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8、太阳神胎

8、太阳神胎


  刘邦熬煮的黑色膏剂,名叫‘烈火贴’。

  这种膏药蕴含烈阳之性,可解女子月事时的腹痛之症,对老人阴天下雨时的骨骼疼痛亦有奇效。

  但很少有人用此药以强健体魄。

  此药蕴含暴烈阳性,若要引用此药修行,需搭配相应的阴性丹药,阴阳调和,使用起来才不会有后顾之忧。

  但刘邦看中的就是烈火贴蕴含一丝烈阳之性。

  他怎可能会搭配阴性药物以中和烈火贴?

  他就是要不断进补阳性灵药,修持阳性功诀,从而让自身蜕变为后天太阳神胎!

  太阳神胎,在黑日纪前也出过一尊大帝!

  黑日纪前,有太阳神宫一大圣地,他们的圣子便是先天太阳神胎,乃是仅次于乾元道胎的圣体。

  只是黑日纪后,太阳神宫跌坠尘埃,传承断绝,就连太阳都不知去了何地,也就更诞生不出先天太阳神胎了。

  待刘邦自己成就后天太阳神胎,就会着手搜寻太阳神宫遗迹,若能得一具先天太阳神胎之遗蜕,自身演化先天也就不在话下。

  涂满刘邦全身的烈火贴正在渐渐变干。

  膏药里蕴含的一丝烈阳之性,在刘邦元神牵引下,缓慢归入四肢百骸,经脉穴窍当中。

  之后,他跌迦而坐,以元神带动气血,游走通身,将一缕缕阳性彻底融为己有。

  想要成就后天太阳神胎,亦非易事。

  除却不断进补蕴含阳性的丹药,更需功法配合,彻底炼化阳性,去芜存菁,强化己身。

  刘邦选择将两门阳刚法门融为一炉,为己所用。

  他选用的两门功法,分别是:金身功,外炼体魄法;

  丹炉法,内熬心头血之功;

  二者融合,被他称作‘炼阳真解’,内外兼修,更有神妙。

  两道法门不需刘邦拼却头颅暴烈解开记忆封印,念头一转就可信手拈来。

  金身功与丹炉法是佛魔两大圣地的基础功法,较为中和,能将基础打牢。

  良久之后,刘邦睁开眼睛。

  涂抹周身的膏药已经变干,他用手一搓,药渣就簌簌下落。

  “还算不错。”

  刘邦面露笑容,起身一边活动着,把药渣抖落,一边舀水到锅里,烧水擦洗身子。

  炼阳真解运转起来,将烈火贴中蕴含的阳性一丝不漏地吸纳,淬炼肉身,蕴养心头血。

  因为自身底子太薄,仅仅是这一副烈火贴,对身体的提升都显而易见。

  最直观的一点就是自身力气增涨,能与石磨盘村炼力段的武者相提并论。

  并且,即便夜间阴气加重,自身感应到的寒意却在减弱。

  想来再使用三五副烈火贴,阴气就会主动避开自己,甚至被自己炼化。

  ……

  天蒙蒙亮。

  张氏院落大门敞开,腰缠红布带的巡逻队员守在门口。

  院子里更是随处可见有巡逻队员,哭嚎之声不断从正堂内传出。

  “我的儿啊!”

  “你死了叫娘怎么活哇!”

  “各位大爷,您得给我这仨儿子做主啊……”

  正堂里。

  三具尸首摆在地上,盖在尸体上的白布已被掀开,狰狞恐怖的干尸暴露于众人的视线中。

  龙虎豹三兄弟之母周氏趴在尸体旁,以手捶地,嚎啕不已。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堂中也无人敢去把她搀起。

  龙虎豹三兄弟死相这么凄惨,众人心中早就有些猜测了。

  众婆子面带惊惧之色,都离三具尸首远远的,唯恐沾染上一丝不祥之气。

  这时,有一个瘦高的年轻人走进正堂。

  他同样腰缠巡逻队标准的红布带,一走进正堂,正堂内里的阴冷气息似乎都被驱散稍许。

  三五个巡逻队员见他走来,纷纷垂首,毕恭毕敬地打招呼:“队长!”

