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6、桃树

6、桃树


  刘邦的篱笆院外,一棵桃树栽植在门口。

  此时花期未至,桃树伸展着嶙峋的枝桠,有些阴森。

  石磨村各家门口以及大多路口都栽有桃树,栽桃树的规矩从第一代移民那里传续至今。

  桃树是阳性之木,有辟邪之用。

  石磨村初代先祖们看中了桃树这一特性,因此在全村广泛栽植。

  但从自家门口这棵桃树中,刘邦没有感应到一丝阳性,反而发现其中有阴气留存。

  阴气是滋生阴祟的温床。

  他皱了皱眉,将这个蹊跷记在心里,沿路而行。

  穿过一片树林,眼前景象就不再单调。

  一座座农家小院相连着,许多桃树就栽种在道路两边,夹道成林。

  经过那些桃树,刘邦感应到更浓郁的阴气。

  看来不只自家门前的桃树有问题。

  石磨盘村能在阴祟包围的情况下,依旧繁衍生息至今,对阴祟必然深有了解。

  既然了解,就必知阴气就是它们滋生的温床。

  蓄积浓郁阴气的桃树栽在村里,就如同猛虎睡在自己床畔,这是大祸端。

  石磨盘村里,寻常村民或许不知如何感应阴气,但高层人物一定有感应阴气的法门。

  这些桃树里,阴气蓄积到如此规模,至少需要一年半载的时间。

  有这么长时间,石磨盘村早就该发现桃树的诡异才是。

  但刘邦搜检原主记忆,并未看到石磨盘村对此事有丝毫作为。

  这就说明,石磨盘村高层可能是故意令阴气在桃树中蓄积。

  他们可能在借桃树阴气谋划大事。

  但不论他们谋划什么,总不能让那些阴气反害了自己。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刘邦决定,待会儿回家,先想办法把那棵桃树里的阴气化解了去。

  之后再慢慢观察,看石磨盘村高层欲借桃树阴气谋划何事?

  他背着双手,优哉游哉地穿过村间小道,路上偶尔碰见其他村民,也像从前一样与人打招呼。

  不多时,刘邦就到了村子边缘。

  整个石磨盘村都被一堵一丈高的石墙围拢起来。

  这堵石墙在砌造的时候,用了些许阳性材料,使得石墙具有一定的防范邪祟之能。

  到了夜间,就会有巡逻队员在此地值守,防备邪祟进犯。

  现在还是白天,但石墙门前,还是有一个老头子看守在那里,登记来往村民。

  稀稀拉拉的三五个村民排队登记,穿过石门。

  轮到刘邦,满脸皱纹的老张头抬起眼皮瞥他一眼,咕哝着道:“出去干什么的?”

  “去田里看看。”刘邦回道。

  老张头在纸上写下刘邦的名字,冲他摆了摆手:“早去早回,天黑前还没回来,就别回了。”

  天黑后,石门封锁,巡逻队员爬上墙垛巡视各处。

  那时即便有村民赶回,也会被当成邪祟一律射杀。

  天黑后不回村,说不定还能留下自家性命。

  刘邦听言点了点头,慢悠悠地走出石门。

  石门外,便是阡陌纵横的田亩,其上栽植着各种粮食作物,以麦子为主。

  再往外也有许多荒地,树木杂草绵延不尽。

  刘邦的目标就是那些未被开垦的荒地,那里生长有一些野生药草的几率,远大于被开垦过的田亩。

  他也未心急,先转去了原主的田亩查看。

  原主的性格懦弱,但做事却极踏实肯干。

  七八亩田地被其打理得井井有条,麦苗茁壮生长。

  边上的大半亩劣田上,一棵棵菘菜长势旺盛,间杂着些白萝卜一类的蔬菜。

  刘邦拔了根萝卜提在手里,这才想起自己出来时,忘背箩筐了。

  一会儿真采摘到其他药草之流,只能用手拿着。

  他摇头笑了笑,沿着田埂前行,徐徐走进最外围的那些荒林里。

  若叫外人看去,定不会觉得他是来田里干活,反会觉得他是来采风踏青的。

  走进荒林,站到高处,就隐约可见远方的群山被灰雾笼着,让人望见就心头发寒。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处于哪块地域?

  刘邦至今都一无所知。

  若是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便能筹谋策划更多事情,逐渐向自己转劫多次留下的那些遗产靠拢了。

  得多向村民探问,确定自己所处的地方才行。

  他收拢心思,在荒林里闲庭信步般游走,每每停步,必然有所收获。

  或采摘一株妍丽花朵,或刨出一株看似寻常的野草根茎。

  没用多长时间,手上就提满了各种植物。

  这些植物大多虽然各具有微薄的药性,但与真正的草药相比,仍有不如。

  不过将它们巧妙搭配,熬制一副强健体魄的药液,于刘邦而言倒不算难事。

  四下里的温度逐渐降低,阴气汇集。

  这是天色变黑的前兆。

  刘邦没有耽搁,提着收集而来的植物,走出荒林,折返回石磨盘村。

  村口石门前,老张头照例要对回返的村民做个登记。

  与先前只登记姓名不同,登记回返村民时,老张头还会拿出一面镜子,在每个村民脸上照一照。

  那面铜镜里蕴有一缕阳气,被其映照之人体内若有阴秽气息留存,立刻便会爆发强光。

  所幸这次被铜镜映照的村民皆无异常。

  铜镜全无反应。

  老张头把铜镜收在袖筒里,对刘邦摆了摆手:“快回去吧,天黑莫在村里到处蹿!”

  刘邦收回看向老张头袖筒的目光,点了点头。

  一个守门老头都被派发有映照阴秽的铜镜,没道理村里各处聚集阴气的桃树却无人发现。

  看来真是高层人物欲借桃树阴气完成图谋啊。

  ……

  天色渐渐变暗,直至全黑。

  寒意流窜石磨盘村内各处,家家户户闭门不出。

  张家大院里,灯火通明。

  这处宅院修建得极为宽敞,院墙用石头砌造,有一人多高。

  大门涂着朱漆,门口栽着几棵桃树。

  此时,宅院内,几个婆子从厨房里端出一盆盆散发浓郁草药味的漆黑药液,往龙虎豹三兄弟的房间里送去。

  他们皆是张氏雇来的佣人,专做些粗使活计。

  张龙的房门打开着,一口木桶已被搬进房中,里面装了大半的热水,正往外冒着热气。

  随着药液倾入桶中,一桶热水尽被染黑。

  一个衣衫整洁、簪发戴耳环的老妇人颤悠悠地起身,拄着拐杖走到桶边,伸手试了试水温,转头对侍立在床边的两个粗壮婆子道:“可以了,快扶我儿泡一泡药浴吧!”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3442202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