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95、练气

95、练气


  路过高坡上的大柳树,刘邦稍停了停。

  并未看见柳树上缠绕有藤蔓。

  他摇头一笑,身形再度化作残影,飞纵而去。

  之所以扮作吉天和的弟子,亦是想从这人口中获得更多外界的情报,眼下他与自己约定藤蔓绕树三匝后,就于柳树下相见,汇报情报。

  自己可以挑拣些不重要的情报,甚至编造一些虚假信息给他。

  但他多半会将侦测得来的真实情报告诉自己。

  吉天和看不上王元平这个徒弟,因为看不上,所以不必对之耍心眼,多防范,无意间说出来的话便都有七分真。

  灰雾如海潮蔓延,仿佛无穷无尽。

  距他一里外的一块石头后,一个红衣纤细身影捧着颗披发的头颅,安到自己的脖颈上,飘然而去;

  几个还不足一尺高的青色婴孩抬着一具厚重的棺椁,在灰雾里穿梭;

  人首牛身、四条腿皆血淋淋的怪物于雾潮中横冲直撞……

  这些俱是阴祟。

  累积道行都是些不足十年的小鬼祟,石磨盘村养神段的修者拼尽全力可以灭杀。

  它们更无法突破石磨盘村外的镇邪柱。

  即便如此,刘邦一路走过仅仅二三里,却见到三头以上的阴祟,亦足以说明,此次笼罩石磨盘村的灰雾潮绝不寻常。

  ‘这等雾潮浓度,足以供千年邪煞降临了。’

  刘邦稍停下身形,皱着眉头。

  他的身周,浩然赤光盘绕,致使阴煞无法接近刘邦之身,便被那道赤光尽数镇灭。

  赤光上,隐约浮现金字。

  每一个字眼都是堂皇正大,具备深重威严。

  刘邦在林间停留片刻,周围徘徊的阴祟便蠢蠢欲动,有一头背后生有五个干瘪狼头的赤身男子阴祟,感应到刘邦的气息,淌血的嘴里发出桀桀阴笑,乘阴煞直扑刘邦而来。

  “桀桀桀……”

  接近刘邦的一刹,他背后的干瘪榔头纷纷充实,脱离后背,化作五头黑狼,咆哮着啃咬向刘邦!

  刘邦抬头瞥了五头黑狼虚影一眼,没有其他的动作。

  在他身周环绕的浩然赤气却‘嗖’地一下飞腾而过,以肉眼难见的速度穿破五头黑狼虚影的脑袋,将它们尽皆粉碎成虚无,随后缠绕过赤身男子的脖颈!

  嘭!

  赤身男子阴祟崩散开来,一团阴邪气息被浩然赤气当场炼作飞灰。

  “回来。”

  刘邦手掌摊开,浩然赤气疏忽折转,在他掌中盘成一团。

  他正欲将赤气收起,一扬手,便见浩然赤气之上,生出了几片细鳞。

  细看去,那些细鳞竟如一道道剑锋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刘邦扬手发出浩然正气,横扫过一棵大树,大树被拦腰斩断,轰隆隆向后倒塌。

  这般响动又吸引了两头小阴祟飘忽而来。

  他暂没有理会接近的阴祟,再度以浩然赤气斩向旁边的石块,石块同样被劈成两半。

  每一次挥动赤气,刘邦都注意到,其上的几片剑鳞纷纷倒竖。

  仅仅几枚不起眼的剑鳞,却令赤气更添锋锐刚强!

  这变化是在赤气斩杀了阴祟之后才有的……

  刘邦倏然转身,袖中赤气飞射而出,一下卷过两头接近的邪祟,将它们斩成飞灰!

  他再将浩然赤气收回,就见其上浮现更多的剑鳞。

  果然如此。

  浩然赤气斩杀阴祟,可以生出更多细鳞,自身更添锋锐与刚强,假若令它一身覆盖剑鳞,会有如何变化?

  刘邦心念一动,身形急纵开来。

  这一次,他不再闪避沿途的小小阴祟,而是尽量找阴煞浓郁,阴祟汇集之所,放出浩然赤气,大杀四方。

  饶是如此,他的速度亦并未因此减慢。

  令多数修行者避如蛇蝎,唯恐沾染上半分的阴祟,皆被浩然赤气轻松斩杀,自身不仅没有受任何染污的迹象,然而越战越强。

  十年道行的阴祟,往往皆是一击斩杀。

  有时二三头小阴祟围拢过来,亦被它串成一串炼作飞灰。

  小半个时辰后,刘邦已至飞熊所居的树洞之外。

  周围的阴祟都被浩然赤气清理了一遍,中间还斩杀了一头游怨阶的邪祟,不过是初生游怨,道行不足十年,于浩然赤气而言,亦是一击斩杀的料。

  刘邦朝浩然赤气招了招手。

  它原在数丈之外游走,看到主人招手,倏然冲破灰雾,腾挪至刘邦近前。

  浑身赤光湛湛,隐约金字流转堂皇威严。

  二三层剑鳞披覆于它‘脖颈’的位置,闪烁森森寒光。

  一路斩杀阴祟,令它体型也增大了一些,已经有十余尺长、蛇一般粗细的腰身。

  “今夜且先如此吧,之后再放你去斩杀阴祟。”刘邦对它道了一句。

  它自初生便有灵智,闻言围着刘邦盘绕一圈,接着钻入了他的袖间,消失无踪。

  今夜匆匆走来,浩然赤气斩杀的阴祟也有五六头,还有一头游怨。

  但如此多的数量,只令它颈间生出二层半的剑鳞而已。

  可见令之周身披满剑鳞,依旧任重而道远。

  收回细鳞,刘邦走进那棵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根末处的树洞里。

  树洞外表做了遮掩,仔细观察未必能看出这层伪装,非得走近了伸手一推,才能发现内里中空。

  树洞狭窄,飞熊一人蜷缩着趴在里面,已极其难受。

  看到刘邦出现在树洞口,它霍地抬起了大脑袋,眼露惊喜:“呜呜——”

  每夜此时,它最盼望的就是主人能来看一看自己。

  一个熊蜷在树洞里,听着外面阴祟的诡笑之声,纵然知道周围有聚阳禁脉保护,亦难掩恐慌。

  但主人来到,这层恐慌便不翼而飞。

  飞熊尚不自知,它已从心理上依赖起了自己主人,再不复刚被降服时的不甘心。

  看着挣扎着欲起身的飞熊,刘邦摆了摆手:“你就趴在这里就是。

  此地确实狭窄了些,不过这几日夜间,也只能让你如此了。”

  飞熊体型比受伤时壮硕了太多,已完全是一头巨熊,不似当初皮包骨头,瘦得没个熊样。

  若它还是维持皮包骨头的模样,呆在树洞里,倒不会太过拥挤。

  “哦呜哦呜……”飞熊低吼着,伸出熊掌,将夹在掌爪缝隙间的储物囊交给了刘邦,眼神里还闪烁着讨好之色。

  刘邦笑了笑,伸手接过储物囊,把内中新增的精元丹取了二成出来,对它道:“我近期储备的精元丹已足够消耗,剩下这些便留给你,好生修炼,早日成就照之境。

  另外,近几日你就老实呆在山洞里,不要到处狩猎了。”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535219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