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3、灵犬

13、灵犬


  “今夜我们就先暂时一组吧。”

  那人嘻笑着走来,一手揽过关方肩膀,一手欲搭在刘邦肩上,被他不动声色地躲过。

  那人侧目瞥了一眼刘邦。

  刘邦与之对视,在其满是笑意的圆胖脸孔下,似乎看到一条毒蛇。

  “常哥,你在这儿多久了啊?我怎么没看到你?”看到圆胖脸青年,关方的反应与刘邦截然不同,他一脸欣喜,亲热地拉住了青年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圆胖脸青年名为关常,是关方的堂兄。

  两人之前其实交集很少,只不过关方时常从父母他们嘴里,听说关常的一些事迹。

  知道这位堂兄实力强劲,如今能与堂兄呆在一个组,自然无比高兴,以为有了靠山。

  常哥可是村里少数几个踏入养神段的高手,几乎能与张队长相提并论,能与他分在一组,自己的小命就有了保障!

  关方与关常寒暄一阵,侧目看向刘邦。

  刘邦仍是意料之中的静定,平淡的表情看得关方直撇嘴,觉得刘邦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好了。过来跟我拿东西吧。”见众人都已分好组,张千摆了摆手,领着一众外巡队员走进寨墙边的一间石屋。

  甫一走进石屋,刘邦就闻到一阵屎尿臭味。

  随着灯笼照亮石屋,他就看到一排铁笼子贴墙放着,笼子里关着数只或黑、或黄的大狗。

  这些犬只见生人进来,也不吠叫,一双双幽冷的眼睛随着众人的走动而转动。

  它们每一只都被养得油光水滑。

  从它们身上,刘邦感应到了只有巡逻队员身上才有的滚滚血气。

  这些犬只不是凡类,必然是石磨盘村用特殊秘法培养出来的灵犬。

  驱使这些灵犬,为己所用,在自身实力羸弱的时候,也是一个好办法。

  刘邦眼神微动,暗道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自身实力成长还需要较长一段时间,这个阶段,就该多借助外力,为自身护道。

  他心有定计,便不再看那些犬只。

  比起这些微带灵性的犬只,他有更好的选择,现在暂且不提。

  张千令众人在石屋里排好队,他一人走到最前面角落里,搬出一个箱子,打开箱子,便显出一块块被刻意削成长条形的金光石。

  这些石头遍生金纹,即使在黑夜里都熠熠生辉。

  刘邦只知金光石蕴含金行之气,铸炼兵器时,可以将此石投入,增添兵刃锋锐,却不知将其填入所谓的‘镇邪柱’,又能发挥何种效用?

  “每人一块金行石,每组牵一条猎鬼犬去。”

  张千拿出一块金光石,以及一把狗笼子的钥匙,发给队伍最前头的人。

  不多时,就轮到了刘邦。

  刘邦从他手里接过金行石,便欲转身离开。

  他们这一组已经由关常拿走狗笼钥匙,把狗牵了出去。

  “你这是已经完全自暴自弃了,连兵器都不带一把?”看了眼刘邦的背影,张千低垂眼皮,状似无意地说了句。

  刘邦身形微顿,感应到了此人冷漠言语下的细微善意。

  兵刃之流,能为自己增加的战力极少。

  而今既然是外出巡逻,有可能碰到邪祟,普通兵器能发挥的作用就更少。

  如此总不如双拳来得轻便简单。

  “拿着这把刀子,危急关头,也能当根救命稻草。”张千伸手往黑暗角落里一抓,就抓出一把连鞘砍刀。

  他把砍刀连同一本薄册一起递给了刘邦:“册子上画的是‘野牛拳’练习方法,不识字也能看。

  你多琢磨琢磨,资质再平庸的人,练习三五天,也能到炼力段了。”

  刘邦不知张千对自己的善意从何而来,却也不会拒绝对方的示好,接下砍刀与薄册,道:“多谢。”

  他回应得平淡,倒让张千愣了愣,旋即深深地看了刘邦一眼:“希望你今晚能活着回来。”

  丢下这一句话别有深意的话,张千越过刘邦的身畔,当先离开了石屋。

  刘邦在原地顿了顿,跟着走出石屋。

  寨门前的空地上,外巡小组大都离去,只剩关常、关方二人一边闲聊,一边等候刘邦。

  关常已是养神段的高手,对周围风吹草动感应敏锐。

  其第一时间看到刘邦随张千走出石屋,目光着重在刘邦背着的砍刀上停留了一瞬,旋即垂下眼睑,与关方谈笑了一句。

  关方这才发现刘邦已走出石屋,冲他嚷嚷了一句:“你怎么干什么都这么磨蹭啊?走吧!常哥要等急了!”

  等刘邦走近,关方才注意到他背后的看到,有些艳羡道:“这是张队长送你的?他看中你什么了?”

  在旁静静观察刘邦的关常此时咧嘴一笑,轻声道:“倒也不一定是看中了什么。

  张队长,滥好心啊。”

  说着,他转过身,提着灯笼走向寨门外。

  关方拉了刘邦一把,各自提着灯笼鱼贯走出寨门,守在寨门两边的队员随后关上黑漆铁皮大门,拴上一道道锁链。

  听到锁链的响动,关方不禁打了个寒颤,扭头回望:

  寨墙在黑暗里只剩黑峻峻的轮廓,每隔十步架设一座火盆,火光在黑暗的倾轧中摇摇欲坠。

  透着一股子大厦将倾,岌岌可危的感觉。

  关方又忍不住一激灵,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怎么都驱散不尽。

  “快走吧。”直到关常出声提醒,他才从那种惶恐的状态里稍稍退出一些,连忙凑近关常。

  三人的灯笼连在一处,扩大了光照范围。

  光芒再亮,却难以驱尽阴风。

  呜——

  一阵阴气裹着寒意吹袭而来,贴着皮肉打着旋儿钻进了关方的衣领子里。

  他更害怕了。

  外巡班其他小组的灯笼火,就在这不尽黑暗里越来越远,直至最后,再也难见。

  不知走了多久,关方只觉得自己彻底迷失方向感时,忽然听到了关常的声音:“到了。”

  到了?

  关方一抬头,就看到前方枯木林里,耸立着一根高约一丈的石柱,柱子上刻画着一个朱红色的狰狞图腾,柱顶还有火光熊熊燃烧。

  “镇邪柱!”关方忍不住叫了一声。

  声音在森林里传出老远,映衬得周遭环境更加寂静。

  他连忙捂嘴,看向身旁的刘邦。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3414751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