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10、罗汉刀法

110、罗汉刀法


  翌日晨。

  刘邦果然未在家里吃早饭,天亮不久,李母起床后,他与李母打过招呼,便离开了家。

  一路运转‘幻神法’化作村民,到寨墙边找了个四角,翻越出村,扬长而去。

  ——因为前几夜的邪祟袭村事件,石磨盘村风声鹤唳。

  巡逻队已勒令村民,不得离开村落,防止被邪祟侵染。

  若非得离开村子,须得提前向巡逻队上报。

  这种对策倒也可以说是防患于未然。

  如今夜巡队长张霸不知所踪,原本是整个村子主事的关兴龙也消失不见,巡逻队还能自行维持着村子的规矩不乱,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

  他们封锁了这二人失踪的消息。

  关兴龙、张霸之流虽是骑在村民头上作威作福之辈,但多年来掌握整个石磨盘村的绝对权力,熟悉村子各个环节的运转。

  他们猝然‘消失’,造成村落运转不畅,或引起军心动摇,几乎是必然。

  巡逻队封锁住消息,也是正确之举。

  离了村寨,刘邦先往那棵大柳树那边去了一趟。

  雾蒙蒙的天气里,高坡上的那棵大柳树根部缠绕了三道藤蔓。

  他见此情景,心里就有了数:吉天和估计是按捺不住了,想要让自己安排他进村子潜伏了。

  阴阳磨涉及佘山大教诸脉相争。

  张霸这一脉上下估计已成不了气候,大概被邪染了八成,就算剩下些人,也于大局无碍。

  但是吉天和说,黑山老妖这一股势力可能也参与了进来。

  刘邦预测,黑山老妖这一股势力可能已在村子里潜藏蛰伏下来,平日里不显山不漏水,根本难以发现。

  如是,放吉天和进村倒也正好。

  有这么一个气之境的修者在前头顶着,自己这边压力就少了许多。

  反正也是他主动要求想进村子里来。

  送上门的劳力,不用就太浪费了。

  打定主意,刘邦便离开了此地,往飞熊栖身之所而去。

  吉天和与他约定好,只要看到柳树上缠绕三圈藤蔓,便在当日黄昏相见,他现在在柳树那里等候,也绝对等不来人。

  还是先办自己的事情为好。

  如今白日也是雾蒙蒙的,置身雾气之中,不禁令人感觉后颈阴风惨惨,似乎有一双双眼睛隐在雾气里,冷冷地注视自己。

  不过刘邦也测算过,白天的阴气浓度实不足以滋生阴祟。

  他只放出了那道浩然正气,盘绕周身为自己护法,一路狂奔,也未遇到什么凶险,没多久便到了飞熊的栖身之地。

  那棵参天大树根部的树洞里,并没有飞熊的踪迹。

  刘邦微微感知,发现飞熊的气息还驻留在树洞里,甚为浓烈。

  这就说明它并未离去太久。

  他也不急着出去找寻,在树洞里寻了个干净的地方,盘腿坐下,闭目养神。

  果然,没过多久,一道壮硕的身影便从远处赶来。

  ‘他’背着一头梅花鹿,身上裹着一件兽皮粗制的衣服,探头进树洞,一眼看到盘腿坐着的刘邦,张口便道:“啊呜啊呜!”

  显然他便是黑熊化形之后的模样。

  “说人话。”刘邦对他喝了一声。

  他闻言一愣,磕磕巴巴地说道:“主、主人。”

  化形成人之后,妖类几乎都不用如何学习,便能天然通悉人言。

  “嗯。”刘邦点了点头,让他背着鹿子到树洞里,随后问道,“你的精元丹应该还剩不少,怎么又去外面狩猎了?

  若是被人发现影踪,有你好果子吃。”

  “外面、外面……”飞熊连连摇头,磕磕巴巴半晌,终于组织好语言。

  他指了指被自己掼在地上的鹿子,道:“它、它从、从我门口、门口过,我、我……”

  结结巴巴地把事情与刘邦交代清楚。

  是鹿子从他树洞前经过,恰巧被他发现,觉得不能浪费肉食,便扑出树洞,追了一里地,将鹿打昏带了回来。

  若是鹿子跑得太远,他一定不会去追的。

  “我知道了。”刘邦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飞熊一番,心里暗自称奇。

  飞熊第一次化形,无有外人指导,就能将自己化形得身量匀称,没有出现多长一条胳膊、少一条腿的情况,化形完成之后,更知道裹件兽皮遮羞。

  可见其灵智悟性之高。

  他对这仆从越发满意,便从储物囊里拿出了那把为飞熊量身打造的朴刀,递给了它:“此刀用了血怒符作为灵引,能够吞噬敌人精血以增长自身灵性,吞噬精血越多,体积越大,重量越重。

  想来你用着应该合适。”

  飞熊接过朴刀,细细摩砂着刀身上的纹路,果然非常满意。

  它把玩了一阵,抬头对刘邦说道:“主人,我去、去耍一耍!”

  “好。”刘邦点了点头,随它一同走出树洞。

  但见它挥舞一柄朴刀,虎虎生风,在林间耍弄得好不热闹。

  虽然舞弄大刀没有章法,但仗着一身蛮力,也能将朴刀运用得大开大合,声势惊人。

  “也罢,我再传你一套罗汉刀法,你好生学着。

  以后若能从此刀法中悟得一点杀生为护生的真意,对你自身也是大有裨益。”刘邦见它舞弄得杂乱无章,摇了摇头,示意它先停下动作。

  随手捡了一根树枝,当即在林间挥舞起来。

  他手里仅有一根树枝,操使起来,却如同在运使一把锋芒四射的大刀。

  其势刚猛雄烈,刀法纵横捭阖,暗中又有一丝慈悲真意,刀下处处留情。

  然这留情之处,敌手若不珍惜,不肯止戈,只怕留情之处立刻便会化作绝强杀式!

  飞熊哪里见过这等精妙的刀法,一时间看得呆了过去。

  直到刘邦收刀一刻之后,他仍沉浸在那刀法之中,愣愣出神。

  “可记住这刀法了?”刘邦见状,也不催促,只待他逐渐回过味来时,才悠悠问道。

  飞熊闻言一愣,随即又用力点了点头。

  刘邦眼睛一亮:“真记住了?

  记住了就把刀法舞一遍给我看看!”

  “好!”

  飞熊重重点头,走到空地中,有模有样地挥舞起那套罗汉刀法来。

  虽然没有刘邦运使的充满气韵,但确实像模像样。

  刘邦仅仅只把刀法演示了一遍,它就能学到这种程度,可见其天资。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393675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