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29、复生

129、复生


  其实若仅之时乾元道胎附带的气息,远不足以让身边人跟着成就太上剑心,乾元心火。

  但刘邦前世是只差一脚就晋位天帝,真正取代玄天的强者,他的乾元道胎已推演到一个旷古绝今的地步,附带的气息几与玄天无有差别。

  如此一来,才在误打误撞下,有了李小兰今日的成就。

  这一点,就是刘邦自己都未想到。

  他看李小兰没有异常,未发现被玄天标记的迹象,也逐渐放下心来,对李小兰道:“我本想着,让你一直修持风雷秘剑,只精修此剑道,待你成就气之境,完全将此法门琢磨通透之后,再传你其他剑道。

  而今你既成就了太上剑心,独修风雷秘剑,实难发挥剑心威能。

  便再传你一道剑道法门。

  名叫‘太上斩道诀’,我先将照之境层次的功法传授于你。”

  又得师父授法,李小兰也收敛住了乱糟糟的念头,神色严肃地点了点头。

  师徒相对,盘腿而坐。

  刘邦眼中流溢金光,看向李小兰,便透过对方的眼睛,将‘太上斩道诀’照之境层次的功法,烙印在了她的性灵之上。

  传授这等神功绝学,若以口述,便可能被六耳听闻,偷学了去。

  唯有以元神烙印功法,才能免去被偷盗之忧。

  太上斩道诀,刘邦前世所修的一路剑道,为‘太上剑门’无上绝学。

  他方才亦是见李小兰成就太上剑心,所以触类旁通,回忆起了这一门剑道。

  自然,也只回忆起了照之境的修炼功法。

  后续还未能想起来。

  李小兰得此精妙剑道,参悟起来,立刻如痴如醉,也顾不上再与师父交谈了。

  刘邦这才是真正闲了下来。

  他去外面转了转,见各处都没有异常,便招火工回来,继续镇守阵眼,自己躲进卧室里,亦开始继续炼化纯阳,增益自身。

  修炼便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自己门下诸仆从、弟子,各有突破,正好趁这难得平静的一日,好好消化自身所得,以待探索至黑笼罩的外界,乃至迎接与黑袍邪煞的决战,进入邪煞背后的秘境!

  藏尸坑,聚阴瓮!

  ……

  寂暗天地。

  山丘顶上的篱笆小院金光浮动。

  在这篱笆小院周围,一座座民居如星散落,如蛛网铺开,一座座火盆、火把在各家民居前架设了起来。

  黑暗里的微光,多少给人带来些许慰藉。

  “我看了看,山已经不长了……”

  “那再过几天,咱们就能到外面探探路了吧?搬家搬的急,鸡圈里十来只鸡都没带上……”

  “能把命保住就不错了,还想着你那几只鸡!”

  “哎,我那几只鸡怎么了?下蛋的时候你没吃吗?”

  细微的言语交谈声从一处处民居里传出,又很快消散在黑暗里,无影无踪。

  一处山丘脚下,靠近外面至黑之地的边缘地带,一栋民居孤零零地立在那里,也是篱笆院子,不过篱笆院墙已经破破烂烂,几座茅草屋顶更有几个大窟窿。

  这处民居离其他村民屋院都较远,但门前也燃着火把。

  说明里面仍住着人。

  老妪如厕回来,转头往黑暗里看了一眼。

  看到那浓郁到化不开的黑暗里,浮现出一个人形的轮廓。

  那轮廓越来越近,最终一下子‘挤’出泥沼般的黑暗,在火把光芒映照下,先显出较高的体型,随后是模糊的五官。

  随着‘他’走近,五官也越发清晰起来。

  老妪看到那人的面孔,眼泪唰地一下子就从眼眶中滚落:“旭鸿啊!”

  喊了半嗓子,她又捂住自己的嘴,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到自己这边,一把扯住了被她称作‘旭鸿’的青年,拉进屋子里,边走边低声抱怨:“娘早跟你说过,那巡逻队长的位置是非多,不让你去,你偏要去!”

  “你看看,现在邻居们都不愿理会咱们家,还给咱们分了这么个破屋子……旭鸿啊,你跑哪去了?娘都以为你已经死了哩……”

  那从黑暗里走出的青年,正是之前本已被关白河生吃了的张旭鸿!

  此时,他跟从母亲进了屋子,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石头堡里睡了一觉,睡醒之后,发现天都黑完了,摸摸索索地走。

  走着走着,就走到这边来了……

  娘,咱们怎么住在这地方来了?我去召人过来,咱们换个好地方住!”

  “快别闹腾了!”眼看自己这不省心的儿子目露凶光,老妪吓了一跳,连忙阻止,“我从前就跟你说过,石头堡不是什么好地方,你非要把人往里面搬。

  幸好娘没搬进去,才有现在的日子过。

  不然,娘也跟那些进石头堡的人一样,现在死都不知道死在哪了!

  你也是心大,那种时候,都还能睡得着?”

  ……

  一处筑土墙的屋院,略靠近金光篱笆小院所在的那座山丘。

  此时,堂屋里,一座火炉正燃着柴禾。

  几个村妇围着火炉,一边烤火,一边做些散碎的小活计,缝个衣服,纳个鞋底,互相之间聊着天。

  正中坐着的妇人神色黯淡,手上也没做其他事,只默默流着泪。

  几个村妇见她如此,都开口劝慰起来。

  “大阳他娘,别哭啦,遭了这么大的灾,现在哪家哪户没少人丁啊?说不定大阳现在还躲在村子里的哪个地方呢!”

  “是啊,等这次的灾过去了,你们还能再见的,你现在把眼睛哭坏了,到时候可怎么好?”

  “要我说,要不是那个李小兰下手太狠,割了大阳的耳朵,他心中生气不愿跟着回来,说不定大阳现在已经好好地在这了……”

  “呸!这种话是你该说的?”

  一群妇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话,渐渐偏移了主题。

  张大阳的母亲愣愣地坐在火炉旁,直到人都散尽了,她才回过神,踱步走出了正堂,看着这个陌生的院子,又觉得心里堵得慌,就推门出了院子。

  谁知,竟看到一个人影迈步走来。

  走近了,她看清了,就忍不住喊了一声:“大阳!”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102705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