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4、浑元手

4、浑元手


  刘邦咂了咂嘴,垂下双手。

  自己所施展的这个法门,名叫‘浑元手’,擅长拆分筋骨、截堵气血,分为‘隔山打牛’与‘借力打力’两个部分。

  虽然浑元手揉合了许多拳脚招式,但其实是正宗的道法手段。

  这道法门虽然在气之境后,实用性就降至最低,但在气之境前,却有超绝威能,尤能以弱胜强,以少胜多。

  假若掌握其中真意,窥破敌人气血流向、筋脉分布,甚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也能将初出茅庐的修行者打得满地找牙。

  不过,世间没有哪个凡人可以窥破敌人气血筋脉的运转方式。

  有也只有当下的刘邦这一个。

  瘦竹竿如陀螺般飞旋而出,倒地抽搐的场面,震惊了众人。

  不论是他的同伴,还是李小兰,当下都失神不语。

  “狗屎运?”好半晌后,高壮者收回按在瘦竹竿身上的手掌,起身盯住刘邦,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

  他方才检查张豹身上,发现张豹气血逆乱,回冲经脉。

  似乎是刘邦无意识出手,正中张豹气血流转的节点,才致使其落下如此伤势。

  刘邦没有加入过巡逻队,根本没机会修炼武道。

  只能是其走了狗屎运!

  瘦竹竿名叫张豹,高壮者名为张龙,矮胖者则叫张虎。

  他们是亲兄弟。

  至于长相体型为何会有如此天壤之别,这得问他们母亲。

  反正张氏三兄弟长大成人之后,攀附村长,加入巡逻队,领着整个石磨村张氏的势力都水涨船高。

  如今,他们仨已成为村长关白河手下最强劲的一股势力。

  “老虎,去,把他四肢都打断!”张龙摆了摆手,对身旁的矮胖者张虎森然下令。

  张虎咧嘴一笑:“好嘞!”

  他没有多余的废话,原地一弹,身形便如一块巨石轰然砸向刘邦。

  气血滚滚,遍及周身,哪怕截断其中某一股气血流向,亦难以造成像张豹身上那样的伤势。

  看来张虎虽觉得刘邦先前那一手是走了狗屎运,但也暗中提防了些许。

  张虎临近刘邦,通身气血汇集,跟着一拳挥出,气血一吐,他那只拳头肉眼可见地膨胀了一倍!

  炼血段!

  只要武道修为达到炼血段,便能使气血充溢身体任何部位,使之膨胀且坚硬度数倍于从前。

  张虎的拳头,已硬如岩石!

  李小兰檀口微张,看到张虎一拳袭来,忍不住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刘邦被一拳打穿头颅的场面。

  但与此同时,一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又从她心底浮现:或许,邦哥能够挡得住呢?

  刘邦自然挡得住。

  张虎催化气血,使拳头膨胀的时候,就败局已定。

  只见他再度探出一只手,五指呈鹰爪状,一下落在张虎肩膀,轻而易举地抓住了他的臂筋,一分一错,张虎动作顷刻变形,口中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啊!”

  张虎一张脸呈酱紫色,一半是分筋拆骨的剧痛所致,一半是因为凝在拳头的气血未能发出,回流心脉,冲击心脏。

  石磨村这武道三大段的修炼已不能用画蛇添足来形容,更是误人子弟,放着正道不走,偏入歧途。

  单纯养炼气血,与敌交手之际再将气血发出,久而久之,必然会令自身亏空,好端端一个壮汉,三五载下来必然气血衰败。

  这与修行本意相悖!

  也不知是谁创造了这种武道修炼之法?

  创造这种法门背后,是否有更深的图谋?

  刘邦皱着眉头,随手放开了张虎,任由他踉跄后退,哇地吐出一口黑血。

  下一瞬间,张龙满含怒意的声音就从张虎背后响起:“刘邦,你使了什么妖法?”

  张龙身形骤然出现在张虎背后,一双眼睛里遍布血丝,杀意纷涌。

  站在刘邦旁边的李小兰被这杀意所摄,身子微微发抖。

  张龙已经半只脚踩入养神段,能气息勾连,起到震慑敌人,甚至不战屈人之兵的作用!

  “不管你使什么妖法,今天都在劫难逃!”

