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35、护心镜

35、护心镜


  关方虽未说具体做了什么事情,但刘邦结合前因,已想到其为何会出此言。

  他神色不变,朝关方招了招手:“来吧,到屋里说话。”

  院里徒弟此时早就停下动作,支棱着耳朵听自己与关方对话,未免她想得太多,心思驳杂,所以刘邦才要请关方到屋里说话。

  关方闻言,闷声道‘好’。

  一旁的李小兰却嘟着嘴,气恼地跺了跺脚。

  刘邦领着关方走进卧房,顺手关上了房门。

  他从桌子底下拉出一个小圆凳,让关方坐下,方道:“可是关兴龙找你问话了?”

  “你怎么知道?”关方抬眼,满脸吃惊。

  这种事情,念头一转便能猜到。

  何需这么吃惊?

  刘邦无奈地笑了笑,也没跟关方解释,点了点头:“你受不住威胁,把昨夜之事都告诉了他,对么?”

  “对……”虽然关方未从刘邦话里听到责备之言,但还是羞愧得低下了头,“关兴龙他……他……”

  想了半天,关方也未回忆起关兴龙对自己说了什么威胁的话。

  讷讷半晌,他才明白,其实是自己胆子小,太怂了,被关兴龙一激就把真话竹筒倒豆子似地全交代了。

  “我、我也给你说了好话的!”

  关方亡羊补牢般连连道:“他跟我说了,这事儿关常确实办得不地道。

  但你做得也太过分。

  他准备让你单独夜巡半个月!”

  说到这里,关方神色犹疑了一下,又道:“刘邦,我寻思着,就算夜巡半月,也比直接被带到石头堡被拖进狗屋里喂狗好吧?

  所以就把这事过来告诉你,你好有个准备。

  一个人夜巡……”

  眼看着刘邦眉心微皱,关方越说越说不下去。

  想到自己被调回日巡队,负责白日巡逻,而刘邦却要独个外出夜巡,他也惭愧不已,臊得不行。

  但刘邦其实并不怪他。

  关方终究一介普通村夫而已,替自己‘藏尸灭迹’,已经是用了最大的勇气。

  让他再独个面对山一般压在石磨盘村民心里的关兴龙,他能顶住压力才是怪事。

  关方已将刘邦视作朋友。

  他亦为朋友付出了自己的努力。

  刘邦之所以皱眉,是觉得眼下关兴龙对自己的处理,太过于轻了。

  原主招惹了关兴龙看上的女人,换来被发配夜巡队,还要面对一个养神段强手袭杀的报复。

  自己杀了养神段的关常,关兴龙的报复居然只是令自己‘独个夜巡半个月’?

  这事怎么想怎么不正常!

  关兴龙是想在自己独自夜巡这半个月里,再派人袭杀自己?

  或者是因为自己斩杀了关常,反而显露出了某种远超过关常的价值,让关兴龙以为自己可以利用?

  两种可能,不论哪一种,至少短期内自己都不必再面对接连不断的麻烦了。

  这是好事。

  至于关兴龙究竟图谋为何,不妨静观其变。

  刘邦眼神沉定下来,看向关方,平静道:“关方,此次事情我不怪你,毕竟你亦是第一次面对此种事情。”

  “啊,真的吗?”关方神色惊喜。

  从小到大,旁人皆嫌他啰嗦,不愿与他结伴。

  他一直都没什么朋友。

  与刘邦共事这许多天来,他才觉得自己终于有了朋友。

  却是怎么也不愿轻易丢去的。

  刘邦能如此说,实在令他开心不已。

  不过,刘邦随后神色转冷:“但是,此种事情,我只能容忍一次。假若你下一次还是如此出卖了我,我必不会将事情轻易揭过!”

  关方呼吸一滞,随后连连摇头:“我不会了!我不会再出卖你了!”

  “嗯。”刘邦点了点头,注视着关方的颜面,看了好一会儿。

  直看得关方惴惴不安时,他忽然道:“你印堂发黑,这段时间可能有灾劫临身,小心一点儿。”

  刘邦不会看相,但元神对他有所提示,关方近段时间确实可能遭遇灾劫。

  而灾劫多大,是否会危及性命,刘邦却看不出了。

  ……

  入夜。

  村寨大门前。

  张千从怀中拿出一面巴掌大的圆镜,递给刘邦:“护心镜,你贴身戴好。

  此镜可以照见隐于黑暗中的邪祟,外出夜巡,或可助你一助。”

  刘邦眼看着张千从自己贴身衣物里取出这面镜子,一时间并不是很想接过镜子,摇了摇头:“我用不着这种东西。”

  见他坚持不受,张千也不再勉强。

  这面镜子是他好不容易得到,赠给刘邦还有些舍不得。

  然而刘邦既然不要,正好遂了自己心意。

  他接着说道:“关兴龙下了令,着你一人外出夜巡,灵犬亦不能带,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在外万事自己小心吧。

  不过从此地到镇邪柱,不过数里脚程,你走快一些,危险就追不上你。”

  “好。”刘邦点头,提上灯笼,预备离开。

  张千眼神闪动,在他临走之际,忽问了一句:“我给你的那种药丸,你吃了么?

  要多吃一些,避免气血阻滞。”

  刘邦神色微动,道一声:“我知道了。”

  再不停留,离开此地。

  张千没安好心。

  看来是想让自己首先吃那种丹药,来给他试验效果。

  丹药多半也不是他自己炼制,而是从别处得来。

  走出村寨,与其他外巡队员分别之后,刘邦变幻步法,穿过深林,未过多久便到了镇邪柱前。

  依次填入三块金光石后,他未在此地停留分毫,往更远处走。

  路过埋葬关常尸首的地方,刘邦明显感觉到此间阴气越发集聚,任由阴煞聚结下去,不出七日,关常尸首就会转为尸祟。

  毕竟是自己留下的手尾,刘邦不会坐视不理。

  他捡来许多枯枝败叶,就地在埋葬关常之地烧了一场大火,待到此间累积了一层厚厚的草木灰后,方才离开。

  火气焚去阴煞,短时间内,这块地方不会再有阴煞汇集。

  如此一来,留在关常尸身内的晦杂之气自行散去,此后再有阴煞集聚,也休想将之转为邪祟。

  做完这些,刘邦往更远处奔去。

  依靠元神指引,迅速接近先前自己曾踏足过的那片山谷。

  他此次行进路线与上一次大相径庭。

  盖因上一次的路线已经不安全,今时重走旧路,必然会遇到不必要的风险。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3093069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