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84、化尸

84、化尸


  “你的……师父?”

  李母愣了愣。

  觉得这关系有些混乱,她脑子转了一会儿,才理清楚。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你们就是在娘面前,假作夫妻?”

  “嗯。”把话说开,李小兰反而没了许多顾虑,轻声道,“那次他登门来拜访,也是我请求他帮我演场戏给您看的。”

  “哎呀!

  你怎么不做他老婆,反而去做他什么劳什子的徒弟呢?

  这么好的夫君,你不抓住,难道想拱手让给别人?”李母闻言大是懊丧,连拍大腿。

  与这事儿比起来,仿佛关兴龙身死也一点都不重要。

  “我不、不会的!”李小兰脱口而出,衣袖下的小手都攥紧了,手心里尽是汗水,她随后意识到自己失态,臊得俏脸通红,“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就成了他的徒弟……”

  言外之意,便是自己其实还是想做刘邦的老婆。

  只是未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你若当时不瞒着为娘,娘还能帮你参谋参谋,把这事办成。”李母拧着眉头,长吁短叹了一会儿,便自振奋精神,“虽然现下不是他的婆娘,不过你们如今也是极亲密的师徒。

  近水楼台先得月,你也不是没有机会。

  当年我就是……我就是这么被你爹娶进门的!”

  母女一番交谈之后,转回关兴龙尸身如何处置的话题。

  不多时,就商量好,由李小兰去请刘邦过来,看看此事该如何处理。

  ……

  李小兰到刘邦家的时候,刘邦也刚回来不久。

  他一路跟踪张霸二人,看到张霸与被邪祟所染的齐正威坑杀了一名夜巡队员,齐正威服用下丹药,变成那巡逻队员的模样,如此方才回转家中。

  盘腿坐在床上,刘邦运转法门,进行每天必修的功课。

  增壮体魄,熬炼纯阳。

  他全力运转炼阳真解。

  小院内的杂芜阳气,尽数朝他的房间汇集而去。

  炼阳真解一次全速运转,能席卷三五个刘邦小院总和的阳气。

  随着纯阳光点在刘邦体内集聚愈多,炼阳真解吞吐阳气的速度会渐渐跟不上刘邦本身所需。

  届时,就又到了他继续将其他功法与炼阳真解融汇的时候。

  约莫一刻时间后,刘邦睁开眼睛,院子外刚好响起李小兰的敲门声。

  笃笃笃!

  “等等。”

  他道了一句,从脚步声已判断出来者是自己的徒弟。

  当即披衣起身,走出房门。

  院子里的游离阳气明显减少了很多,此得归功于刘邦的一次修炼。

  刘邦走去拉开门栓,就看到了院外提着一盏灯笼,俏脸潮红的徒弟。

  他侧身放徒弟入内,同时又闭锁了院门:“这个时间,跑我这儿来做什么?”

  转过身,看到徒弟低着头,颇惴惴不安地站在那里,嗫嚅着嘴唇。

  深夜突然登门,一定是遭遇了很大的变故。

  “不用害怕,想说什么说就是了。”刘邦摇了摇头,带她到了柳树下,给她找了个板凳坐下,自己也顺势坐在对面。

  拿起桌上的茶壶,晃了晃,才意识到深更半夜,茶壶里不可能有热水。

  李小兰通身被柳树富集的阳气浸润,心气渐渐活泛,心里的忧虑与患得患失都跟着淡了许多。

  她抬头,一双杏目注视着师父的眉眼,开口道:“师父,我、我杀人了!”

  “杀人了?”刘邦微一挑眉。

  果然是天生剑心,身怀利刃,自起杀念。

  杀人实属正常。

  好剑亦须鲜血来淬炼。

  不过,若是滥杀无辜就非是好事了。

  “杀了谁?”刘邦跟着问了一句。

  见刘邦反应淡淡,仿佛听到的只是自己杀了只鸡一般,李小兰心里的忧虑又减弱几分。

  看来师父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抛下自己呢。

  李小兰整理了一下思绪,随后便把关兴龙上门来骚扰,反被自己所杀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倾诉了出来。

  “关兴龙果然贼心不死,被你所杀,也是他命该如此。”听完之后,刘邦稍感意外地看了徒弟一眼,笑道,“我本以为你面对他,必然手忙脚乱,届时反被他所胜。

  没想到你反而最终斩杀了他,还未用到火工援手。

  着实不错!”

  “您不怪我杀人吗?”李小兰没想到师父会是这样回应,一下子松了口气,眉眼间微有喜意。

  刘邦诧异得看着她:“又非是滥杀无辜,我为何要怪你?

  别人要杀你,你若束手束脚,不敢反击,那才是我看错了你。

  辱人者人恒辱之,杀人者人恒杀之。”

  “是!”李小兰笑盈盈地点头。

  随后刘邦站起身,道:“走吧,去你家把关兴龙的尸首处理了。”

  “处理了尸首,之后怎么做呢?”忧色重新浮上李小兰的眉间。

  “我已有定计,你无须担心。”刘邦回了一句。

  由李小兰提着灯笼,领着他转去了自己家。

  他们避开大路,专走小道,再加上刘邦以幻神法遮掩,一路走来,却也无人发现二人行迹。

  李母看到二人结伴走进院里,眼睛一亮,向刘邦招呼道:“来啦,这事儿可得麻烦你多操心了啊,邦子!”

  刘邦点了点头,未说其他,蹲下身去,扯开关兴龙身上蒙着的被单,很快从其身上搜到一个储物囊。

  他这番平淡的反应,若搁在之前,李母看在眼里,心中难免会犯嘀咕。

  觉得这女婿委实没有礼貌,见到丈母娘连招呼也无。

  然现下李母已知人家并非自己闺女的夫君,也就不会有任何要求,只愿能尽量撮合两人,真正走到一起。

  刘邦把储物囊打开。

  从中取出灯火丹、精元丹、提气丸、桂香血气丸若干;

  一些男子房事时所用的虎狼之药。

  另从关兴龙身上脱下了一件鼍龙甲。

  几样东西里,价值最高的便是这件鼍龙甲,余者,便属精元丹有价值。

  李小兰母女不知刘邦做这些动作何异,茫然地看着他。

  显然是搏杀经验不够丰富。

  斩杀敌人之后,怎能不搜检敌人随身之物,丰富自己的腰包?

  “他已死了,这些东西留给他也是无用,不如我们自用。”刘邦只好解释了一句,把虎狼之药收入囊中,余者他看不上,便都给了李小兰,“这是一个储物囊,使用之法是如此如此……”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694866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