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81、邪染

81、邪染


  “可有看到前面那处高寨墙?”

  “这墙壁四面环绕起来的村子,就是石磨盘村!”

  “你拿着这道金光破魔符,在寨墙周围找个地方,潜伏二三个时辰,待到天亮之后,自然会有村民外出查看田地。

  届时,便找准一人,将之击杀,化作那死人的容貌,混进村子里,之后再以传音符与为师联系,此后,我们就在当下这个地方碰面。

  你只要外出看到这棵树下的藤蔓缠了三圈,便需设法留在这里,等候晚上为师来见你!”

  距石磨盘村寨墙四五里外,某处高坡上,两道黑影立在那里,其中一人正对另一个耳提面命。

  ‘王元平’唯唯诺诺,将吉天和所言全答应下来。

  吉天和尤不满意,令其有复述了一遍自己所言,确定其真正记住了以后,拿出一张金光破魔符,塞进弟子手里。

  他随即指了指背后那棵大柳树:“记住了!看到树下缠绕三圈藤蔓,便在当晚于此地等候着为师!”

  千叮万嘱之后,吉天和抖开一张符咒,投入真气。

  符咒无火自燃,他的身形亦在符咒燃烧过后,消失不见。

  这是隐身咒。

  吉天和并未真的就此离开,还隐身站在刘邦身畔,观察自己这位徒弟的动向。

  刘邦若是真的王元平,就真以为师父已经远离,此时便释放天性了……但他乃是假冒,元神强横足以洞彻一切隐身伪装,所以当下不动声色,朝石磨盘村走去。

  行了小半里,找到一个矮坡,就坐在坡下被风处,点燃金光破魔符护住自身,默默守在了那里。

  隐身跟着刘邦的吉天和,见‘徒弟’果然听话,按照自己的吩咐做事,也放下心来,陪刘邦等了一会儿,便自远离。

  他这隐身咒,只在黑夜里管用,白天很容易被看见行迹。

  吉天和走后,刘邦在矮坡下又坐了一阵,正准备离开时,忽听到一阵脚步声。

  这个时间,外出夜巡的队员也早就回归村子。

  谁会在此时跑出来?

  他心下一动,运转幻神法,将自身化作了一棵长在矮坡下的枯树,目光顺势投向脚步声传来之地。

  两道身影联袂而行,由远及近。

  不多时,正好停在了刘邦所化的枯树背后。

  站在他的视角,可以清楚看到其中一人乃是升任巡逻队副队长,掌管整个夜巡队的张霸。

  而另外一人,刘邦从未在石磨盘村里见过。

  其人打扮也不像石磨盘村的打扮,倒与吉天和师徒穿戴有些类似。

  最为重要的是,从此人身上,刘邦感应到了隐隐的阴煞之气。

  此人极可能已被邪祟寄生!

  这股阴煞极为凝练,隐在此人血肉深处,形成了一颗种子,只待有日生根发芽。

  若非元神提醒,刘邦都未注意到其身上极隐晦的阴煞气息。

  能够投寄下这般凝练阴煞之种的邪祟,本体实力亦必极其恐怖,很可能是头积累数千年的邪煞……甚至是道鬼也说不定!

  这人怎会被邪煞阶、甚至道鬼阶层次的邪祟盯上?

  石磨盘村周围的阴气浓度,也委实供养不起这样一尊邪祟……

  隐约间,刘邦想到了那日于远空上看到的祟象。

  此人或许就是吉天和口中,翻越山脉时,不慎吵醒了徘徊在聚阴瓮宝藏周围邪祟的另一股佘山大教势力?

  张霸与那人互相交换了信物,低声交谈起来。

  他们所言,亦验证了刘邦的猜测。

  “齐师兄,传信上不是说师父、大师兄他们都会过来么?

  现下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了?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张霸看着眼前之人,眉头深锁,目有忧色,浑然没有了在石磨盘村时的刚猛霸道之相。

  被他称作二师兄的瘦长脸颊男子咧嘴一笑,拍了拍张霸的肩膀,道:“把心放回肚子里去!

  事儿不是你想得那般,师父他们早就在外界等候着,只派了我一人过来跟你传信,交代事情而已。

  咱们这一股要都是过来,岂不是会打草惊蛇?”

  张霸闻言,却不以为然:“如今石磨盘村里,修为最高的便是关白河这个村长,但他被邪祟缠身,为摆脱邪祟耗损了无数精力。

  纵然成功与邪祟分割,也不过是个气之境的修行者而已。

  这次,师父和大师兄,还有二师兄你一齐过来,咱们这边足有两个气之境、一个元之境的修行者,直接对关白河雷霆出手,哪怕什么打草惊蛇?”

  张霸说是如此说,不过心下还是安定了些,不似初见着二师兄时那么担忧。

  二师兄齐正威笑了笑,虚着眼睛道:“说是如此说。不过,关氏在石磨盘村里经营这么多年,谁知他们还有没有什么后手?

  反正如今已到了这里,既然有更稳妥的法子、有九成把握能把那件宝物拿到手,又何须冒险?

  更何况,如今盯上石磨盘村的可不只是咱们这一支了。”

  “其他的,还有谁?!”张霸神色微变。

  他数年前被师父送到石磨盘村周边,顶替了张霸的身份,就此蛰伏在村里,便是为了师父的大计!

  如今大事将成,竟然又冒出了几股势力,想来摘果子?

  张霸如此能忍?!

  “当年阴阳磨的事情,终归泄露了出去,另外还有几股佘山大教的势力知道了此事,眼下都闻风而动了。”齐正威叹了口气,似对事情如此发展亦甚无奈。

  “佘山大教……果真是烂泥一团。

  等咱们拿到宝藏之后,也慢慢脱离了此教,自立门户吧!”张霸咬牙切齿,对自己所属的宗派‘佘山大教’其实有许多意见。

  佘山大教内部山头林立,似张霸他们这样的都是只对分属的‘山头’有感情,对佘山大教本身多是厌恶大过亲近。

  “怎说到佘山大教去了?”齐正威摆手止住张霸之言,这等事情非是他们两个弟子能够做主,接着又道,“此事我也与你说个七七八八了,你且去找个村民过来坑杀了。

  我顶替了他的身份,与你回村一同蛰伏下来。

  等候师父、师兄他们的安排!”

  “好。”张霸不疑有他,领着齐正威缓步离开此地。

  齐正威交谈言行无有一丝邪祟化的特征,仿佛与平常一般无二,张霸与他分别多年,更发现不了他的异常。

  只是,在他转身时,一低头,后脑勺就正对着刘邦所化的枯树。

  在后脑勺浓密黑发的遮掩下,一只血红的眼睛正悄悄张开!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710491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