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12、秘藏

112、秘藏


  “阴阳划分,炼阴为神,炼阳为本。”

  关白河望着对面神色阴诡的老人阴祟,口中喃喃自语。

  倘若一切顺利,吸取第七镇尸的精元血气,将之镇压进根基灵墓之后,自己本可以省却这炼阴阳的步骤,直接在七座根基灵墓投入七魄之后,重塑性灵身躯,转死为生。

  届时,自己可以凭借整个石磨盘村的聚阴驭邪阵,阴阳调和,直接成就‘罡之境’!

  但是如今,一切成空。

  因为第七座灵墓的镇尸择选的不恰当,不仅导致自己阴阳失衡,需要自行炼阴为性灵,炼阳为身躯,并且缠绕自身的邪祟也比从前更加强大。

  需要在自己重活之后,再祭出阴阳磨,碾磨去跗骨之蛆般的血眼邪祟,才能彻底去除身上隐患。

  忙活这么一大串事情,到头来,自己重生之后,修为却不一定能到气之境。

  “却是越活越倒回去了。

  待到重生之后,连清算暗中算计我的人都不能,只得灰溜溜逃窜,免得被他人挟持。”

  关白河连连摇头,却也无可奈何。

  他手掐印诀,底下七座灵墓里透出的各色气息更加浓郁,如蟒蛇般缠绕上他的阳体,令他的阳体越来越真实,看起来已经与活人相差不多。

  七座根基灵墓内养炼出的这七道各色气息,就是关白河重塑的‘七魄’。

  在那第六座根基灵墓里,飞出一道赤色气息。

  赤色气息里,种阴咒的种子沉沉浮浮,也一并涌入了关白河阳体之内。

  待到七魄于体内扎根下来,关白河登时运转法门,一双手上浮现七层斑斓光芒,缓缓印在对面的阴体之上。

  附着了七魄气息的双手按在那阴祟之上,阴祟周身浮现的血色眼睛一个接一个的崩裂,老人阴祟的体型亦在不断缩小,身形越发虚幻。

  最终,那阴祟化作一层黑光,落入关白河一双七色手掌的核心。

  他双手呈抱球之状,口中喃喃低语,似在念诵一段经文。

  诡异、邪毒的呓语声开始在此间流淌开来,关白河双掌之间,一缕缕斑斓气息交融着那漆黑阴气,缓缓形成一颗珠子。

  珠子原本形状并不规则,但在七色斑斓气息的不断打磨之下,越发圆融,越发焕发光彩。

  只是在珠子原本的斑斓色泽之上,尤有一只血眼生长于其上。

  血目邪祟就是这般顽强,再以气魄气息如何炼化,都奈何它不得,因为它的存在,关白河始终找不到将性灵融入自身的气息。

  正当他心下焦急万分,又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便自性灵珠上感应到了一种与自身互相牵引的气息。

  这道气息一浮现,关白河便知性灵与身躯交融的气机已至,立刻张口一吸,将珠子吸进了口中。

  性灵珠于体内沉沉浮浮,运行一个周天之后,直入泥丸宫,就此安定下来。

  如此,关白河便真正算是‘转死为生’了!

  “好!”

  关白河面露喜色。

  暗道自己果然是有大福缘的人,本以为此次融合性灵珠会失败,没想到最后关头,会出现一丝气机。

  只是那气机从何而来?

  他遍查周身,却已寻不到气息之所在。

  那一丝气机正是‘种阳咒’的气息。

  种阳咒与种阴咒皆系刘邦所出,且都用的朱炎大尊的位格勾画而成,两者之间自然存在某种联系。

  随着关白河运转自身,两道咒印顿生感应。

  后来之事也就顺理成章。

  既寻不到气机所在,关白河也暂先放下了此事,他正想着离开此间,去外界探查一番,看看自己那该死的侄子去了何处。

  突然,肩膀一痛,裂开了一道伤口。

  一只血色眼睛便从中生长而出。

  “嘶——”剧痛之下,关白河觉得自己性灵都颤抖了一下,立刻伸手捂住肩上血眼,暗自思量。

  “如今既然一次就转生成功,正好可以将阴阳磨祭出来,那就顺便以阴阳磨碾死身上这头邪祟!

  以免它寄生于我身上太久,为我召来什么祸患!”

  主意既定,关白河也不迟疑,当即运转周身,一缕缕真气自空荡荡的四肢百骸内忽然涌出,流转过诸经脉穴窍,最终于丹田凝聚。

  他随即双手掐印,往虚空一托动。

  一个轮状轮廓在他胸前浮现,随着真气投注其中,那轮廓越发完善,最终形成了一个磨盘。

  那磨盘上面一半为暖黄玉色,代表为阳。

  下面一半则是冷黑铁色,代表为阴。

  除此之外,这脸盆大小的磨盘没有一丝杂色,让人看一眼便觉得这是一件重宝。

  看着这座阴阳磨,关白河心里亦是唏嘘。

  自己出身下阳关氏,自祖父那一辈起始入修行之道。

  从得了这阴阳磨之后,自家这一脉的荣辱安危皆系于这桩宝物之上,年青时,为参悟这宝物之中蕴含的大秘,一着不慎被内中蕴藏的邪祟所趁。

  为防自身成为邪祟,不得已之下,只好以身投入此磨盘之中,以精血饲喂,渐渐成为了‘推磨人’,与之休戚与共。

  那之后,阴阳磨就是自己,自己就是这阴阳磨。

  虽然如此延缓了自己的性命,但邪染状态终究不能尽去。

  这才有了此后塑造根基灵墓之事。

  至今,自己终于摆脱了这阴阳磨的控制,亦窥得了其中蕴藏的一个秘密。

  阴阳磨,是开启秘藏的钥匙。

  那秘藏在藏尸之坑,又在聚阴之瓮。

  似高入云端,又低入深渊。

  秘藏可能在环绕石磨盘村的绵延山脉之间,处于极高峰上的一个凹陷处!

  一番感慨之后,关白河收束心神。

  阴阳磨在他胸前凝练完成,在他身后那片虚空里,登时有一只只血色眼睛争先恐后地浮现,贪婪地注视着阴阳磨。

  关白河深吸一口气,随即准备催动真气,推动磨盘之时,忽然心有所感,喝了一声:“谁?!”

  跟着,他胸前浮现的阴阳磨被他召了回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脱离地下墓室,径直走出四方园。

  四下都看了看,未发现一道人影。

  心下暗想或许是自己精神紧绷,不过到底不敢再在今夜推动阴阳磨。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393651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