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05、机缘巧合

105、机缘巧合


  “赫赫……”

  往村南边而来的一条小路上,一个老者拄着拐杖,蹒跚而行,喉咙里不时发出几声破风箱似的咳嗽。

  他实在太苍老了,鸡皮鹤发,佝偻着身形,仿佛来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

  但其周身,却盘旋着一股股蟒蛇般的黑气。

  黑气里,一个杏目桃腮的女子身影若隐若现,不时发出一阵尖利的笑声,犹如催命的恶鬼。

  每一次黑气盘绕过老者的身形,他本是实体的周身便会浮现一层斑斓金光,这层金光内蕴浓郁而驳杂的阳气,在黑气缠绕下,立时衰败许多。

  二三里路,老者艰难走过。

  快到刘邦家门口时,他周身腾起的斑斓金光已经衰弱太多,自身亦是更显苍老。

  由一个五十多岁,腿脚还算灵便的老人,变作七八十岁的龙钟老者。

  “刘……邦——”

  “刘邦!”

  看到黑暗里隐现轮廓的刘邦家院落,老者扯着嗓子叫喊了起来。

  他体内爆发开六道斑斓金光,被黑气一裹,直接便在半空中演化成那个涂着腮红的老人邪祟!

  “呜呜呜——”

  一阵恶风刮起,老人邪祟被风吹成一团黑气,飘向某个地方。

  那里有一片树林。

  林间正有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拔步奔走。

  其面向凶恶,腰悬一柄金瓜锤,看面相,竟是张霸!

  “嘶!”

  老人邪祟循着刘邦的气息追踪于此,对方的气息却陡然消失不见,只看到‘张霸’在林间穿梭,彻寒阴煞冲击其残存不多的理智,让它直接就对‘张霸’出手了!

  它双臂伸展开,犹如两条蟒蛇般凌空电射向下方的张霸!

  ‘张霸’倏然回身,眼神闪动,手上掐了个印诀,却是种阳咒。

  他掌心浮现一点金光,跟着就收拢手掌,攥紧成拳,一拳狠狠轰向关白河邪祟的两条手臂!

  轰!

  虚空之间,顿起钟鸣!

  强烈阳气爆发,还未接近关白河阴祟的双臂,无形的冲力便带动阴祟之躯往后倒跌。

  只这一拳,就打出了关白河阴祟的斑斓金光阳体。

  老人阴祟重又崩碎,化作一股黑气,盘绕于关白河的阳体周围。

  他的理智也跟着恢复。

  “张霸?!”

  关白河一副老朽模样,盯着往黑暗里奔去的‘张霸’,眼神惊疑不定。

  缘何方才张霸一拳就能震散自己的阴体,引得自己体内阳气暴动?

  若不弄清楚这个秘密,关白河只怕要终日提心吊胆了。

  他未再犹豫,拼着阳气折损,调动阴煞盘绕周身,让自己身形虚化,介于阴祟与活人之间,飘荡着追向张霸的身影。

  ……

  嗖!

  刘邦身形急纵。

  背后二三百步外,就是紧追不舍的关白河。

  是他以幻神法化为张霸模样,故意误导了关白河。

  方才他一拳就将关白河从阴祟状态轰了出来,主要是因种阳咒的作用,操纵种阳咒,引动其体内阳气暴动,关白河维持不住阴阳平衡,自然得从阴体状态退出。

  亦因刚才那一拳,刘邦发现,关白河体内并没有‘阴阳磨’的踪影!

  自己先前推测,关白河是借助阴阳磨来维持自身的阴阳平衡,所以能在邪祟体与活人体之间来回切换。

  阴阳磨亦是整个聚阴驭邪阵的核心。

  缘何方才其体内阴阳躁动,难以维持平衡的时候,阴阳磨未曾出现?

  莫非他其实本也没有借助阴阳磨之能,维持自身的阴阳平衡?

  不可能!

  若没有阴阳磨,关白河须得有绝高的元气控制之能,才能做到维持平衡,可看他的状态,哪像是有绝高元气控制能力的修行者?

  看来关白河与阴阳磨之间,还有些蹊跷。

  张霸一门,或是可能隐在暗处的黑山老妖一脉之所以选择蛰伏,而不是直接出手抢夺阴阳磨,是因为他们与自己一样,其实还未发现这件宝物的踪影!

  阴阳磨一定被关白河所掌握着。

  只是它今在何处,却谁都无从得知!

  呼!

  刘邦穿过树林,转进村居院落之间。

  关白河仍在天上飘飘荡荡,紧追不舍。

  忽然间,前方出现一座以砖石垒砌墙壁的门第,与周围的筑土墙、篱笆院村居格格不入,显得鹤立鸡群。

  这是谁家的屋院?

  刘邦心中刚刚闪过一个念头,便见那屋舍的大门洞开,里面走出一道人影。

  那人生得虎背熊腰,一脸凶相。

  腰间悬着一柄金瓜锤。

  不是张霸,又是谁人?

  不过,此时的张霸身上,阴煞气息浓厚,俨然已是一个邪染者,距离真正化为邪祟亦不远矣!

  看到张霸从门内走出,刘邦想也不想,便直扑了过去!

  “好贼子!”

  张霸还只是邪染状态,未有真正成为邪祟,理智尚且存在。

  看到一个人影直扑向自己,他怒喝一声,神色一瞬间变得狰狞无比,抽出金瓜锤,举锤便砸!

  轰!

  一锤下去,空气都被砸出震响!

  然而直奔向他的刘邦却在临近时忽然调转方向,轻而易举地绕过他,从斜刺里闪出!

  “我要吃了你!”

  张霸更是愤怒,咆哮连连。

  他正要追击刘邦,后头的关白河已经跟上,化作涂腮红的诡异邪祟,双臂一伸,如蟒蛇般直冲向他!

  关白河虽看到‘张霸’与另一人相遇,但他并未看清从门内走出的人乃是真张霸。

  况且,他亦在临近时,转为邪祟状态。

  于是理智刹那间丢失,怀着本能,向自己认定的目标-张霸出手了!

  “我吃了你!”

  邪染者在刺激下极容易失去理智。

  做出一些从前从未做过的、出格的事情。

  张霸眼下就是此等状况。

  他在愤怒情绪冲击下,一瞬间失去了理智,眼看关白河两条手臂直冲而来,他直接丢掉了手里的金瓜锤,张口狠狠咬向一条冲来的胳膊。

  同时,双手抱住关白河的另一条手臂,将之死命往自己这边拉扯!

  在这拉扯过程中,他脸上皮肤片片爆裂,每一道爆裂的皮肤中,就‘长’处一只血红色的眼睛!

  咔嚓!

  随着他血盆大口开合,关白河的那条手臂,竟真被他咬断。

  他抓住完全由阴煞凝聚的手臂,直接吞进了腹中!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432807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