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89、硕鼠(求首订)

89、硕鼠(求首订)


  粮仓四周以金铁浇铸四壁,独留出一道供一人进出的门户。

  这道门户四周拴着一道道贴满符文的锁链,莫说是照之境,就是元之境、气之境的修者,想以暴力摧毁,都要费好大一番功夫。

  如此手段,自然是关白河用以防备侄子窃取家底之用。

  门户之上,另有个拳头大的小门。

  粮坊仆役们将稻子搬进储物囊,再通过这个小门,丢进粮仓之内。

  主事从腰间摸出一串钥匙,按照某种顺序,依次插入小门上的七个孔洞之内,只听‘咔哒’一声响,小门应声而开。

  他笑眯眯地向刘邦示意:“侄子,其实通过这个小门,你也能大概看出粮仓里有多少锦玉稻的。”

  言外之意就是劝刘邦别再白费心思,意图真正打开大门了。

  他观察着刘邦神色,却未见对方流露丝毫羞恼之色。

  心下不禁起疑:难道白河兄长真地告诉了这小子开启禁制之法?

  “我这次不仅是来巡查粮坊,更是奉叔父之命,来清点锦玉稻储量,看看某些家里人有没有中饱私囊。”刘邦看了主事一眼,淡淡言语。

  说话间,他已走到大门近前,一手抓住那道挂满铁制符咒的锁链。

  听其所言,观其之行,粮坊主事心中一慌,脸上一白:“都是自家人,自家的产业,谁会私下贪占这点小便宜……”

  “锦玉米可不是小便宜。”刘邦摇了摇头,手握锁链时,已成感觉到一道道符咒连成气韵之锁,完全封堵住了门户。

  但这道气韵流转间,隐有一丝滞涩。

  那一丝滞涩,便是打开这道门户的关键钥匙。

  他伸手抓住那一枚流转滞涩之感的符咒,搬运气血,往内投入一丝精气。

  哗啦,哗啦,哗啦!

  盘绕门户的符咒锁链如蛇一般游动起来,顷刻间缩回门户周边的孔洞里。

  刘邦随之推门,铁铸的门户应声而开!

  在旁的粮坊主事见此一幕,双腿一软,踉跄一步,差点就扑倒在地。

  不见棺材不落泪!

  看到‘关兴龙’真的随手打开粮仓门户,主事已经确信,关兴龙是奉了白河兄长之命,过来清点粮仓储备的!

  粮仓储存的锦玉稻是否够数,主事心里最为清楚。

  从白河兄长闭关之后,每次收割稻谷时,他总要贪墨一二百斤。

  锦玉稻细心侍弄,一年三熟,关白河闭关几年来,他贪墨的锦玉稻已超过上千斤!

  眼下关兴龙若一心追查,对比以往锦玉稻的收成,必能看出主事的贪墨!

  他被吓得腿软,两股战战地跟着刘邦走进粮仓,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关爷,我不该啊——”

  关家出了硕鼠,跟刘邦没什么干系。

  他虽然看出主事必然对锦玉稻有所贪墨,但并不想理会。

  不想理会归不想理会,当下主事主动上来‘承认错误’,他却不能不理会。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冷眼看着跪下磕头不已的主事,刘邦摇了摇头,“叔父正是想到你做久了主事的位子,一定会生出不安分的心思,所以才派我来清查存粮。”

  “关云,我问你,这粮仓内现下拢共有多少粮食。

  几年时间,你又贪墨去了多少?

  老实回答,若不老实,那就是神仙也难救你性命。”

  主事关云战战兢兢,在刘邦目光注视之下,心理防线直接崩溃,将近些年来自己贪墨所得,一五一十地汇报了上来。

  此次他倒不敢撒谎。

  近些年来,粮仓内储存的锦玉稻已有三万斤,关云如蛀虫般依附其上,亦贪墨了二千多斤的锦玉稻。

  这些多稻谷,他半是自家消耗,半是同石头堡其他人换取钱财。

  几年下来,却是连百斤都未留存下来。

  刘邦听完他的交代,沉默片刻。

  关云见其沉默,更是惴惴不安,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刘邦只是未想到粮仓内居然还有数万斤锦玉稻的存储而已,与关云贪墨多少没有一点关系。

  片刻后,他开口道:“我们叔侄待你一家素来不薄,你却如此报偿我们叔侄?”

  “关爷!我错了,我错了!”一听刘邦所言,关云更是胆战心惊,痛哭流涕,连连叩首,仿佛悔不当初。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刘邦转脸看向粮仓。

  粮仓内空空如也,仅有数个储物囊堆积在斗状的仓室里。

  数万斤的锦玉稻,尽数都在那些储物囊中。

  他望向那些储物囊,同时开口道:“从今日开始,你不适合再做粮坊主事的活计了。

  你们一家也不配再住在石头堡内。

  给你一天时间,带着你的家人尽快搬离石头堡。

  一天之后,若还未搬离,发生什么事情我就说不准了。”

  关云贪墨数千斤锦玉稻,只落个勒令搬离石头堡的下场,惩罚其实有些轻。

  纵是如此,其尤不满足,讷讷道:“搬离、搬离石头堡?”

  看其神色,竟还想与刘邦讨价还价。

  刘邦不耐烦跟他多说话,摆了摆手:“把他撵出粮坊。

  一天时间还没搬出石头堡,直接把他全家人剥光衣服,撵出石头堡!”

  守在门后的粮坊护卫听令,连忙走上前来,架起关云的胳膊就将之拖了出去,丢出粮坊。

  随后,刘邦在众人目光下,将储物囊尽皆捡起,拿在手上,离开了此间。

  无人敢再拿关白河来压他。

  众人觉得,他就是奉关白河之命来的。

  此后,刘邦又转去药坊,那里的仓库亦有禁制加持,被他照样破解,搬空了药坊储备药材、丹药。

  他将所得之物包括锦玉稻,一并放入同一个储物囊内,随身携带。

  小厮在后紧跟他的脚步,眼看主人走进一条岔道,王福连忙出声提醒:“大爷,这不是去工匠坊的方向啊。”

  工匠坊?

  刘邦本也没有前去工匠坊再走一遍过场的意思。

  不过眼下经王福提醒,他倒想起了另外的事情。

  自己手里还有一道浪纹钢、漱玉钢合制的剑条,工匠坊亦有炼铁铺子存在,不妨就地让他们帮自己把剑条打成真剑。

  而且,在关兴龙私库里,自己亦得到不少珍稀矿石。

  且多做几样兵器出来。

  以后不论自用,还是赏赐手下,都是极好。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566746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