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08、两仪镇邪

108、两仪镇邪


  主人还有其他的仆从?

  可是如我这般的灵物?

  火工心中困惑,不过也不敢多问。

  他算是知道刘邦背后的强者有多么恐怖,只想一心一意抱住这根大粗腿,其他的一切并不愿多做理会。

  反正主人说了,过几日就引另一个仆从与自己相见。

  如此自己也就不必急于打听什么。

  于是,火工只管点头称是,更用心记下了那道五行火煞诀,在内心细细揣摩,顿时发现,这道法诀竟与陷海岛传承的法门不相伯仲,甚至更加契合自己如今这后天火精之身!

  自家陷海岛的法门,传承自父亲朱炎大尊,而父亲乃是一位仙人境的强者,如此传下的法门,亦能指路仙人之境!

  可与自家法门不相伯仲的五行火煞诀,在主人看来,却只能指路大圣境。

  他随手就能扔出这等法门,背后师门藏书想来也非我所能想象!

  火工暗自咋舌,更下定决心好好修持这法门。

  侍奉好刘邦,以待更多赏赐。

  他与飞熊都算走对了路子,一个修持中平阳性的净琉璃光王身,一个修持火阳之性的五行火煞诀,都算是阳性法门之属。

  刘邦亦走纯阳浩然之路。

  日后修行剩余,一些边边角角,火工与飞熊都能用到,跟着分润。

  也算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刘邦目光投向胖童子火工背后的阳柳树。

  这棵灵株越发显得阳气璀璨,柳枝垂坠之间,碧玉叶片纷飞,更兼阳气流转,树冠庞大,几乎覆盖半片屋院,隐然间有云蒸霞蔚之感,越发气象不凡。

  它承载火工,助力火工化为后天火精。

  自己亦从中得了不少好处,受纯阳气息浸润,品质越发卓越,几乎要化生灵智,且因着与火工共进退一番,所以隐约与火工心神相连。

  最为重要的是,这阳柳树乃是整个两仪镇邪阵的根基,而火工则是这法阵的移动阵眼!

  “诸番准备充足,阵法改易可以开始了。”刘邦满意地点了点头,同火工道,“你到树上去,便能感应到阳气集聚流转的中枢所在,以心神与那中枢结合,阵法就能发动开来。

  此后,你只需在树上静心修持,阵法便能日夜不停地运转。

  上去吧。”

  刘邦对火工微一颌首。

  火工哪敢违逆他的命令,连忙点头,化作一道火光冲上阳柳树,顷刻间在那发大了三倍的树冠中找到先前跻身的鸟巢,变作一只火蛤蟆蹲踞于鸟巢里。

  它抱元守一,当即运转新学的五行火煞法。

  立时感到周围阳气流转集聚,真如主人所言,发现了那个中枢。

  那中枢便是一颗阴阳合流的光点,随着火工发动心神冲撞而来,立刻与火工心神相合!

  轰!

  火工立时感觉周身充盈阳气,每一根经脉,每一道骨髓都在欢呼雀跃!

  一瞬间,它的五行火煞法进度飞涨!

  照之境修持,先点燃心火以正式踏入照之境,以心火不断淬炼自身。

  待这淬炼达到圆满,立刻收拢心火,寂灭心火,将诸番积累沉淀于身体各处。

  此时,便可开始‘元’之境,修炼脏腑,五气朝元的准备!

  而今火工尚还在这个以心火不断淬炼自身的过程中,但它先前积累已经极其厚重,现在身处阵眼,又得海量阳气灌输,自身淬炼进度越发飞涨。

  想来用不了多久,便能完成自身的淬炼。

  火工潜心修炼,积累自身。

  外界情况以在迅速发生变化。

  充盈的阳气混同其他杂芜诸气,沿着刘邦构设的通道,绕开石磨盘村中生长的诸多桃树,淹没了刘邦的小院。

  门口的那棵桃树首当其冲,在这般阳气冲击之中,桃树里蓄积的少量阴气直接被冲荡得无影无踪,整株本就是枯死了的桃树直接无火自燃,被熊熊阳火烧成灰烬。

  在门口安居下来的三只黑狗亦被阳气一遍一遍洗涤自身,令自身灵性愈发集聚,豢养它们许久的李小兰立刻感觉到了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仿佛真正与三只黑狗建立了某种联系。

  “只需凝神感应此间阳气流动,以心神观照,一旦看到三只灵犬的符文,心神立刻缠绕上去,它们自此以后,便会永远成为你的灵物了。”

  出现此等情况,李小兰本来不知所措。

  好在刘邦知晓应该如何做,当即给她指明了方向。

  她便依言抱元守一,凝聚心神,在引动阳气冲刷自身,增厚自身积累的同时,亦默默感应着那浩瀚元气里,有没有师父所说的代表三只小黑狗的符文?

  未花费多长时间,她便看到了师父所说的三枚符文。

  果然从符文之上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便不犹豫,当即心神缠绕,与三只灵犬建立了契约。

  她这种建立契约的方式,便是最初天地间修行者培育出灵物时的缔约方式。

  阳气继续在小院内积聚。

  院子外原本徘徊不散的阴气直接被冲开,无影无踪。

  即使四周只是以藤条树枝编制的篱笆院,防护作用约等于零,但身处于这院子里,任谁都会油然生出一种充沛的安全感,仿佛身在此地,就能诸邪不侵。

  从刘邦的小院开始,阳气在石磨盘村间亦开始缓缓蔓延开来。

  借助阴阳平衡之妙理,当某地阴气集聚时,便必会有阳气跟着流转,彼此制约,相互平衡。

  如此,即便是在夜间,笼罩石磨盘村的灰雾也霎时间冲淡了许多。

  这一夜,村民们倒都能睡个好觉。

  尤其是那些被驱逐到村南边,在靠近刘邦家附近的一些废弃屋院安置下来的工匠们,更是不知不觉消除了心底的焦虑,做了个好梦。

  两仪镇邪阵,本就是镇压邪祟之用。

  现下算是发挥了它该有的一点用处。

  改变仍在继续。

  小院里,那棵逐渐变得‘默默无闻’的阴槐树,在这阳气冲荡之下,本来维持不住平衡,也要如门口桃树一般被烧成灰烬。

  这棵阴槐树性质纯阴,其实比门口桃树更容易招来邪祟。

  只是刘邦以阳柳树制衡着它,且先前院内有聚阳禁脉发挥着作用,它也就成不了气候。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407155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