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33、血元之体

33、血元之体


  关兴龙回到大屋,又变成了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关队长。

  他盯着小半边屁股挨着座椅,忐忑不安的关方看了一会儿,转而看向一旁的李飞,说道:“你去知会张霸一声,让他待会儿把周大娘连同她那几个伺候婆子都带到这里。”

  “是。”李飞应声退下。

  大屋里很快就只剩下了刚被带来的关方,以及上首一直盯着他,让他坐立难安的关兴龙。

  良久时间,关兴龙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关方终于捱不住这般沉凝如山的气氛,主动开口,语气隐带哀求:“堂哥,您、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关氏子弟,同龄男女之间,多半沾亲带故。

  关方嘴上称关兴龙一声堂哥,然而他这个堂哥与他的关系,实际上还没有他与刘邦亲近。

  “你倒知道我还是你堂哥。”关兴龙观察关方的神情,越看越觉得其心中有鬼。他心中连连闪过数个狠毒的念头,淡漠开口道,“一笔写不出两个关字。

  我们是同宗族人,关方,对着我想必你是不会隐瞒什么的。”

  “是!是!堂哥问什么,我就说什么,我、我绝不会隐瞒!”关方被关兴龙这一番意有所指的话吓得魂飞魄散,什么抵抗的念头都生不出了。

  “有人跟我说,看到刘邦突破了炼血段。

  这事儿是不是真的?”关兴龙这时忽然开口,正卡住关方话音刚落之时。

  关方反应不及,神色登时慌乱开来。

  假若关兴龙按部就班去询问他,说不定他还能咬牙死撑一会儿。

  但关兴龙趁他心神慌乱之际,突然问出这个问题,关方便真的一点准备也无,心神彻底失守。

  不等他掩饰、整理情绪,关兴龙再度厉声发问:“关方!莫要自误!本来只是刘邦杀了人,你若替他遮掩,你就也是同犯了!

  我问你,他是不是杀了关常,是不是突破到了炼血段?!”

  关兴龙语似连珠,疾如利矢。

  一句句话叩问关方的心门,吓得他扑通一声坐倒在地,抬首哀求地望着关兴龙,已是满面泪痕:“是、是关常先要杀刘邦,刘邦才……”

  果然!

  关兴龙眼中厉芒大盛。

  怒意止不住上涌。

  就是这个刘邦,杀了关常!

  他杀了自己好不容易培养出的一个能成血元之体的绝佳材料!

  三十日后,自己若不能再培养出一个血元之体,刘邦罪责尤深!

  怒火几乎要淹没关兴龙理智之时,他忽然转念。

  ——刘邦加入夜巡队,得授野牛劲不久,这便已经突破炼血段,有搏杀养神段的实力了!

  这等资质,喂以‘桂香血气丸’,岂不更容易培育成血元之体?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关兴龙目光闪动,本来焦躁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他垂目看向哆哆嗦嗦的关方,语气放缓了稍许:“行了。你我毕竟是本家兄弟,既然将事情交代清楚,我也不会多为难你。”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眼中闪过一抹冷光:“你的性情本来也不适合夜巡,怪我当初不该硬把你塞进夜巡队里。

  从明天起,你还回到巡逻队里吧,负责白天的巡逻活计就行。”

  关方本以为迎接自己的是刀山火海般的绝境,没想到关兴龙对自己的处理竟会如此轻松,甚至不像是惩罚自己,反像是奖励自己。

  谁人不知白天巡逻比夜间巡逻要安全太多?

  白天就算出了村子,也八成不会遇到任何危险!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顿了顿,试探性地向关兴龙问了一句:“那、那刘邦呢?”

  “呵!”关兴龙冷喝一声,脸上厉色更浓。

  不过瞬间,满面厉色便被其强压了下去。

  关兴龙目光扫过关方的脑袋,低声道:“他虽与关常有所争端,毕竟不该杀人!

  我会通知张千,令刘邦连续半个月夜间外巡,弥补过失。

  行了,你回去吧。”

  连续半个月外巡?

  关方闻言,登时吓了一跳。

  但他随即想到,与杀人偿命比起来,夜间外巡半个月,似乎也不是多难接受的事情了。

  他不敢再说其他,向关兴龙行礼,走出了大屋。

  目送关方离开,关兴龙迅速起身,走到那一排陈列架前,再度转动铜牛,打开石门。

  做完这些,他跟着离开了这间大屋。

  烛火闪烁微光,无法驱散浓稠的黑暗。

  洞开的石门里,红光闪烁,从中涌出刺骨的寒意。

  屋室内,寂静无声。

  过了小半刻时间,负责看顾石头堡大门的那名黑甲大汉‘张霸’,领着四五个人走近大屋。

  他在屋门前停下,向被四个健壮婆子簇拥的周大娘道:“就是这儿了。队长只请您和几位婆子进去,我就不进去了。”

  龙虎豹三兄弟一死,周大娘也没了底气,面对石头堡里任何一人都是客客气气的,更何况眼前这位在石头堡里举足轻重的人物。

  她连连点头,道:“好,好。”

  随后张霸推开大门,让她与四个婆子走了进去。

  他随即从外面把屋门落了锁,老神在在地守在门外。

  门里,很快响起了一阵尖叫、哭嚎之声,守在门外的张霸听在耳里,丝毫不为所动。

  嚎叫之声渐渐止歇。

  天色将明。

  ……

  清晨。

  李小兰走近篱笆院,就看到师父在院子里慢腾腾地打着一套拳。

  她脚步不禁加快了几分,快步走到门口,推门进去,笑魇如花地喊了一声‘师父’。

  走进这座小院,李小兰就觉得空气都清爽了起来,无处不在的寒意在此间消失无踪,反而有种让人神清气明的气息浮动着。

  她也不知这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师父,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在打拳啊?”李小兰麻利地拿起柴房墙边的扫把,转头向刘邦问了一句。

  刘邦慢腾腾地收住拳法,感觉全身精气活泛,暖洋洋的,抬眼对上李小兰的目光,道:“今天起得早,索性就练练养身拳。”

  其实也不尽是起得早的原因。

  阵法改造成效已显,一到天亮,院子里便开始弥漫阳气,如此也就不必等到正午再行锤炼肉壳之事了。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3256100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