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46、残缺元神

146、残缺元神


  眼看大局将定,心猿抱回了丈八蛇矛,请刘邦将此矛赐给自己。

  刘邦接过蛇矛看了看。

  此矛原是郑归一的贴身兵器,已晋宝兵之阶,又被他以雷火劫罡润养百年,威能着实不凡,当初的效用也不像当下这般单一,只能举矛刺杀敌人。

  当初这杆雷火蛇矛,可以真正化作一条雷火大蟒,纵风而行,袭杀敌人,无往不利。

  不过,随着岁月流逝,蛇矛没人温养,其上灵性也就逐渐丧失,如今虽有宝兵之坚硬,实已经没了宝兵的神通。

  但若是被六贼时时温养,说不定能恢复从前威能。

  刘邦问过飞熊,可愿操使长兵?

  飞熊虽有意动,但想到自己所学乃是一门罗汉刀法,修成之后纵然持普通刀兵,威能也绝不比一道宝兵差。

  如此一来,也就不怎么想要这蛇矛了,毕竟蛇矛灵性散失,还得费心温养,自己已有一柄血怒朴刀,却也兼顾不了太多,便摇头表示不想抢去心猿的战利品。

  如此,蛇矛自然就赐给了心猿。

  心猿正自高兴时,便听到逐渐化作一头直立巨狼的郑归一,陡然睁开狼眸,发出一声厉吼:“以为这样便能杀得了我?!”

  轰!

  其话音刚落,头顶便冲出一道青红光辉来,雷火交杂,显出残缺不全的郑归一形影!

  那道形影一在被狼皮包裹的郑归一本尊头顶显化,立刻双手掐动印诀,招引雷火之力,意图轰开包裹郑归一尸身的狼皮!

  刘邦在看到这残缺形影的刹那,便已确定其究竟为何物。

  这是郑归一的残缺元神!

  元神躲在郑归一尸身内,竟熬过了漫长岁月,直至如今!

  “斩了他!”

  刘邦一声令下,本被当做暗手,蛰伏于云空灰雾之间的浩然赤龙登时得令,暴冲而至,口中衔着的无形剑被它一口龙息包裹,在刚正气息的浸润下,一剑扫过郑归一元神!

  一剑过,无声无息。

  却有浩然正气不加遮掩地爆发开来!

  郑归一的元神被这浩然正气疾扫而过,霎时间分作两半!

  他惨嚎一声,两半元神各自欲往不同方向脱逃。

  这时,刘邦已然放出天枢神火孔雀,孔雀振翅而起,呼啦啦漫过天空,直接叼住郑归一的一半元神,吞吃下肚。

  另一半元神亦被浩然赤龙截住,吞进腹中!

  浩然赤龙登时生出新的变化,身形越发伸展,有二丈余长,周身终于完全被鳞片披覆,龙首形象越发清晰,纤毫毕现,一双金目之内,闪动灵性光辉。

  一行金灿灿的古字,终于在它周身浮现成形。

  随着它身形卷动,那行字迹亦或聚或散,散发刚正雄健之气。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道韵天然,古朴刚直!

  刘邦将这道浩然赤龙召回手中,立时发现,随着一身鳞甲披覆其上,它的身躯坚硬程度又有所提升,比宝兵层次的丈八蛇矛还要坚硬一筹!

  那一行字迹,更让浩然赤龙暗合大道,其能调集诸气为己用,得天相助,行天之速,一息十丈!

  此等神通,实乃逃跑行路之利器!

  另一边,郑归一元神整个被斩成两半之后,狼皮包裹下的尸身亦轰然爆裂开来,黑火狼皮随之消散一空。

  滚滚青红二色交杂的本命精元在半空呼啸,眼看就要四散而去,蹲踞在刘邦肩膀上的天枢孔雀鸣啼一声,再度振翅而起,双翅席卷起那海量精元,尽数吞噬入体!

  它头顶翎羽之上,瞬间显化出三个符号。

  刘邦一眼便辨认出那是三个不同写法的‘火’字,每一个‘火’字,即代表一种神火雏形。

  中间的符号代表‘三昧真火’。

  左边则为‘北冥真火’,右则为‘南明离火’。

  天枢孔雀尾羽一展,更是涌起十余丈的七色火焰,席卷天地,竟将此间死气都焚烧了许多!

  它头顶三种神火尚未彻底凝聚成形,但自身已在连番吞噬精元,且更得了一道元神之后,成为比火蛤蟆还要强横一筹的火中精魄,战力算是真正成形!

  如今,明王神火幡彻底由天枢孔雀主导。

  整张幡面之上,天枢孔雀的形象占了八成,其他六只孔雀只能缩在角落之中,任由天枢孔雀之七色火肆虐幡面。

  这却不是一个好兆头。

  若七头灵种互相之间难以维持平衡,天枢再彻底凝成三种神火,那么最终就会酿成损不足而补有余,其余六只灵种尽被天枢吞噬的结局。

  此非是刘邦想要看到的局面。

  他当即把天枢孔雀收入幡面,放出了另外六只灵种,准备接下来令它们也沾些好处,维持住与天枢的互相制衡。

  在郑归一尸身爆裂之后不久,其之声音便在此间天气响彻:“哈哈哈……杀了我,又有何用?

  你那心上人儿,小师弟,如今岂不还是化作一抔黄土?

  或许连元神也难留下,已经被那阴山绝域险恶环境,磨灭成灰了吧?”

  郑归一声音响起之后不久。

  刘邦本以为此事已将告一段落之时,一个冷幽幽的女声便从灰雾里传来,忽远忽近,回荡在天地之间:“师弟命灯未灭,尚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

  我亦将进入阴山绝域,去寻他的踪迹。

  若是寻到还好,若寻不到,可以你们的尸首,为我师弟祭奠。”

  听到大师姐赵嫣的声音,刘邦心中微酸。

  照如此情况来看,师姐之后只怕是真去了阴山绝域之中?

  可惜,自己那时或已经斩去旱魃元神,徒留几滴真血留于秘藏之中。

  她纵然循着气息找来,也定寻不到自己了。

  斩去旱魃元神的自己,与前世也再没有因果,她以为依凭的那盏命灯,也必会因此熄灭……

  一时不察,阴差阳错,终究让自己辜负了她。

  “这位前辈,真是至情至性。

  为了心上之人,甘冒奇险,九死无悔。

  也不知道她的那位师弟,是何等人物呢……”一路循迹走来,李小兰亦深为赵嫣前辈的事迹所动容。

  此时再听到那个女声,忍不住就感慨了几句。

  刘邦听言,心里也颇不是滋味。

  自己那一世,止步大圣之境,哪算什么人物?

  如此一想,越发觉得对不住师姐。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4784068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