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99、黑袍祟象

99、黑袍祟象


  刘邦微一挑眉,便见面对自己的吉天和仰着头颅,大张着口,看向天空。

  其身上一缕缕邪煞气息亦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堆积!

  吉天和的双眼眼珠一片血红,内里有一道身影拔地而起。

  那道身影披着破烂的黑袍,一个个女子悲怒哀愁的面孔从黑袍破洞里钻了出来,围绕黑袍身影盘旋不休!

  祟象!

  那一片绵延山脉里蛰伏的邪祟投影而来的祟象!

  刘邦一掌推向吉天和胸口,把他推得一个踉跄,将之从被祟象投影夺去心神的状态里推出,同时口中道:“师父,你怎么了?”

  “祟象,是祟象!”

  吉天和神智复苏,骤然低头,对刘邦喝了一声:“莫要转头看天!”

  言语刚落,他已盘腿坐在地上,背向祟象浮现的天空,运转种种法门,化解潜入自身的阴煞邪气!

  幸好刘邦这一推甚为及时,阴煞气息尚未侵袭到他的性灵,他便苏醒了过来。

  如此运转心火,便能烧去体内的邪煞种子。

  刘邦见他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自然不会转身去看天空中的祟象。

  这次祟象已经能投影到石磨盘村周围了。

  不知石磨盘村民,是否会看到祟象投影?

  至少夜巡队里会有不少人被祟象种下邪煞之种。

  ……

  石磨盘村,寨墙之上。

  李飞背靠墙垛,蹲坐了下来,向和他轮换的张阳摆了摆手:“该你去巡南边那一段了,我坐一会儿。”

  “好嘞,哥,你先歇着吧。”张阳咧嘴一笑,抽出随身砍刀,举步欲往南面寨墙走去。

  这时,他仰头看了看天空,忽然转过脸拍了拍李飞的肩膀:“哥,你看天边,天变红了啊!”

  “天变红了?”

  李飞皱了皱眉,亦跟着起身,看向张阳所指的那片天空。

  果然看到,天边泛起殷红之色,像是玄天张开了一只血色的眼目。

  红光映照下,群山绵延起伏,阴影依稀可见。

  “这不是好兆头啊……”李飞喃喃自语间,正要收回目光,陡然看到那片赤色天幕下,一道漆黑的身影拔地而起!

  那身影披覆破烂的黑袍,撑天而立。

  黑袍的破洞里,钻出一个个女子悲怒哀愁的面孔,其中有张女子面孔忽然抬眼,没有眼珠的‘眼睛’正盯住了李飞!

  一瞬间,黑暗淹没了李飞的意识。

  他的脑后不断骨凸,呈现出一张流着血泪、没有眼珠的女人面孔!

  而李飞的五官在那面孔浮现不久之后,便一点点溶解,面上生长出茂盛的毛发。

  顷刻间,变作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

  在他身边,同样有一个女子冷幽幽地望着他,轻轻笑着。

  “邪祟啊——”

  “汪汪汪汪汪汪!”

  “啊啊啊啊——我的手!”

  “救命!”

  恐慌的呼号之声从寨墙向村内扩散。

  夜空沸腾。

  一个女子阴祟拥着一名巡逻队员,从高墙上直直坠下。

  巡逻队员头颅着地,碰到坚硬的石块,一下变成了爆裂的西瓜。

  女子阴祟却浑然无事,轻盈飘往别处,寻找新的目标。

  斜刺里,一记成人拳头大的金瓜锤呼啸而出,挟裹着烈烈火光,狠狠一击正扫中女子阴祟的胸膛。

  她的身影一触到那锤头,登时被烈烈火光攀附其上,顷刻间烧成飞灰!

  张霸虎跃而出,俯身捡起那柄金瓜锤,追向另一头邪祟。

  他周身腾起烈烈火光,散发着凶霸蛮横的气息,火色转赤,映出张霸一身铜筋铁骨!

  在他身后五步之外,齐正威飘悠悠地跟着,偶见邪祟扑来,他一手伸出,抓住女子邪祟,掌心里顷刻呈现一只血目。

  那血色眼目在邪祟脸上一照,一股阴煞邪气便袅袅而起,涌入血目之中!

  女子邪祟失去本源邪气,就地烟消云散!

  ……

  吉天和终于炼去体内蛰伏的邪气,抬头先看了刘邦一眼,施展望气术。

  见徒弟身上未有邪祟侵染的痕迹,低下头去,拧眉沉思一会儿,忽然喃喃自语:“我明白了……

  缘何我一直都寻不到黑山老妖他们的影踪?

  我原先以为,他们比我早一步来到了此间。

  现下看来,情况多半不是如此!

  他们探知关白河下落,翻越山脉的时间,远远晚于咱们、周元瑞一脉的时间!

  就在今夜,他们翻越山脉。

  然后,惊醒了藏于聚阴盆里的邪祟,于是便有了当下的祟象投影!”

  听其所言,刘邦微皱眉头。

  王瑞元一脉的情形,他再清楚不过。

  门下二弟子齐正威已被邪染,王瑞元及门下大弟子现下还不知所踪,多半亦被邪染。

  这一脉极可能是上一次惊醒邪祟,引出祟象投影的那一伙人。

  如今,若是‘黑山老妖’一脉同样被邪染,那吉天和的运气会不会太好一些了?

  缘何就他能够翻越危险重重的山脉,而不被邪祟所染?

  偏偏自己看吉天和怎么也不像福泽深厚的样子……

  黑山老妖之事,还有待商榷。

  不能听信吉天和所言,仍需小心戒备。

  此人若真是蛰伏至今,未显露半点行迹,那亦是一个难对付的角色,估计不到最后关头,不会展露身份。

  吉天和根本未察觉到‘徒弟’的神色变化,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喜不自胜。

  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轻咳两声以掩饰自己方才的事态,随后道:“好了,你先回去吧,此次祟象投影如此之近,估计石磨盘村亦会受些影响。

  回到村里,你万事小心。

  我再在外面巡查两日,若是真寻不到黑山老妖一脉的影踪,便也潜伏进村子里,你且做好接应。”

  “好。”刘邦点头。

  ‘师徒’就此别过。

  石墨盘村子里,祟象投影带来的影响依旧未有消散。

  有三个女子邪祟趁乱冲进了村子里。

  张霸好不容易纠集了夜巡队剩下的人手,正在村子里到处追索邪祟影踪。

  聚阴驭邪阵聚敛的阴气,为邪祟流窜提供了便利。

  费时费力追索一两个时辰,张霸等人只追到两头邪祟,并成功将之斩杀。

  还有一个邪祟不知所踪。

  祟象染化的阴祟,相当于投影邪祟的分体。

  纵是分体,若不能及时找到,并将之灭杀,一旦其聚集了足够的阴煞,在合适的环境内,便能以自身为引,使本体降临于此!

  所以,哪怕最后只剩一个邪祟,若不尽快找到,亦是遗祸无穷。

  连张霸亦知情况若真那般发展,自己亦不能幸免!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526832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