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2、炼力段

22、炼力段


  “野牛劲弊病诸多,倒也不是无法改进……”

  刘邦站在院子里,目露沉思,片刻之后,他忽然侧身弓步,一拳轰出。

  其周身血气随着这一拳流转全身,散发出的气势与修炼野牛劲的炼力段武者完全一致。

  血气鼓沸,给人以轰烈如炉之感。

  但与修炼真正野牛劲的炼力段武者相比,刘邦身上又有一种神完气足的韵味,不似其他炼力段武者那般‘外强中干’。

  在转念之间,他已经完成了对这篇‘野牛劲’功法的改进,其完成度恐怕已经超越石磨盘村内任一版本的野牛劲。

  野牛劲本身所有的诸般弊病,皆被他轻易补足!

  高屋建瓴,不外如是!

  “可惜,纵然一番改进,补足弊病,这套功法依旧如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刘邦摇了摇头,正准备把外放出去的少量气血回归心田,散去这‘炼力段修为’,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刘邦!”

  声音随着脚步由远及近:“刘邦,你达到炼力段了?!”

  刘邦目光越过篱笆墙,看到急奔而来的关方。

  对方满眼不可置信,显然是感应到了刘邦身上那股与自身如出一辙的气血鼓沸之势。

  “仅用一天时间,就修成了炼力段!”关方穿过院门,脸上神色已是羡慕嫉妒交杂了。

  刘邦心头一动,并未散去这炼力段的修为。

  他对自身气血调遣精微,可以随时在野牛劲与炼阳真解两套模式之间来回切换。

  只是投入少量气血,他便已然‘修成’炼力段。

  假若刘邦将通身气血都投入野牛劲功法之中运转,配合元神,只怕瞬间就是养神段巅顶的修为。

  “我这便算是达到炼力段了吗?”刘邦反问道。

  关方只当他是明知故问,故意显摆,颇为‘咬牙切齿’道:“我修炼野牛劲,用了十天时间才感应到气血,这才真正踏入炼力段。

  没想到你一天时间就修成了炼力段,竟然连感应气血都不用的!”

  刘邦看着关方,暗暗点头。

  这厮眼中灵光晦暗,资质鲁钝,消耗十天炼成野牛劲,倒也符合其资质。

  “来!让我看看你修成炼力段,涨了多少气力!”看着刘邦神色,关方没来由一阵气恼,伸手抓住刘邦一只手,喝道,“咱们来掰掰腕子!”

  刘邦并未拒绝关方的测试。

  与之一同到桌前,各据一方坐下,随后,关方猛然沉声道:“开始了!”

  一股大力便从其掌中传来,压向刘邦的手掌。

  这般气力,大约有二百多斤的样子。

  刘邦心下对关方的气力有了判断,接着便微微发劲,一股巨力如惊涛一般覆压下关方的手掌,轻而易举地将其手掌按在桌面上,死死不得动弹!

  关方勉力挣扎几次,都休想挣脱刘邦手掌,不禁万分气馁:“我的气力已达到五百来斤,你这么轻易就能压过过,气力只怕得有千斤了……我输了。”

  方才刘邦判断他发挥出的力气有三百来斤,只算了单手。

  论全身气力,有个五百来斤倒也正常。

  刘邦松开了他的手,问道:“你这般气力,在巡逻队里能排第几?”

  “我在巡逻队里,虽不能说数一数二……”关方活动手腕,下意识想要向刘邦吹嘘,但不经意抬头对上刘邦审视的目光,顿时心虚起来,不敢再放大话,哼哼道,“也就排个中间靠下吧……”

  中间靠下还是他对自己的高估。

  其实五百斤气力在巡逻队里,完全是处于最下层的位置。

  “你刚刚修成炼力段,就有千斤力气,想来再给你一段时间修炼,三五千斤巨力是免不了了。”关方看着刘邦,满眼艳羡,“这般资质,在巡逻队可就真是数一数二了。”

  三五千斤巨力在巡逻队里就已经数一数二。

  刘邦点头记下这一节,转而看了看天空。

  天色愈发阴沉,已是黄昏时分。

  “今夜咱们还是出外巡逻么?”他问道。

  关方连连摇头,笑道:“昨夜我和常哥立了功,你虽然没有功劳,但毕竟跟我们是一个小组。

  常哥在石头堡那边得了赏赐,又因为身上有伤,被允许修养几天。

  这几天咱们不必外巡,张队长安排咱们夜间在村子里巡逻。”

  刘邦展露出的实力让关方刮目相看,他对刘邦再不敢如从前那般轻视,隐然间已经有几分以刘邦为主的感觉。

  这种转变,倒让刘邦暗暗发笑。

  实力在哪里都是通行证。

  为免以后这些村民过多骚扰自己,不妨多展现一点实力,震慑住他们,也让他们少些歪心思。

  过三五天,自己就‘突破炼力段’。

  “走吧。”刘邦转回房间里,拿上佩刀,便和关常一同离开了院子。

  他隐约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件事情。

  但具体是什么事情,一时间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了。

  院门口的桃树伸展枝桠,与前几日相比,它已不再给人以阴森之感,一眼看去,只会让人觉得是棵普通桃树而已。

  这棵桃树之内的阴气已暂时被聚阳禁脉化去。

  刘邦已经在院子西北角挖好了一个坑,预备过些时日,在那里栽种一棵槐树,从而把桃树里不断汇集而来的阴气转移到槐树中,使阴气彻底落入自己的掌控之中。

  ……

  一盏盏灯笼在寨墙门前排成两排,不时还有夜巡队员提着灯笼加入进来。

  很快夜巡队人员便已齐聚寨墙大门前。

  天黑时,张千也提着灯笼,大步走了过来,他扫视过一众麾下,平淡道:“依照昨日的安排,你们各自该做什么且做什么。”

  昨夜遭遇白衣邪祟,夜巡队损失了一个队员。

  村子里一时间也无法给夜巡队补充上,失去队友的那两人就和刘邦他们一样,暂时转在村内巡逻。

  这也算是对遭遇邪祟队员的安抚。

  夜巡队员各自散开。

  张千看到转身欲走的刘邦,从其身上感应到了滚滚血气,不禁眼睛微亮,忽然开口:“刘邦,你突破了?”

  刘邦转过身,点了点头。

  “不错!好好修炼,实力才是立身之本!”张千满眼嘉许,鼓励了刘邦一句。

  刘邦敷衍了几句,与关方离开了此地。

  张千这等人,传授自己奔牛劲还要做些手脚,居心叵测。

  想拉拢人又做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委实小家子气,难成大事。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3258978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