  张龙扶住张虎的肩膀,便要令其先坐下去稍稍歇息,刘邦已然跨出一步,再度一掌按向张虎肩膀。

  “找死!”张龙怎能任由刘邦再伤到自家兄弟,他一手扶着张虎肩膀,另一只手直接雷霆一拳轰出,悍然迎向刘邦的掌心。

  以刘邦当下躯壳,和张龙对轰,无异于以卵击石。

  他自不会做这种傻事,推出去的手掌忽然一收,跟着并为剑指,在张龙拳头趁势追击之时,一下点在其手腕上。

  张龙顿感手腕一麻,血气登时倒逆。

  其神色一变,立刻运转‘血牛功’,牵动气血以进行转移。

  这时,刘邦再次出手,正中其气血转移的中间节点,转移经脉偏移,顺着张龙另一只手催发而出。

  张龙那只手,正按在张虎的肩膀上!

  轰!

  气血纷涌而出,尽轰在张虎肩膀,令其整个肩膀迅速塌陷下去,他难以置信地看了哥哥一眼,意识随即一沉,顷刻昏迷倒地。

  张龙看着自己催发气血的那只手掌,一脸茫然。

  这是怎么回事?

  我自己熬炼的气血,竟不受我控制?

  惶惑情绪冲上心头,张龙再看刘邦时,已与先前神色完全不一样。

  他提防着刘邦再出手,连退数步,把两个兄弟安置好,方才鼓荡气血,满面狰狞地盯住刘邦:“你前些时日还只是个不通武道的凡俗之辈。

  不过三五日过去,侥幸有所奇遇,又怎么可能与浸淫武道数年的我相提并论?

  刘邦!任你催使鬼蜮伎俩,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也会不堪一击!”

  多年修炼建立起对武道的认知,让张龙决然无法接受刘邦突然超过自己。

  假若这小瘪三随便走个狗屎运,就能强过苦修多年的自己,那自己苦修武道的意义又是什么?!

  啪!

  他双拳紧握,身上一块块肌肉膨胀,气血更是充溢眼眶,在眼睛表面结成一层血丝。

  “我会杀了你,你走狗屎运得来的奇遇,也会为我所用!”

  轰!

  张龙暴冲向刘邦,身形在半空中掠过一道道残影!

  他周身气血鼓沸如火,欺近刘邦身畔,挟裹的杀意甚至令四周温度陡降了数分!

  铁拳击出,侵略如火!

  “哎。”刘邦仰头看着直冲而来,气势如虹的张龙,忽然觉得分外无趣。

  若是这人不运转气血,仅凭肉身与自己相抗,或许还能输得不那么惨的。

  一旦运使气血,弱点暴露得便越发快了。

  纵然把武道三段尽都修炼圆满,在刘邦眼里,依旧漏洞重重。

  他这次连出拳都懒得出,在张龙拳头距离自己只有半寸,眼看就要砸中自己头颅的当口,忽然伸出一根手指,一下点在了张龙的檀中穴。

  张龙周身气血鼓沸如火,游走通身,犹如一把烧红的铁壶。

  而刘邦这一指点在其气血关联交错的核心位置,就如同浇在水壶上的冰水!

  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极高温度的铁壶遇到冰水,瞬间就会布满裂缝!

  张龙裂开了。

  “啊噗!”

  张龙口吐鲜血,倒飞而出,滚落在了两兄弟旁边。

  他挣扎半天,因为修为比两兄弟要高许多,最终也能勉强站起。

  张龙看向刘邦的眼神里满是惊惧,他扶起两个兄弟,已生退意,但又颇不甘心:“刘邦,你修炼妖法,这事我一定会禀告村长!届时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刘邦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忽然道:“石磨村长若知你们三兄弟这么不堪用,还会再留你们三个在他手下?”

  张龙呼吸一滞,闷哼一声,一手扶着一个兄弟,匆匆离开小院。

  他们三个未走大道,择了条偏僻小路渐行渐远。

  看来是被刘邦说中心思,莫说告知村长此事,就连自身被刘邦殴打的事情都不敢示于人前。

  过了今夜,三人就不会再有机会把这里发生的事情传扬出去——他们被刘邦截堵气血,拆分筋骨,经脉气血运转已然不畅。

  倘若受伤之后,立刻行搬运气血之法,调理自身,尚且有的救。

  然而三人却急慌慌地离开,气血淤堵的情况越发严重,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因气血倒逼心脉而死。

  他们未死在院里,还省了刘邦搬运尸体的功夫。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3448608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