,便不小心被藤蔓缠住一只脚踝,还未跃起来,就跌坠在地,痛得其哎呦地叫了一声。

  “你这狗奴,这都能绊倒,可见平日里修炼羚飞步多不用功!

  旁的普通人有这机会,能入佘山大教门下修习,不知道会有多用功。

  你倒好,懒惰如猪!”奔在前头那人跳到一根树杈上,居高临下地冲底下费劲解开藤蔓的人呵斥连连。

  他的声音在夜色里毫不掩饰,仿佛气势十足,但刘邦却从中听出了他稍有些惶恐——在灰雾笼罩的黑夜里奔行,不是谁都能保持心神平静。

  这厮叫得这般大声,明显是畏惧暗处可能潜藏的邪祟,想说话大声些给自己壮胆。

  两人是一对主仆。

  出身于一个叫‘佘山大教’的地方。

  ‘佘山’这个字眼,听得刘邦心中一动,隐然间觉得一些线索在脑海里串联了起来。

  但他眼下还不能十分确定。

  主仆二人口中的‘佘山’,与李小兰母亲所说的‘佘山’是不是一个地方。

  如果是的话,那就有意思了。

  听二人对话,已然能够确定,正是这二人捉拿了飞熊,眼下还要将飞熊山洞里剩余那十余斤泽元麦也一并搬空。

  “解开了!”

  一阵窸窣动静以后,奴仆从地上爬起,喊了一声。

  主人闻言松了一口气,嘴里仍骂骂咧咧的:“废物!解个藤蔓都要用这么久的时间。

  快去山洞了!晚了指不定遇上什么诡事!”

  听到主人所言,奴仆打了个哆嗦,如羚羊一般跳到一棵树上,跟上了主人。

  两人身形先后起纵。

  主人跳到三五丈外的一棵树上,刚刚站稳脚跟,忽然听到身后一阵狂风呼啸的动静。

  他心头一紧,猝然扭头,正看到——

  一头豹子趁着夜色,从一棵树后猛然跳了出来,拉扯出几道残影,骤地袭中了刚刚跳起的奴仆。

  “啊啊啊!”

  奴仆几声惨叫,惊起几只寒鸦。

  “呱呱呱呱呱——”

  寒鸦飞上黯淡夜空,豹子只一击便按住了奴仆,挥动爪子,一爪子掏烂了仆人的心窝!

  奴仆当场毙命!

  一系列动作,精准、快速、凌厉。

  简直超越了主人对普通野兽豹子的认知。

  寻常的林间野豹,哪有这般快的速度,这般凌厉的攻击方式?

  阿虎再不济事,也修炼了好几年裂石手,有将近万斤的大力,怎么可能被一只普通小豹子在几个呼吸间夺去生命?

  这头豹子,必是妖物!

  甚至可能是邪祟!

  邪祟!

  王元平陡然一个激灵,长啸一声,没有任何与豹子相斗的想法,扭身全力催动羚飞步,纵跳飞奔而逃!

  化为豹子的刘邦随手丢下奴仆。

  奴仆胸膛完好,身上没有任何伤口——所谓王元平看到的仆人被豹子一爪掏烂心窝,只是幻神法运转开来,影响其心神生成的幻觉而已。

  奴仆只是被吓昏了过去。

  刘邦转身欲追击剩下的那个主人,忽然感到身后异动,想也不想,催化功法,身形瞬间几次变幻位置——

  嗖嗖嗖!

  与此同时,三只箭头微蓝的袖箭纷纷穿过了他留在不同位置的几道残影!

  奴仆见自己一击未中,扭身拔腿就想跑。

  然已来不及!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750032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