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4、赤明玉神咒

24、赤明玉神咒


  聚阴驭邪阵布置不易,石头堡主人消耗不知多少光阴,才在潜移默化中推动此阵完成。

  如今刘邦虽然遴选出了最省力的破阵方案,但也需要准备诸项材料,得耗费一定时间才能令阵法为己所用。

  须得徐徐图之。

  刘邦用笔把方案写一遍后,记忆就加深也数分,不会再遗忘。

  他随即把那张纸片烧成了灰烬,转而又裁出一张纸,转腕运笔,在纸上勾勒出鬼画符一般的纹路。

  今夜总算未再遗忘要召唤灵物的事情。

  当下刘邦就是在勾画召来灵物所需的符咒。

  灵物来源自历代强横仙人收服的妖兽、灵精们的后裔,它们被强者们转移至‘灵台界’中,能与天下所有修者沟通。

  修行者只需凭借符咒就能勾连到灵台界,灵物们根据其勾画的符文不同、其本身资质强弱而选择是否与之缔结盟约,为其护道。

  灵台界的灵物,有一窟二岛三山之分。

  一窟为金光窟,为天蜈道人及其后嗣‘金行蜈蚣’的道场。

  只消会勾画‘金天蜈符’,便能随机与金光窟中的一头金行蜈蚣缔结盟约,若想获得更强横的护道蜈蚣,须要会勾画更高一等的‘法天蜈符’、‘天蜈神符’。

  二岛为陷海岛、寒玉岛。

  陷海岛是‘朱炎大尊’及其后嗣‘赤明蛤’的道场。

  寒玉岛中则居住着‘玄蛇妖仙’及其后嗣‘玄蛇’。

  三山分别为牛头山、青丘山、碧果山,内中栖居的三类灵物分别为牛、狐、驴。

  此三山势力最弱,亦最舍得在人类修者身上投资,一旦发现有良才美质的人类修行者,甚至人类不主动勾画符咒,它们也愿意把族中英才倒贴过来。

  三山之中,唯有碧果山近些年来出了一尊仙人,号为‘碧玉罗汉’。

  刘邦曾经被青丘山的狐狸主动缔结过契约,后边过去了许多年,不知那灵狐如今情形如何?

  只记得自己放她归山时,她便已经修出了第七条尾巴,俨然是大圣境的灵物了。

  刘邦此次勾画的符咒,却并非对应青丘山。

  召来一头狐狸、或是水牛、青驴之类都太显眼,会被人过多盘问,是在麻烦。

  剩下的蜈蚣、蛤蟆、玄蛇之中,刘邦只掌握有陷海岛这一系的所有符咒。

  对比之下,自然只有与赤明蛤一脉缔结盟约。

  他与陷海岛的朱炎大尊曾有过几面之缘,从其手中所得的这一系符咒最多最全,其中最顶层的符咒,甚至可以直接召来朱炎大尊。

  不过刘邦自忖,如今自身实力跌损,德不配位,若真召来朱炎大尊,只怕这老货会起别的心思。

  所以,他只选择了其中一道较为高级的‘赤明玉神符’勾画,在符咒里,夹带上一个自身特有的烙印。

  这个烙印会在有赤明蛤接受盟约后,种入其体内,是赤明蛤辨识主人与其他人的特有标识。

  没错,人类修者与灵物所订立的盟约,从来都是主仆盟约。

  人类为主,灵物为仆。

  之所以能立下如此盟约,实是因为古代诸强大修者降服灵物们的祖先时,也多是以武力震慑降服,逼迫它们立下元神大誓。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若只是和平结盟,眼下主仆身份互换也说不定。

  符咒勾画非只消耗笔墨,更费心神。

  其中纹路复杂多变,有让人神智迷失之能,若非心志坚定之辈,勾画符箓,只会落得个精气泄空,心神狂乱的下场。

  这道赤明玉神符只考验人之心神,刘邦倒是可以轻松应付。

  绝大多数符咒,入门都须以真气勾画,至少需要修行者有气之境的修为,刘邦反而难以完成。

  一刻时间后,赤明玉神符勾画完成。

  其纹路复杂,由三道主符文构成,内中又有五十六个细微符文串联并接,一眼望去,便似一头大蛤蟆屁股后跟着三股小蝌蚪。

  在‘蛤蟆’与‘蝌蚪’相接之处,便有刘邦自身烙印符文。

  他调整心神,谨守灵台,随后右手剑指在自己眉心虚按一下,紧跟着剑指落在烙印符文之上。

  嗡!

  仿佛虚空颤鸣,刘邦元神隐被撬动。

  一个似真似幻、似有实无的门口在眼前洞开来,内中赤焰汹涌,翻滚沸腾。

  ……

  灵台界陷海岛。

  整座海岛皆被火云笼罩,赤焰翻腾,中间不知隐藏多少灵物。

  海岛之上,并无多少建筑,只海岛中心有一座大殿耸立。

  大殿之中,光线昏沉,一尊五丈高的雕像立于法坛之上,那雕像似是由纯金所铸,乃是一头赤眼蛤蟆。

  在这蛤蟆双眼间,有一道深黑纹路笔直而下。

  它身披一件玄色大氅,后腿蹬地,两只前爪一爪抓着一杆黑幡,另一爪结着法印。

  整尊雕像威严如海,气势如渊。

  忽然,在某个瞬间,似有一层红光流转过雕像,其显露在外的那一个个鼓包相继裂开,从中显化出一只只赤色眼睛。

  雕像的金属质感消失不见,踞坐在法坛上的,仿佛就是一只赤红色的大蛤蟆!

  其周身一只只赤目转动眼珠,扫视四方,片刻后,苍老的声音从它口中传出:“四百三十二子,到大殿来!”

  声音如雷,响彻陷海岛。

  不多时,便有一个胖墩墩、浑身只着一件红肚兜的小娃娃蹦跳着走进了大殿。

  ‘他’身形矮小,落入宽广恢弘的大殿里,便似水盆里的一颗黄豆,团团转着,四下打量大殿里的摆设,好不容易才看到法坛上的雕像,撅着屁股纳头便拜:“拜见父亲大人!”

  雕像看他一番耍宝,虽然内心觉得好笑,面上却呵斥道:“就你与别的同族不同!

  都是在自家地界,不显出本形来,偏偏化个人身是何用意?

  净逞的你能了!”

  小胖娃闻言,委屈地瘪了瘪嘴:“孩儿不过是觉得好玩而已,父亲不喜,孩儿变回原身就是。”

  说着,自其七孔里喷出滚滚赤色气息,赤雾蒸腾里,它已化成一只比胖娃娃更小的、巴掌大的蛤蟆,鼓动腮帮子,冲父亲呱呱叫着。

  若非雕像背上有许多双眼睛帮忙照看,恐还真要漏了这不肖子的影踪。

  “混账羔子!”

  雕像喝骂一声,不再与这不肖子多费唇舌,一抖黑幡,虚空里便显出一张赤光勾勒的符文,内含一个人族修者的烙印——正是刘邦所勾画的那道符文。

  符咒在半空中化去,紧接着就显出了在院里踱步思索的刘邦。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3258944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