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32、演火神决

132、演火神决


  雄烈火焰燃烧,把二三里范围内的树木全部烧成了灰烬。

  飞熊披覆一身紫金琉璃焰,身形亦在不断坍缩,依旧化为人类模样,大眼珠子一扫,即锁定火工所在方位,一旋身,一记罗汉刀法从天而降,力劈华山!

  呼呼呼!

  火工周身赤目同时眨动,调集体内火阳,忽然升腾而起,在背后凝练成八条火焰手臂,一齐顶上,与飞熊的罗汉刀法硬拼一记!

  这种凝练火阳,生成种种形状的法门,并非刘邦授予火工。

  而是陷海岛所传绝学——《演火神决》!

  此乃是一门可以指路大圣境,甚至仙人境可期的功决,其实比罗汉刀法还要强上一些。

  不过,眼下飞熊这势大力沉,气概无双的一刀劈落,终究还是压制住了火工背上升腾的几条手臂,将它栖身的树枝直接斩断,一棵大树随即轰隆隆倒下!

  火工趁此机会化作一道星火飞窜,倏然绕到飞熊背后,紧跟着,身后便浮现一面赤色圆轮,圆轮之上布满一双双金色眼目,随它心神一动,那些眼目里顷刻激射道道火箭,尽数冲向飞熊!

  这些火箭乃是火阳凝练过数重之后,激发而成,内含元气精粹暴烈、

  飞熊感知背后异动之时,只来得及倾了倾身子,终究为时已晚。

  不少火箭嗖嗖嗖射穿它的护身紫金琉璃焰,虽被琉璃焰抵消了不少元气,但扎在背上,依然有些疼痛,在它的熊皮上灼烧出一块块的秃毛斑。

  “嘶——”

  飞熊倒吸一口凉气,旋身飞撤,在旋身途中,又是三记罗汉刀法施展,从三个角度封绝了火工的退路,紧跟着,另一只手同样演化一记罗汉刀法,砰地一下扫中了火工!

  当!

  火工登时觉得耳边似有洪钟大吕敲响,登时眼冒金星,倒飞了出去!

  倒飞途中,它急忙以演火神决连化三个幻象,事先给飞熊设好埋伏,自己则倏然回转,潜伏某地,就等着火工上钩,自己好暴起出手!

  飞熊临战经验不多,不像火工这般大族出身的灵物,且是朱炎大尊的老幺儿,有无数人给它喂招,早把它的战斗经验磨砺了出来。

  当下见到火工幻象,果然上当,正要走上去,便听到草木灰烬里,传来‘呱’的一声。

  随后,刘邦的声音从那即将烧完的大树后响起:“再打下去,是不是要落个两相残废,方才罢休?”

  “主人,我们只是切磋,哪可能会打残废?

  主人饶命,主人饶命!”火工嘟嘟囔囔的声音跟着响起,但随即这嘟囔声就变成了求饶声。

  刘邦拎着火工所化的胖嘟嘟童子,走出了还未被火焰波及的那片林子,目光瞟向飞熊。

  飞熊立刻放下血怒朴刀,故作憨笑道:“我们真是友善切磋哩,主人。”

  “友善切磋,把火龙符捏在手心作甚?

  这等符咒也用在自己人身上?”刘邦闻言,故意‘好奇’问道。

  飞熊胖手一收,立刻把火龙符藏进法宝囊,也不敢多说什么,赶紧跪下认错。

  “火龙符?”火工似乎很是吃惊,“若是我捱上一记火龙符,身上岂不是得破几个窟窿?”

  刘邦照着他的屁股就来了一掌,斥道:“莫装委屈,他要用火龙符,你手里不还捏着道符咒?

  来,给我看看……”

  说着,夺过火工手里的符咒,捡起来一看,脸色又是一黑。

  火工手里的符咒,不是从他这里得来,估计是其长辈赐下的,同样是一道玄品符箓,比火龙符威能还要强上一线。

  乃是一道‘清微引雷化蛟灵咒’。

  把这道雷蛟咒收进自己囊中,刘邦便放下了耷拉着脑袋的火工,道:“年轻孩子,玩笑归玩笑。

  但若过了头,酿成大错,那便要悔之晚矣了。

  行了,你俩把此地收拾好,扑灭火源,就回家去吧。

  这次我不惩罚你们,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切磋可以,但须光明正大,若是各怀心机,那就必得受到惩罚!”

  “是!”火工与飞熊对视一眼,都赶紧应声。

  他们施展一些手段,其实还真不是欲要置对方于死地,只是刚得了修为,贪玩想要试验一番而已。

  这种时候,若对事情重视过甚,便可能引来反效果。

  似刘邦这般处理,倒是再好不过。

  ……

  两日时间,匆匆而过。

  为了能深入黑暗之中,不被邪祟侵袭,能有更多应对险恶的手段,刘邦做了诸多准备。

  其一便是令吉天和尽心勾画大火龙符。

  此玄品符咒蕴有暴烈火阳,专擅杀伤邪祟,以及一切不入正道的魔头,都被此符天性克制。

  消耗两日时间,吉天和几乎没有停歇,拢共炼出了六道大火龙符。

  刘邦将六道符咒分予了门下弟子与仆从。

  再一个,为了防止小兰、飞熊他们在黑暗中与自己走散,刘邦特意以浩然正气温养了三截阳柳树枝,削成桃木小剑。

  将此剑挂在胸前,可以稍稍驱除周围笼罩的阴煞,看清前路。

  同时,三截阳柳树枝同被浩然正气浸润,自然是同气连枝,在至黑之处,别的感应手段或许不灵,但刘邦一定能通过桃木小剑,追索到徒弟与仆从的影踪。

  小村子里物资匮乏,刘邦手下堪用的大将也没有一个。

  所能做的准备也就仅止于此。

  好在这次他们并不会深入黑暗太远,纵然遭遇危险,但多只是一些小危险,且刘邦有趋吉避凶之能,涉足至黑之内,其实估计也是有惊无险。

  翌日正午。

  正午之时,山丘这边的天依旧黑暗,但毕竟不似上午与黄昏那时,透着一股阴森之感,叫人心底发寒。

  刘邦便选在此时出发。

  李母帮着李小兰装好了路上要吃的干粮,拉着闺女的手,到底不舍起来:“闺女,你……路上可得当心点儿啊。

  紧跟着你师父,你师父再不能把你弄丢了去的。”

  “娘,您放心吧,不出两日,我们一定会平平安安地回来。”李小兰温声劝慰着李母,神色倒是坚定,不似一般女子那般柔弱,遇到这种分离的场面便红了眼圈。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102554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