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06、吞噬

106、吞噬


  “呜呀!”

  老人阴祟显然从未见过这等状况,立时尖啸连连。

  他的身形骤然化作一个纸扎人,被风推动着,覆压向下方浑身长满血色眼睛的张霸!

  随着纸扎人覆压而来,张霸体内残存的阳气尽被纸人抽取而去,阴煞之气瞬间占据上风,加快了他的邪染进度。

  不过半刻时间过去。

  张霸体内阳气尽被抽取干净,体内传出一阵筋骨拉扯的嘎吱嘎吱声响。

  随后,他整张皮膜都如破布般掉落在地。

  那一双双血目则在虚空间凝聚成一只更大的血色眼睛,眼珠子里,倒映着张霸一脉师徒的形影。

  黑气裹挟着这只血目,内里亦有一张张或喜或悲的女子面孔浮浮沉沉!

  张霸已完全转为邪祟!

  反观关白河的阴祟体,得了这一股阳气滋润,纸扎人的眼神灵动了起来,连纸张所做的皮肤也红润许多。

  一眼看去,竟像是活人一般!

  关白河的阴祟化得到缓解,开始具备‘活人’的气息,灵智也在逐渐复苏。

  但此消彼长,他对面的张霸却彻底转为了邪祟!

  眼看着面前有活人复苏,无有理智可言,只对活人怀有强烈恶意的血目邪祟,怎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那只眼睛里,张霸一门四师徒的身影顷刻消失。

  转而,倒映出了关白河的身影!

  关白河还未完全复苏的纸扎人皮肤上,啵地一声裂开道缝隙,缝隙里,一只血红的眼睛就此生长而出!

  ……

  关白河与邪染者张霸相遇,结局会是什么,刘邦自然有所预感。

  他未有全程看过这场争斗,在二者相遇搏杀之时,便悄然离去,折回自家。

  张霸被邪染之后,散发的气息与那祟象投影的气息极其相似,但又有些不同。

  其中或许有些波折,却不是刘邦眼下所能探查到的。

  但可以确定的是,投影祟象的那头至少千年道行的邪祟,必然是邪染张霸的邪祟之源头!

  可见,关于阴阳磨这一应事中,有一只无形之手推动着一切往石磨盘村聚合。

  想要在这场争斗中笑到最后,提前做好准备尤为重要。

  幸而刘邦虽未预见到当下之事,但他改易阵法、提升门下弟子、灵物的实力,却正能应上这一场大争斗!

  ……

  火阳如海。

  热潮迭起。

  火工觉得自身每一条经脉、每一丝血肉间,都被火阳充斥,身体仿佛是一鼎烧成通红的铁汁,能熔炼世间万物。

  散落于阳柳树周围的阳性物质,已尽被它吞噬干净。

  现在它每一次呼吸律动,都能在体内凝练磅礴的火阳之气,这股气息一遍遍冲刷着它的身体。

  最终,在深重积累之下,于火工心田间燃亮一点心火!

  火种一起,立刻呈蔓延之势,席卷过火工周身积累多时的火阳之气!

  一道火柱从它头顶迸出,冲天而起!

  “突破了!”

  看到这副景象,李小兰檀口微张,心下着急,却也无可奈何。

  她知道师父与这火蛤蟆灵物之间的谋划,火工突破之时,必得师父亲自出手帮助才行。

  可眼下师父并未在此,这该如何是好?

  “还好,来得还不算晚。”

  正当李小兰万分焦急,不知所措之时,院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她惊喜扭头,就见刘邦大步而来,匆匆对她嘱咐了一句:“看好这里,不能让任何人靠近。”

  话音刚落,便在阳柳树下盘腿而坐。

  阳柳树上,阳火勃发,烈阳犹如怒潮般荡涤枝条,整棵阳柳木在这般阳气浸润之下,越发呈现金碧之色,灵性殊奇,枝条如黄金,叶片似碧玉。

  刘邦盘腿坐在树下,观想七层楼阁,元神从顶楼一跃而出。

  院子里,登时犹如出现了一轮太阳!

  就连在院子周围巡梭的黑狗们都感知到了这纯阳气息的存在,身为阳气改造生灵的它们纷纷朝向刘邦所在方位,恭敬拜伏,不敢有其他动作。

  院子里,李小兰更是首当其冲。

  因为刘邦并不想伤害自家弟子,所以自其元神之上流转的纯阳气息只是浸润李小兰体内,帮她祛除身上的一些暗伤,令其皮肤越发晶莹剔透,冰肌玉骨。

  就连已经睡去的李母,也在这纯阳气息包裹下,受益无穷。

  沉疴固疾尽去,整个人的精神气息都健旺了数成!

  石磨盘村的阵法本就已经改造了近半,此时有刘邦纯阳元神一出,立刻便相当于是一个临时阵眼,引动石头堡内蓄积的阳气,尽数往刘邦这座村居汇集而来!

  刘邦手上掐动印诀,借助与火工之间的联系,将火工体内将要胀满的驳杂火阳尽数抽离出来,在炼阳真解全力运转之下,尽数炼出纯粹火阳,再投入火工体内。

  如此循环之间,火工受纯粹火阳不断荡涤,身形越发晶莹剔透,开始渐渐褪去那一层深红,转为纯金之色。

  它如今倒像是一只金蛤蟆!

  刘邦不仅仅是帮助火工荡涤阳气,更一心二用,将从石头堡席卷而来的杂芜阳气尽数炼为纯阳,统统注入自己体内。

  脐下丹田之内,那一粒花生米大小的纯阳光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不多时,就变作了蚕豆大小!

  即便如此,它仍还在继续生长!

  因为体质特殊,再加上刘邦自身亦在不断招引阳气,致使阳柳木周遭阳气集聚,形成一阵阳气金风,在周围不断盘旋呼啸。

  见火工体内阳气已经稳住,刘邦便开始以元神沉入其头顶那道被牢牢禁锢于三尺之内,不得冲天而起的火柱之中,将火柱里的暴烈气息尽数炼化,只留纯粹火之精华,倒灌入火工体内!

  这般精粹火元倒灌,虽能让人受益匪浅,但个中痛苦,亦非常人能够忍受。

  火工周身皮膜登时迸开一道道血色裂痕,鲜血汩汩而流。

  它的性灵在这般剧痛冲击下,瞬间黯淡下去,周流通身的火阳之气立刻有不受控制的征兆!

  性灵一黯淡,就表示该生灵已经殒命。

  一般情况下,断没有再活过来的可能。

  但刘邦当时重生,自身尸体都僵了一个多时辰,仍然能在他元神照耀下,心火重燃,转死为生。

  更何况是介乎生死之间的火工?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432796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