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09、阴槐树

109、阴槐树


  被纯阴浸润着,阴槐树本也要化为异类灵株。

  若是就此被烧成灰烬,实在可惜。

  好在刘邦早就注意到了它,将一个印诀印在了阴槐树上。

  他所结的咒印是‘摄阴咒’。

  摄阴咒是与种阴咒相对的咒印,以相同位格的符文作为总枢,可以将两种符咒串联起来。

  将种阴咒集聚而来的阴气,招摄到固定目标之中。

  此前刘邦为关方施展了种阴咒,帮助他招摄阴气,稳定当时局面。

  关方已被安置在第五座根基灵墓之中,闭关修炼,为修成旱魃元神而努力,因其葬在根基灵墓之中,亦可以在总体层面上看作是关白河的灵墓镇尸。

  如此一来,种阴咒亦相当于是种在了关白河的阴祟体之上。

  此时刘邦以相同的朱炎大尊的符文位格,结出的摄阴咒,便与种在关白河阴祟体上的种阴咒对应,正好可以从那里抽取来源源不断的阴气。

  关白河当下或许已与‘张霸’融为一体。

  二者相合带来的阴气极其雄浑,几乎要冲垮关白河的活人阳体,让他神智迷失,浑浑噩噩,不知下一步该做什么。

  倘若关白河就此沉沦下去,直到活人阳体完全被阴体吞噬,成为彻底的邪祟,那么伴随他的阴阳磨大秘亦将永世沉沦,难见天日。

  幸而有刘邦在这时结下摄阴咒,抽取了他体内的海量阴气,终于让他体内阴阳暂时达到平衡,活人阳体得以恢复,神智跟着复苏!

  那边情况如何,刘邦暂不清楚具体。

  他守在小院内,眼见阴槐树在得了海量阴气灌输之后,终于在阳气潮汐里稳住自身,再度萌发灵性,并且有转为灵株的趋势,才收手未有继续招摄阴气。

  这样,院子里一株阳柳树,一株阴槐树,阴阳制衡,令两仪镇邪阵运转得蕴发顺畅,阵眼之外,阳气几乎凝成金风。

  如此充沛阳气,刘邦自不肯浪费,同李小兰招呼一声,自转回卧房,吸纳阳气修炼自身去也。

  先前令火工呼唤自己的尊名,引来纯阳气息灌注。

  火工固然因此真正成为后天火精。

  但它却并不是受益最大的那个——受益最大的那个,实际上正是身旁帮助它的主人刘邦。

  刘邦掠取了大半的纯阳气息。

  如此精纯的纯阳元气入体,几乎在眨眼之间便凝聚完成了脐下丹田之内的纯阳丹。

  心田与脐下丹田内的纯阳丹同时发力,运转来,再加之刘邦的炼阳真解,三大核心同时运转,立刻产生了虹吸的效果,将小院内积蓄的阳气源源不断地吞噬入体!

  流窜于院内的杂芜阳气被洗去杂芜,只留纯阳,涌入刘邦体内。

  自他下腹之中,一股纯阳直升而起,先后越过脐下丹田、心田,直入九重,升至眉心泥丸,终于扎下根来。

  一粒绿豆大的纯阳丹在泥丸宫中聚结,引来八方阳气朝贺!

  眉心泥丸、心田、脐下丹田三颗纯阳丹聚合发力,阳气纷涌而来,在刘邦头顶形成了一道漩涡。

  笼罩整个院子的黄金之风颜色渐褪,最终归于无形。

  虽然无形之中,阳气依旧奔流涌动,但浓度总归没有先前那般凝成肉眼可见的金色旋风的状态。

  这一次虹吸海量元气,不仅令刘邦凝聚完成第二颗纯阳丹,眉心第三颗纯阳丹亦凝聚到了蚕豆大小。

  与鸽卵大的丹丸也相距不远。

  他自修炼状态里回过心神,感应到自身阳气充溢,固然欣喜,但想到本身仍迟迟未有开辟体内鸿蒙,以浩然正气催养出心火,好心情便一下消散了许多。

  皱紧了眉头。

  最近几次试图书写正气诗歌,以求开辟鸿蒙,元神都突发警兆,拦住了自己的这股冲动。

  如此就说明,开辟鸿蒙,踏入照之境的时机暂还未到。

  自身体魄积累已到当下阶段的极限,唯有踏入照之境,才能突破这极限,进一步提升。

  想一想要为此浪费不少时间,刘邦还是很可惜。

  但暂时也一筹莫展。

  走出卧室。

  李小兰仍守在院外,认真执行着刘邦的要求。

  为他护法,没有一丝懈怠。

  今夜经历了好几遭事,她也跟着心情颠簸,精神紧绷又放松几个来回,已经有些疲软了。

  刘邦估算了一下时辰,大约还有一个时辰才会天亮。

  便对听到开门声,转过头来的弟子说道:“辛苦了,回去歇息歇息吧。

  今早就不用给我准备早饭了。”

  李小兰听到他的后一句话,面色有些紧张:“师父早上又要外出吗?”

  “对。”刘邦笑了笑,示意她不必紧张,“我先前与火工说,要带一个他的同僚过来,今早便是去做这事。

  他那个同僚,是一头黑熊化形成人。

  ……也可能现在还未完全化人。

  届时你见了不要害怕,也和你母亲说说,叫她不必有压力。

  虽是头黑熊,但天性淳朴,不曾吃过人,如今拜在我手下,更不会随意伤人。”

  听到刘邦竟在不知不觉间降服了一头黑熊精,李小兰也有些兴趣,连忙点头:“我会跟母亲说明的,不会让她耽误了师父的事情。

  不过,师父,你那个仆从来了,住在哪里啊?”

  她转头看了看四周。

  已经没有空屋子给黑熊精住了。

  或许自己该和母亲搬出去,给那只黑熊精先腾个位置?

  她这样的想法一起,还未来得及向刘邦建言,便听刘邦道:“周围废弃村居那么多,随便找个破屋子就能安置下他。

  你也不要有自己离开,给他腾位置的想法。

  你是我门下弟子,他只是个仆从,哪有弟子给仆从腾位置的道理?”

  刘邦说得严肃。

  李小兰亦是严肃答应,但听他所言,心里却似化开了蜜糖一般的甜。

  娘亲说得不错。

  有这个弟子身份在,自己果然是近水楼台呢。

  至少在他心里,自己不是阿猫阿狗,可以随意对待。

  “师父,那我回屋休息啦。”李小兰神色间的疲惫忽然一扫而光,语气都轻快了不少。

  刘邦不知她的心里转变,只提醒了一句:“好好歇息,睡前莫再胡思乱想了。”

  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却让李小兰俏脸腾地一下通红,螓首微低,声如蚊呐地应了声:“是……”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403648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