  “关队长!”

  瘦高年轻人正是巡逻队队长,村长关白河的侄子关兴龙。

  关兴龙微微颌首,回应众人的招呼声。

  他径直走到尸体旁,依次检查过尸首,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抬眼与巴巴望着自己的周氏对视。

  片刻后,道:“大娘,龙虎豹他们三兄弟应该是死于邪祟之手。

  邪祟吸食了他们各自的精气,把他们吸成了干尸。”

  邪祟!

  一听到这两个字,尽管众人心中都有猜测,仍免不了神色惊慌。

  就连那些靠近尸体的巡逻队员,都不动声色地远离几步。

  石磨盘村家家户户即便不曾亲见邪祟,也都听过关于它们的传闻。

  正因为见过听过,才更知它们的可怕。

  更明白遭遇邪祟是怎样一种绝望!

  周氏闻言,脸色瞬间煞白,身体颤抖着道:“那、那怎么办才好啊……”

  她的眼神没有焦点,像是失去了生气。

  关兴龙叹了口气,站起身:“这里既然遭了邪祟,短时间内是不能再住人了。

  龙虎豹三位兄弟也是为村子出过大力的巡逻队员,纵然死了,他的父母家人也绝不会老无所依。

  大娘,以后你就搬到石头堡里住吧。”

  听到自己以后会搬去石头堡里住,周氏心里的恐惧感消散许多,面上也恢复了一些血色。

  她连连点头:“好,好,一切都听关队长的。”

  “按理来说,使用了灯火丹,就能催起心头血。就算到了夜间,等闲邪祟也不敢近身。”关兴龙眉宇间的忧虑仍未散去。

  他转脸看着地上的尸首,向周氏问道:“周大娘,他们三个兄弟昨夜莫非没有服用灯火丹?”

  “用了的!用了的!”周氏不假思索道,“他们三个回来就昏昏沉沉的,我怕他们出事,一人给吃了一整颗灯火丹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关兴龙打断:“昏昏沉沉?为什么会昏昏沉沉?”

  提及这个,周氏意识到干系重大,整理思绪片刻,便把龙虎豹三兄弟代替关兴龙,教训刘邦的事情和盘托出。

  她此时思绪混乱,倒是忘了添油加醋。

  “刘邦,哪个刘邦?”听完周氏所言,关兴龙反而更是迷糊。

  看来刘邦在石磨盘村里确实毫无存在感。

  一个巡逻队员见此,向关兴龙附耳低语几句:“就是送了一颗灯火丹到李小兰家的那个瘪三……”

  关兴龙听完他所言,却毫不避讳,开口又道:“李小兰?哪个是李小兰?”

  这下众人却不知该如何提醒。

  巡逻队员们也是面面相觑。

  当时可是队长关兴龙亲自说的,觉得李寡妇的独女李小兰长得好看,对她有点意思。

  在场许多队员也都听在耳里,暗暗把李小兰视作关队长的禁脔。

  正因为此,龙虎豹三兄弟才要教训接近李家的瘪三刘邦。

  孰知几天过去,关队长他老人家将此事抛诸脑后,全然忘记了?

  莫非大家伙都会错了意?

  看着众人一脸懵然,关兴龙眼底闪过一丝冷色,面上却道:“一个普通村民,连巡逻队的武学都没练过,想要伤到龙虎豹他们三个绝无可能。

  他们仨昏昏沉沉或许另有原因。”

  说完,他低头故作思考之状,而后才道:“但也不能对那个刘邦过于放松警惕,说不准他是被邪祟附身才伤了龙虎豹三人呢?

  方子,你去跟刘邦说一声,让他从此后也加入巡逻队。

  就安排他夜间巡逻吧!”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3442193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