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23、遍寻不着

123、遍寻不着


  刘邦正自思忖,忽然听到那飘散开的烟雾里,传出那女子万分悲痛,似让人感同身受,撕心裂肺的哭声:“遍寻不着!

  遍寻不着!”

  一霎那,血眼树枝尽皆粉碎。

  阴阳磨跌坠向地面。

  墨色天空,风云甫动!

  无尽血色在黑暗苍穹之中凝聚,几乎在眨眼之间,便形成了两个血色漩涡,犹如苍天的两只眼睛!

  地面之上,血眼树枝粉碎留下的滚滚阴煞之气不断聚合,形成一道得十余人合抱的黑色气柱,直通向天空的两个血色漩涡。

  阴煞气息,在一瞬间浓郁得影响了环境。

  驱散开此间的阳气,使此地变得昏天暗地!

  这般浓郁的阴气环境,应该是为了那黑袍邪祟真身降临准备的吧?

  刘邦心中发寒,眼角余光瞥见,在黑烟弥漫之中,阴阳磨掉落在一旁,同时几枚尸神符散落在四周。

  他心神一转,直接带着飞熊突奔过去,拿起阴阳磨,飞熊亦四处奔跑着捡起几枚尸神符,二者这才发足狂奔,离开此地!

  二者尚未出石头堡,天就彻底黑了下去。

  不是伸手不见五指般的漆黑,而是根本就感应不到另一个人,似乎世间仅存自己一个生灵的枯寂之黑!

  天空中,两个血色漩涡真的化成了两只血红的眼睛。

  血眼散发出浓郁的红光,但这红光却无法照亮此间的黑暗。

  飞熊在这黑暗里,亦与刘邦就此失散。

  不过,刘邦倒未因此而惊慌,这黑暗即便能屏蔽住罡之境修者的感知,但依旧难屏蔽住他的元神感应。

  尤其是刘邦元神带来的趋吉避凶之本能,此间黑暗亦难减损这本能一丝一毫!

  身处这黑暗里,刘邦反而觉得与白天也无甚区别。

  他一转头就‘看’到飞熊提着刀,在自己十余步外胡乱挥动,张口似是在不断发出声音,但连声音也被黑暗隔绝。

  “去。”

  刘邦一指在自己身后环绕的浩然赤气。

  颇有灵慧的浩然赤气立时回忆,倏然穿过黑暗,至到飞熊近前。

  飞熊登时从它身上感应到了刘邦的气息,连忙伸出熊掌,被浩然赤气一端卷住手腕,亦步亦趋地往刘邦近前来。

  在这黑暗中,浩然赤气是与纯阳元神一般不受黑暗影响的存在。

  “主人!”

  来到刘邦近前,飞熊开口言语,终于能被刘邦听到。

  刘邦应了一声,散发元神之力,正要安抚飞熊惊慌不定的心神,忽觉元神之力溢发的刹那,手上托着的阴阳磨似有异动。

  他轻咦了一声,直接将元神之力投入那磨盘之内。

  带动磨盘转动几个来回。

  每转动一圈,那磨盘就缩小一半。

  几圈过后,已经变成一枚双层叠加的‘平安扣’。

  刘邦越看,越觉得此物本体可能真是枚平安扣——不过并不是一枚平安扣,而是两枚平安扣叠合在了一起。

  并且,这物件给了他很强烈的熟悉感。

  但他略一搜检记忆,便觉得大脑支撑不住。

  只好先作罢。

  有机会再试探能否撬动自己的记忆。

  把‘平安扣’挂在自己脖颈上,刘邦看向四周,一下便发觉许多房屋周围,‘长’出了嶙峋怪石。

  甚至正有树木不断凭空‘长’出。

  直接从黑暗里浮现,落地就是一棵棵参天大树!

  各种树木应有尽有,都是实体,并非幻象!

  不好!

  刘邦心里咯噔一声,立刻确定之所以会有这般诡异的变化,是那尊强大邪祟正以自身力量改易此间环境,它似乎具备某种能力,可以将两个不同的地域重叠起来。

  眼下它就是在将石磨盘村与另外某个未名地域重合!

  刘邦推断,那片未名地域就是秘藏所在之地,亦是黑袍邪祟本体跻身之所。

  一旦重合完成,它就可以真正显身。

  到时自己未必能奈何得住它!

  现下得尽快与李小兰她们汇合,免得她们在这般剧变中,与自己走失,那样更可能误了自家徒弟性命。

  打定主意,刘邦依循元神趋吉避凶的本能,带着飞熊拔足狂奔。

  一路上,他遇到了许多梦游般行走的村民,他们伸着手到处摸索,走近他们身边,还能听到他们的言语声。

  “宝儿,宝儿……”

  “天怎么这么黑啊,王哥,你在哪?”

  “娘,我怕……”

  多数人都被黑暗分割开,难以相聚。

  刘邦帮他们一把,也不费什么时间,直接以元神映照沿途之人的心神,为他们指明一个方向。

  此后,他们若聪明点,看到黑暗里某处浮现的光点,自会跟着往那个方向汇集。

  光点所在之地,就是石头堡内阳气最胜之所——四方园。

  四方园下的墓室已被毁坏个干净,阴气之源已经尽灭,如是也就只剩下滚滚阳气在那里流淌。

  村民去向别处,也不一定安全。

  呆在四方园周遭,其实还更好一些。

  环境改易速度越发快了,从前转过半个石头堡,刘邦连一刻时间也用不了。

  如今足足奔跑了三刻时间,也才走到石头堡大门近前。

  却未想到,在这大门近前,正遇到了吉天和。

  这贼老道亦是抓瞎,双手胡乱挥舞着,口中发出或低沉或高亢的声音:“主人——

  主人!

  我会火龙符了,带我走吧,主人!

  小奴怕黑啊主人!”

  这老头倒是命大。

  听其学会了火龙符,刘邦心里多少安慰一些,贼老道于画符一道上还是有些用处的。

  于是便走到了他跟前,应了一句:“别乱叫嚷了,跟上我吧。”

  刘邦一临近,便如黑暗里的熊熊烈火一般惹眼,登时被吉天和发现,他小鸡啄米似地点头:“小奴一定跟好!”

  说着,便自觉附从在飞熊身后。

  三者拔足狂奔,一路越过了一片房屋区,上了个坡,便见一道山梁横亘眼前,挤垮了下面不少屋院。

  刘邦有趋吉避凶的本事在,也不担心在这般险恶的环境里栽跟头,没有分毫停留,越过山梁,往自家所在之地狂奔而去。

  他们所经过的这些地方,也不少见到房屋。

  但那些屋院里惊惶跑出的多是些家畜鸡鸭,少见有村民。

  会有如此景象,刘邦推断,或许是李小兰真地把大批人都带到了村南边。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282815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