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3、聚阴驭邪阵

23、聚阴驭邪阵


  刘邦与关方各提一盏灯笼,穿梭于石磨盘村大街小巷。

  夜色浓重,灯笼光仅能照亮周围三五尺之地。

  寒意侵染关方的皮肤,他打着颤儿,连看了好几眼刘邦,看对方实在没有说话的意思,忍不住首先开口道:“刘邦,你不冷吗?”

  “冷?”

  刘邦收回看向路边桃树的目光,摇了摇头:“不冷。”

  自身元阳充沛,比关方积累不知雄厚多少,寒夜里的阴气绝然难侵袭到他。

  然而刘邦一句话,也让关方失去了继续和他说点什么的兴趣。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刘邦把四下都看了看,择定往东的那条路,道:“咱们往这边走走。”

  先前自己没在村子里多转悠过,未细心留意村里的这些桃树。

  如今夜间巡逻,反而发现这些桃树已经形成四通八达的脉络,以供阴气能传递到村里任何一户人家门口。

  而桃树内蕴的阴气,少数来自于灰雾浸润,多数皆指向一个方位——正东方。

  并且,这些桃树按照某种阵势勾连,已经形成了一重阵法。

  自己多去几个地方观察一番,就能勾动记忆,确定这究竟是个什么阵法!

  关方自无不可,跟着刘邦一起往东走。

  路过一户人家时,院内响起了一阵激烈的犬吠。

  关方倒不怕狗,只是听到狗叫声,却看了刘邦一眼,低声道:“昨夜咱们牵着的那条灵犬,今天一早就被送到石头堡了。”

  提及那头灵犬,刘邦才骤然回想起自己遗忘的事情:自己本来准备回家之后,召唤一只灵物的!

  结果白天一番忙乱,反而把这事忘了。

  今天再回家,首先便把这件事完成!

  他不知关方所言,具体所指是什么,便问道:“那头灵犬到石头堡,是好事还是坏事?”

  “嘁!怎会是好事?”关方撇了撇嘴,“所有灵犬都是关兴龙的,只能奉他为主。如今出一条吃里扒外的,你说他会怎么对那条狗?

  现在或许已经在锅里了吧……”

  “倒是可惜。”刘邦咂了咂嘴。

  怎么说也是别人养的狗,别人的财产,他倒没有多余的想法。

  不过,假若那个关兴龙见一条狗服从自己,都要把狗炖了吃掉的话,那石头堡驯养灵犬这一产业估计维持不了几天了。

  “这事是关常打的报告!”看刘邦一副不关自己事的样子,关方瞪着两个眼珠子,郑重向他提醒。

  关常把斩杀邪祟的功劳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得了最大份的奖赏。

  他关方却只捞着两个灯火丹,如此不公,关方心里就与关常生了龃龉。

  又因刘邦今日着实长进许多,让关方看到了他身上的潜力,于是便想向他靠拢,也不吝啬向他透露些情报。

  不过这种消息,刘邦只要稍一转念便能想到。

  关方是否愿意透露给自己都没所谓。

  关常那夜奉命袭杀自己,然而却未能建功,必然是要把此事上报给幕后之人关兴龙的。

  自己擅长驱使灵犬之事,必然会被他汇报上去。

  他若不向关兴龙汇报此事,才是奇怪得很。

  刘邦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看刘邦对此事甚不上心,关方撇了撇嘴:“我可是提醒你了,关常对你没安好心,以后你着了他的道,可别怨我。”

  “那是自然。”刘邦提着灯笼,越过关方,走在了前头。

  前方设在高墙上的一座座火盆,映照出了石砌城堡的轮廓,踏足此间,那股萦绕不去的寒意就尽皆消散,反而让人心生暖意。

  刘邦仰头看着这座墙壁直比寨墙还高一倍的堡垒,心中明悟。

  原来如此!

  阴阳互根,转阴聚阳。

  流转于全村桃树之中的阴气,尽是由这石头堡内部某个东西释放而出。

  将阴气排解出去,石头堡内部的那个东西才能吸纳阳气,被阳气持续炼化。

  覆盖全村的桃树,原是为了替石头堡里的那个东西分化阴气,把风险全转移到外面村民身上去,石头堡主人只得那件东西的所有好处!

  人之道,损不足而补有余,不外如是。

  通过石头堡里的那件东西,其主人甚至能操纵村子里阴气流向!

  那件东西就相当于是这座阵法的阵眼。

  龙虎豹三兄弟被吞噬尽血气,化为干尸而死,这件事背后就有那件东西的影子。

  ——那是件什么邪物?竟能驱使邪祟?

  “我家便在石头堡旁边。”站在石头堡灯火遍照之地,关方心中油然生出几分优越感。

  他斜乜了刘邦一眼,忽然伸手指向城墙下的某个黑黢黢的小院。

  灯火遍照之所,亦难免灯下黑。

  刘邦这才注意到,城墙下散落有不少小院。

  这些院子俱是对石头堡有功之人的家属,或关氏旁支子弟的住所。

  “住在此间,比在其他地方要安全很多。”刘邦如是道。

  关方傲然一笑,昂首挺胸:“那还用你说?”

  “嗯。”刘邦转身便往别处走去,“走吧,咱们去别的地方看看。”

  笼罩整个石磨盘村的阵法,就是聚阴驭邪阵。

  既已知道这重阵法效用,刘邦少不了要各处看看,找出几处破绽,加以利用,使阵法威胁不到自己,甚至能为自己所用!

  石头堡可借邪物驱使阴气,聚敛阳气。

  自己同样可以在这阵法上开一个口子,在石头堡背后偷取阳气,薅关白河的羊毛。

  “这就走啊?”

  “你别那么着急啊!今夜要巡半夜,咱们再慢点也能把整个村子都巡完了!”

  看刘邦提着灯笼远去,关方无奈,只能赶快跟上。

  叫嚷声在夜色里散去。

  ……

  两个时辰后,刘邦回到了家中。

  在村巡组只需巡逻前半夜或后半夜,毕竟加入巡逻队的村民白日也要干农活,一夜不休息,白天也支撑不住。

  巡逻时,刘邦领着关方,几乎转遍了全村。

  由此发现了聚阴驭邪大阵三五个可以利用的破绽。

  其中有个破绽,正好离李小兰家不远,如此刘邦给这座阵法开口子的时候,也更方便照顾到她。

  他在院子里踱着步子,思索怎样在石头堡主人难以察觉的情况下,完成对这座阵法的改造?

  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刘邦脑海里便跳出十数个可用的方案。

  他一一对比后,回到卧房,将最佳方案写在了纸上。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3258960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