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27、六贼符箓

127、六贼符箓


  假若黑袍邪煞拥有旱魃魔阳,早已将之吸收。

  哪会容许它留存至今,反而被种阳咒吸纳过去?

  以黑泡邪煞阶的位格,也不可能招引来旱魃阳气在其体内集聚,它还配不上这等位格的元气。

  所以,此中必然蕴含秘辛!

  不管是什么秘辛,既然种阳咒汲取来了如何雄厚的旱魃阳气,不能就此浪费,任凭明珠蒙尘。

  刘邦心念一动,将摄阳咒印在了阴阳磨上。

  轰隆隆隆……

  阴阳磨自行磨转开来,速度比先前快了数倍!

  种阳咒蕴藏的大火球般的滚滚旱魃阳气,就此在冥冥之中被摄阳咒打开一条通道,随着阴阳磨转动,如长河瀑布般灌注向阳气池内。

  刘邦以及李小兰、飞熊处于这阳气池的中心,首当其冲,沐浴于阴阳磨转化而来的滚滚真阳之中。

  真阳融入刘邦体内,顷刻间化作纯阳气息,于体内游走一个大周天之后,即被双脚脚心的纯阳真核吸纳。

  两颗米粒大的纯阳真核在这般疯狂吸纳纯阳气息之中,不断增涨,令刘邦周身气势越发盛烈,瞬间即盖过了他背后的那棵阳柳树!

  栖息于阳柳树上的几只形态还有些模糊的鸟雀,感应到刘邦身上更为精纯的纯阳气息,叽喳鸣啼着落在他的肩膀、头顶上,受这纯阳气息熏陶,形态一点点凝实,生长出真实的羽毛、眼睛、鸟喙、爪子……

  不过一刻时间,七只鸟雀尽数长出了翎羽,尾羽更是绚烂五色,分明是一只只小孔雀的模样!

  同一时间,在刘邦左手边,李小兰福至心灵,一缕心火于心田点燃,随即往全身扩张开来,蔓延至体表。

  此心火无有一丝火焰该呈现的状态,反而清灵缥缈,犹如九天之上的清气,渲染得李小兰整个人都飘逸出尘起来。

  另一边,飞熊头顶‘长’出了一朵青碧琉璃焰。

  这朵碧玉色的琉璃焰在阳气灌溉之上,不断膨胀,时而涨起一丈高,时而又坍缩成一朵小火苗。

  一共三次膨胀又坍缩之后,火苗猛地一收,紧跟着色泽刹那变改。

  由内而外,紫金色泽散发而出,令飞熊整只熊都有了一些宝相庄严之感。

  再如何宝相庄严,威势浓重,当下也尽被李小兰点燃的清灵心火比了下去,那透发着清灵缥缈之意的心火里,逐渐的,有一缕缕细弱游丝的剑光,游动开来……

  刘邦元神观照之下,所见的那颗赤红魔阳火球体积缩小了近半。

  他双脚脚心的纯阳真核,已经炼至花生米大小。

  随后,他心念一动,未转动阴阳磨,首先引了一道旱魃阳气投注而来,再从储物囊中拿出先前所得的六枚尸神符,以精粹旱魃阳气尽数投入六枚尸神符中。

  六枚尸神符竞相焕发灵光,顷刻间蜕变起来。

  原本漆黑如木质的符箓,此时尽皆转作金铜之质,随后又化为青碧玉质。

  符箓材质的每一次变化,都象征着内中蕴养的那头僵尸自身层次的提升。

  数次转化之后,尸神符箓已接近羊脂白玉的质地。

  刘邦见状,心念一动,直接以元神带动旱魃阳气挨个在六道尸神符箓中刻下道家炼邪法门,化六欲尸为道门六贼。

  此六贼分别为:眼看喜、耳听怒、鼻嗅爱、舌尝思、意见欲、身本忧。

  六贼相化,便是护法心猿。

  若能炼化心猿,六贼符箓可以再度蜕变,成为三尸神符。

  可将自身的一部分执念寄托于三尸神符中,一则斩我执,二则能更快成就三尸神符。

  眼下,刘邦所炼制的这六贼符箓之中,原该以意见欲为最强,它本是意之尸神符相化而来。

  但刘邦在‘身本忧’符箓内,窥察到关方投寄于其中的旱魃真血,加以炼化之后,意见欲与身本忧便成了两道并列最强的符箓。

  它们任一个都强过吉天和。

  只是没有吉天和那么会画符。

  刘邦收起阴阳磨,将之缩小作平安扣大,挂在自己脖颈上,任凭其转化旱魃阳气,充盈阳气池。

  现下算是通过阴阳磨打通了一条通道。

  有这条阳气通道在,此间阳气就根本不会又枯竭之忧。

  他睁开双眼,先看了看仍在闭目修炼的李小兰,见到其周身溢散的清灵之气,以及那清灵心火里浮现的一道道越来越锋利的剑光,不禁愣了愣。

  愣神过后,刘邦微皱眉头,又看向飞熊。

  飞熊的青碧琉璃焰已然突破为紫金琉璃焰,因着此时阳气充溢,它正努力积累,欲把紫金焰演化为七色焰。

  修行净琉璃光王身讲究一个积累再修炼的过程。

  却不能如李小兰修剑仙道那般一往无前。

  刘邦当即唤醒了飞熊:“好了,先歇一歇吧,欲速则不达。”

  飞熊听言,才从修炼的状态里退出,冲刘邦憨憨地笑了笑。

  刘邦对他也较满意,微微颌首:“再积累一番,过几日可以突破七色焰。”

  “是!”飞熊沉声应道。

  飞熊如今实力,便能与吉天和分庭抗礼。

  吉天和若是甩出身上所有符咒,加上新学的大火龙符,可能能压住飞熊一筹。

  如此算来,飞熊战力大概相当于三分之二个吉天和了。

  能在照之境时,就有如此战力,已是十分不俗。

  现下李小兰还未苏醒,飞熊也不必守在这里,刘邦想了想,便对他挥了挥手:“下去玩吧,寻火工他们去,你们互相之间也熟悉熟悉。”

  “好!”这般提议更让飞熊高兴。

  他嘿嘿笑着点头,爬起身就往门外跑走。

  留刘邦一人守在此地。

  刘邦先看了李小兰一会儿,脸上神色莫名,又是摇头叹息又是点头期待,倒让一旁的李母看得一头雾水。

  不过她看刘邦并未做别的什么事,也知自己女儿此次突破,估计是有惊无险。

  于是便回柴房准备午饭去了。

  天虽然黑了,一日三餐还是要照常吃的。

  守了李小兰一阵子,刘邦也有些无聊,把目光投向柳树梢上那几只不比鸡崽大多少的真阳孔雀,忽然回想起一些东西来。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223112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