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51、山海印

151、山海印


  三头元神活尸身陨之后,还留下了一道元神及本命精元。

  这道元神乃是以人元烘炉心经为根本修行之电,修炼成的火道元神,号称‘道一洪炉元神’,元神本有神通,可显化作一尊洪炉,将敌人心神炼入其中,炼为虚无。

  但因这道元神本就残缺,也就没有诸般威能。

  一旦脱离尸身,本命精元耗尽,就只能等死。

  但其仍为火道元神,且一身本命精元皆是人元烘炉火元,鉴于其有如此特点,这道元神刘邦未令至正天龙吞噬,而是留给了天璇孔雀。

  天璇孔雀吞下这道元神,自身气息便愈发内敛,周身漆黑之色仿佛能吞噬去一切火光。

  在其头顶三道翎羽之间,三个符号清晰得显化了出来。

  三个符号演化而成之后,未有丝毫停留,便于瞬间崩解,相互交融,最终,三道符号完全融合成了一枚符文。

  这枚符文,宛如一轮惨白的新月。

  幽荧真火!

  看到那一枚符文,刘邦顿知天璇黑孔雀是在凝聚何等真火,正是品佚比南明离火、三昧真火等还高出一等的幽荧真火!

  此火乃是阴性真火,与北冥真火较为相似,但相比北冥真火可以将人封冻成冰块而言,此火更能直接融入敌人髓骨、性灵之中,直接将其性灵气血冻成虚无!

  此火一旦落于任何地方,即以那片地域所有的任何东西,乃至水源、泥土等都可作为其燃料,统统燃烧起来,唯有烛照真火、太阳神火、恶业神火、太阴真火等品佚超过真火的神火,方能将之压制。

  由此可见,天璇孔雀所凝聚出的这道真火雏形,是多么诡异凶残。

  不过,它如今尚只在凝聚真火雏形而已,距离真正凝成真火,发出幽荧真火以攻伐敌人,还有一段距离。

  此时虽然势头正盛,但硬实力还是不如天枢孔雀。

  由天璇孔雀这一层蜕变,亦让刘邦想到,日后天枢孔雀把三种真火尽皆凝练完成之后,或许亦会三火合一,形成与天璇品佚对等的一种真火。

  七头孔雀,最终便会凝成七种高品神火。

  他的这道明王神火幡,已与真正的明王神火幡相去甚远,估计以后七头灵种相合,却也无法形成明王相了。

  但威能必定更强于明王神火幡。

  无心插柳之举,倒有这等变化,让刘邦甚为满意。

  放走天璇孔雀,刘邦目光看向身前的石板上,五头元神活尸被灭之后,它们的兵刃便留在了此间。

  眼看主人似有在此地分宝的架势,飞熊有些担心,忍不住说道:“主人,方才这大殿里还有一人的声音。

  他或许隐在灰雾里,这个时候咱们还是小心戒备为好……”

  “不妨事。”刘邦摇了摇头,顺着飞熊所指,看向那片灰雾遮蔽的所在,平静道,“他若真的能出来,早在咱们与五头活尸相搏之时已经出来。

  但直至那五头活尸身死,他都再没有一点动静。

  可见其或许是被什么东西困在灰雾深处,无法从中脱离。

  甚至,我们方才所听到的声音,可能只是一种幻象而已。”

  听到主人如此言语,飞熊这才稍稍放心,有些感兴趣地看向地上的几件兵器。

  这些兵器能为元神境活尸随身携带,其从前亦必然不俗。

  当下虽然散失灵性,品佚跌落,但久经使用,常常温养,未必不能使之恢复如初。

  此五件兵刃分别是:金瓜锤、天蚕丝拂尘、降魔杵、青玉方形大印、一柄长剑。

  “这些兵刃里,这方形大印原本乃是一方山海印,纳入一条水脉,一道山脉炼入印玺之内,盖落出去,可以直接将人肉身碾压成泥。”刘邦托起那一方青玉印信,摇了摇头,“不过,如今它内中所炼山水尽被磨灭,自身灵性也被消耗个七七八八。

  除却能变大变小,放出砸人之外,也没有其他威能。

  须得本人再去寻山脉水脉,炼入此中,才能让它恢复过往一半威能。

  你们何人想要此物?”

  李小兰、飞熊接过印信看了一会儿,都又将之放下。

  他们都对此印不怎么感兴趣。

  李小兰自身有道风雷法剑,可以自如操纵,比这威能尽失的山海印要强上不少,并不想再费心去操纵一枚只能放大或缩小体积的印信。

  飞熊则早有钟意之物,也不喜欢这等放出去砸人的宝物,更喜欢亲自持兵刃轰杀来敌,这山海印自然不对他的胃口。

  如是,刘邦又拿出拂尘与金瓜锤,同样被二人拒绝。

  最终,飞熊选了那道降魔杵,此兵之中尚蕴有一丝佛性,可以令他印证自身的罗汉刀法。

  李小兰则得了那柄赤神剑。

  此剑全由一块火玉雕琢而成,蕴有人元洪炉烈火。

  为添其锋锐,乃以金气不断融入其中,最终使之锐意森森。

  剑本为宝兵之列,但在岁月消磨下,已经沦为连利器也不如的凡兵,其上金气多有消散,锐意只存一丝,火玉蒙尘,更添古朴之意。

  这柄剑,与李小兰随身的小青剑其实还比不了。

  但她自修持剑道以来,便对剑器越发喜爱,择选这把玉剑,倒也无可厚非。

  得到此剑之后,她便为剑器取名作‘小红’,与自己的小青正好配成一对。

  “以后可以炼金铁杀伐之气入此剑之内,重塑其器魂,添其锐意。

  斩敌磨砺一番后,此剑或能重归宝兵之列。”刘邦对李小兰提点了几句,看向飞熊随手把玩的那柄降魔杵。

  降魔杵、金刚橛一类兵刃,其实说成是法器更为合适。

  它们斩敌之能,皆来自于内中所蕴妙法。

  而今飞熊所得的这道降魔杵,妙法尽失,独剩下一丝佛意,纵然想要重塑,其实也不知如何重塑。

  “可以此物助你印证罗汉刀法,抽取其中佛性,与你的血怒朴刀相融。

  但也不必把此物看得太重,它是恢复不了从前鼎盛时的状态了。”刘邦对飞熊如此叮嘱道。

  飞熊对此早就有所预感,闻言点了点头。

  倒也不强求什么。

  他打算在自己彻底掌握降魔杵中所蕴佛性之后,便将之炼入自身的血怒刀内。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4722501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