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4、袭杀

14、袭杀


  刘邦提着灯笼,还在上下打量那根镇邪柱。

  镇邪柱里正在溢散一缕缕金行之气,这些气息沿着固定轨迹向四周蔓延,似乎与其他镇邪柱相连,共同组成了一层肉眼难见的金行防御禁制。

  除此之外,这根柱子上刻画的图腾,亦能在金气滋养下,逐渐化形,能依托金行禁制,搏杀进犯的阴祟。

  现下镇邪图腾隐而不发,是因为没有发觉邪祟的行迹。

  以阳金之气勾连这些镇邪柱,形成禁制,抗御阴祟,也算是别出心裁。

  不过,这一重禁制终究只能防范周边一些弱小的邪祟进犯,一旦有强横邪祟侵袭,立刻便抵御不住。

  并且,禁制本身更没有炼化阴气之能。

  如此便会放任阴气穿过禁制,流入石磨盘村里,被散布全村的桃树吸纳。

  ——这估计是石磨盘村高层故意为之?

  “把金光石填进镇邪柱里就可以了。”关常先一步走到镇邪柱边,拿出一块金光石,塞进了镇邪柱上的凹陷里。

  随着那块金光石填入柱子,整个柱子都溢出了肉眼可见的金气,一层层向四周扩散。

  金光四散,仿佛为身处光辉中的三人镀上了一层金身。

  刘邦知道,这些金气加诸于人身,除了让人看起来颇有些威风之外,再无其他用处。

  但关方却以为这种金光有大神效,连忙跟上去,也把手里的金光石填进镇邪柱的一个凹陷内。

  金光愈发浓郁,关方宛如金铸的神人,在黑暗里散发光辉。

  他极满意自己的状态,自觉得到了某种加持。

  于是向刘邦伸手讨要金光石,希望自身得到的加持更多一些:“刘邦,把你的金光石给我,我替你放!”

  刘邦自无不可,将自己的金光石也递给他。

  由这傻货自个玩耍,傻乐呵。

  站在镇邪柱旁,明明也披覆着金光,但却没有丝毫存在感的关常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连片刻,忽然把手里的狗链递给关方,同时笑着道:“突然有点尿急。你们在这里等我会儿,我去解个手。”

  关方接过狗链,扫一眼四下浓郁的黑暗,迟疑道:“不能憋会儿吗?回去再解手……”

  “憋不住了,憋不住了!”关常连连摆手,往旁边挪动步子,不一会儿就影踪全无。

  “别走远啊!”等他走了,关方才反应过来,喊了一声。

  黑暗里只余隐约的回应声。

  刘邦倚靠镇邪柱坐下,与关方牵着的那头花斑大狗对视了下。

  花斑大狗哼哼了两声,离刘邦稍远了些。

  ‘这畜生确实灵性很足。’

  他无声地笑了笑,伸手想要抚摸一下大狗的脖颈,关方却在此时呵斥出声:“干什么呢?你对猎鬼犬来说还是个生人,敢上手摸,小心把你爪子咬掉!”

  关方参加过村子里的日巡队,对这些猎鬼犬倒不算陌生。

  他出声呵斥刘邦,虽然有些看不起刘邦的意思,但更多的还确实是怕猎鬼犬厌恶生人触碰,真把刘邦手指头咬下来一截。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刘邦把手伸过去,花斑大狗非但没有一丝凶恶之色,反而轻悄悄地匍匐下去,用额头抵着刘邦的掌心,任由其抚摸,一副小心讨好刘邦的样子。

  “你倒是招狗喜欢。”关方见状,悻悻说了句,索性把狗链子递给刘邦,不再多管。

  刘邦把大狗往自己这边扯了扯,观察着它的瞳色、口舌。

  这犬只灵性极强,非是寻常村民能够饲喂出来。

  石磨盘村从前一定有饲养灵犬的传承。

  待到回村之后,我也召一只灵物来,也可为自己护道。

  他揉了狗头几下,感应到掌下本来筋肉放松的灵犬,悄悄绷紧了身子,面上不禁浮现一抹笑意。

  呜!

  一阵风声吹袭而过,枯叶林里响起细碎的动静。

  “谁?!”本就精神紧张的关方霍地一下站起,锵地一声出刀,朝向发出声音之地,双手紧握着刀,两腿打着颤。

  那边的动静渐渐消寂,关方心下松了一口气。

  正要再坐回去,一抹刀光撕破黑暗,气势汹汹地扎向刘邦的后心!

  “嘤——”花斑大狗喉间发出一声哀求似的鸣啼,尾巴微微摇动,竟然依旧趴伏于地,没有扑上去。

  镇邪柱金光散溢,无有异常。

  刘邦松开狗链,就像后背长了眼睛一样,只微微侧身,便躲过着凶险一刀!

  呼呼呼!

  一刀未中,那人又连续三刀刺来,刀刀不离刘邦要害。

  刀刀未能建功!

  “谁敢偷袭?!”这时关方已反应过来,扭身一刀劈向刘邦身后那片黑暗,同时暴喝出声!

  当!

  兵刃相撞,碰出几朵火花。

  关方直觉自己像是一刀斩在钢铁之上,顷刻间,对方甩刀发劲,将他反震得踉跄后退!

  黑暗翻涌,一张面孔从中浮现。

  满面血液,披头散发,脸上尽是被割裂的伤口。

  “常哥?!”看到这张面孔,关方骇然惊叫,心底生寒。

  常哥遭了不测?

  邪祟顶着他的身子过来袭杀我们?

  一瞬间,关方念头电转。

  而敌手趁此时机,再把面孔隐去,又复一刀劈向转身面向自己的刘邦。

  他的目标始终只是刘邦一人!

  “狗儿,你为何不咬他?”这时,刘邦忽然出声。

  声音依旧很轻很淡,仿佛万事不挂在心上。

  这一句话语落地的刹那,匍匐在刘邦脚下的花斑大犬仿佛战胜了某种束缚,一跃而起,狗嘴狠狠咬向敌人的手腕!

  “嗷!”

  敌人决然没有想到,趴在刘邦脚下的大狗会扑咬向他,连忙撤手,却已来不及,被灵犬狠狠咬中手腕,猛力一扯,便扯下来一块血淋淋的肉!

  “啊!”

  他惨叫一声,胸中凶焰更炽,手腕翻转,一刀斩向灵犬头颅!

  这时,刘邦却抽出砍刀,双手握刀,以这个一看就是新手握刀的姿势,抡圆了一刀横扫敌人中腹!

  嗤啦!

  大刀割破敌人的衣裳,任凭他连连撤步,依旧在肚皮上留下一道狰狞的伤口。

  鲜血哗哗流下。

  那人捂住肚子,心生骇然,一刀震开灵犬,连连后撤,在黑暗里消失无踪。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3360092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