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37、赵嫣

137、赵嫣


  “我徒弟虽与圣女较为亲昵,但实因二者乃是师姐师弟的关系,除此之外,两人之间清清白白!

  右护法,勿要污蔑旁人声誉!”

  提及自己的徒弟,那青衫老者声音更高亢了几分,隐然间透露出一种悲壮之意:“更何况,我那徒弟未入阴山绝域之时,已是元神境的修行者,半步踏入大圣境。

  便是与右护法相搏,也毫不逊色!

  他本就是掌教至尊钦定的下一任掌教人选。

  掌教迎娶圣女,本就是本门铁律。

  怎到了右护法口中,反而成了圣女与我家徒弟行为不端,勾勾搭搭了?”

  “嗤——”青衫老者话音刚落,那位狻猊左护法便笑了一声,跟着道,“你说的也对。

  他若未入阴山绝域,不去沾惹是非。

  好生修行,日后必是本教新任掌教至尊。

  然而,他已经进了阴山绝域,前尘过往,尽皆了账不是么?

  正因为他沾惹的那些是非,才至本教落入这般内忧外患的境地,如此一来,让原被该是他未来夫人的圣女,代其受过,又有何不可?

  更何况,天王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去处……”

  “呵呵,天王教主修行三百余年来,共有过一百三十余房妻妾,这百多位妻妾里,结发之妻不知何故身死之后,尸身被他炼成兵器;

  其余又有数十位妻妾在天王教道统濒危之际,被他送予交好的各派长老、掌门,以此获得那些人的援助。

  另有十一二位小妾,被他当做炉鼎,修为尽被他转嫁于自身。

  这天王教,还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去处?”青衫老者早对天王教有所调查,当即冷冷一笑,说出了一些东西。

  他这话一说出口,左右护法脸色都有些难看。

  两者转身看向赤发虬髯的教主,齐齐一拱手:“教主,我等之所以希望圣女嫁入天王教,并无半点私心。

  实在是本教如今正值生死存亡之际,能得天王教强援,咱们的压力就要减轻不少!

  纵然天王教主从前品行不端,但如今他迎娶了本教圣女,也得看在本教的面子上,与圣女相敬如宾,不敢欺侮分毫!

  请教主定夺!”

  那赤发教主闻听二人所言,先瞥了一眼默不作声的青衫老者,皱了皱眉,随即看向躬身下拜的左右护法,神色温和了许多:“两位护法为本教呕心沥血,本座岂能不知?

  不过,圣女终究亦为本教做了许多事。

  不能说嫁就嫁,得问过她本人的意见。

  这样吧,宣圣女前来,将此事告诉她,看看她是什么想法!”

  此言一出,左右两护法都有些犹豫。

  但他们亦知赤发教主所言也在情理之中,只犹豫了一刹,便都点头答应下来。

  随即,一道剑光冲出广场,前去给圣女通报。

  不多时,一只只火焰所化的凤鸟从远空翱翔而至,它们在半空中聚成一道火光虹桥,明明是热烈非常的景象,偏偏透出一种孤寂清冷的气韵。

  看到那凤鸟所化的虹桥,刘邦直觉脑海深处封禁的记忆大门,犹如被一记巨锤轰地一下砸开了道道缝隙!

  她是……

  那焰火虹桥如水银泻地,落地之后,便从中走出一个身穿暗红裙裳,黑发如瀑,眉似烟云,目如初黛的女子。

  看到那走进场中的女子,四下议论的教中长老纷纷噤声。

  远在万仞山顶的刘邦,亦凝住了眼神。

  ……

  “师弟。”

  高耸入云的绘有人元烘炉大炼图的影壁墙下。

  女子脸色淡淡,眼睛里却闪动亮光,看向了刘邦。

  “人元烘炉心经为本教绝学,不仅可以外炼自身,更可以磨砺心境。

  但它与世间一流绝学比起来,仍然逊色太多。

  而今有师弟所悟的‘天地如炉,红尘炼心’的这一重境界,足可为本门绝学增色不少,堪与世间一流绝学相提并论了……”

  ……

  刘邦脑海里闪过一幕幕画面。

  下方山谷里。

  那红衣黑发女子听完教主所言,微微沉思片刻,却断然摇了摇头:“太上教主在世之时,我已被立为本教圣女。

  教内有所规定,凡本教圣女者,日后必当为下一任教主夫人。

  将本教教主夫人嫁于外教,置红尘教尊严于何地?

  如此要求,请恕嫣儿不能答应!”

  “赵嫣!

  你既知自己是被太上教主立为圣女的,也该知他老人家对你栽培之恩!

  如今本教正值内忧外患之际,合该你报效本教之时。

  如此,牺牲你一人之荣辱,为本教挣得喘息时间,以待来日东山再起,有何不可?!”

  左护法道人疾言厉色,背后隐约腾起一尊赤色火炉,随着他目光所指,灼烈气势便向下方的圣女赵嫣倾轧而去!

  上方,赤发教主眼睛微眯,虽看到左护法的动作,却无动于衷,没有丝毫要出手阻止的意思。

  青山老者见状,怒喝出声,同时一扬手,其背后便冲出一道剑光,在半空中一化二,二化三,三化千百,千百道剑光齐刷刷围城一面剑轮,在圣女赵嫣头顶聚结!

  嘭!

  左护法调集元神显像,盖压而下的一击,与剑轮轰然碰撞,立时火光激散,迸射万道辉光!

  “闫长岭,你真是不知死活!”

  左护法勃然大怒,就要再度出手!

  这时,一直静立的赵嫣出声了:“本教不止栽培了我一个,你们这些左右护法,本为护持本教道统存在,如今却在本教濒临危难之际,折损本教脸面,胁迫圣女下嫁,以此来换取你们能继续苟活。

  你们这等护法,留之又有何用?”

  “更何况,本教栽培了我,我对本教亦非没有报答。

  三寒岭上,我与师弟联手击退火神宗的攻势;

  泥牛江上,水王宫率千百妖族来袭,亦是师弟与我联手将之灭却;

  这些年来我之所作所为,自问已对得起本教栽培。

  然而至于如今,却落得个要被胁迫下嫁,折辱于我的下场?

  你们让教中其他有功之臣怎么看?

  你们大概也忘了,师弟亦是为了帮本教引走大日宗的强敌,才踏入阴山绝域,至今生死未明!”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4912681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