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40、养神段

40、养神段


  呜!

  张千这一记虎爪,直接在半空中拉扯出道道残影。

  如此招呼都不打一声便出手,让刘邦心生不悦。

  他下意识后撤半步,眼光一闪,已经照见张千出招之际,身上暴露的诸多破绽。

  本要针对其中某个大破绽出手,让张千好好吃个教训。

  但刘邦随即转念:何不在他身上试试自己养神段的手段?

  灭杀关常之后,石头堡关兴龙一反常态,只是令自己独自外巡半个月。

  原以为这半个月里,他会再差人对自己出手。

  然而如今半月时间已过去大半,亦不见其出手的迹象,如此来看,这关兴龙或是真的对自己有更深的图谋。

  既然如此,自己不妨就把这野牛劲的修为给展露出来,挑动局势变化,看关兴龙又是什么反应?

  一念定,迎着张千的虎爪,刘邦身影忽然一化为三。

  紧跟着,三道身影齐齐一拳向张千轰出!

  杀意如热潮鼓沸!

  被这鼓沸杀意包围,张千周身要害顿时浮现针扎一般的虚幻痛感,他面上一惊,喝道:“养神段?!”

  随后忽然扭身一拳轰向背后那道虚影,脸上惊讶尽作喜色:“桂香血气丸果然是好东西,竟然助你突破到了养神段?”

  嗡!

  两道虚影作泡沫散去。

  唯独张千击向其背后的那个‘刘邦’凝作真人,一掌顶住了张千的拳头。

  另一只手合掌成刀,蠢蠢欲动地想要朝张千侧腹部斩下,最终还是按捺住未有真的出手。

  刘邦施展这养神段的手段,已经打了大半的折扣。

  不然,张千根本分辨不出他三道身影的真假,甚至他能将三道身影尽作真实,以血气充塞,令三道身影虚招尽化为实招。

  不过刘邦并未这么做。

  刚刚踏入养神段,便将张千这个极可能已超越养神段,踏入真正修行境界‘照之境’的修行者给撂倒,未免太惊世骇俗。

  这般实力展露出来,就不止是带动局势变化了,更可能让局势失控,关兴龙及他背后隐藏的关白河纷纷暴起。

  此并非刘邦想看到的局面。

  他还不想掀桌子,桌子便不能翻。

  “好!好!”张千并不知道,自己方才差点就威风扫地。他收了拳头,顺势在刘邦肩上拍了拍,连道两个好字。

  却不知他好个什么劲。

  “你突破养神段,咱们夜巡队的战力有要大涨数层!

  今夜我身上未带桂香血气丸,你先去夜巡,到明夜我再送你一些!”张千丢下这番话,便匆匆离开了此间。

  这话说得极其敷衍,好似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要去办一样。

  刘邦估计,他应是按捺不住,要回去服用桂香血气丸了。

  撇了撇嘴,刘邦提灯笼走出了寨门。

  先去镇邪柱,之后再去向黑熊精的山洞。

  ……

  如刘邦所料。

  张千匆匆回返家中,婆娘看他回来,正要与他招呼,他已转回卧房,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夫妻两人已然许久不同房睡。

  张千婆娘见此,脸上皱纹都挤成了一朵菊花,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声,转头回了自己卧房。

  刚进卧房,脸上就浮现了热烈的笑容:“王二哥,出来吧……”

  话语落,从她床底下钻出了一个相貌平平的村汉。

  张千的床底下,倒没有藏人。

  不过他依然掀开了床帏下摆,钻进床底下,掀开几块地砖,从中扒拉出了一个小木匣。

  把青砖大小,厚有一寸半的木匣摆到桌上,张千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木匣。

  里面一层红布上,静静躺着数十颗桂香血气丸。

  每一颗都色泽暗红,圆润如珠,散发桂花的馥郁香气。

  这些桂香血气丸均属上品,比张千送给刘邦的那些好了太多。

  看着这些丹丸,他越发觉得心火燥热,经脉鼓胀。

  自从上一年,自己从关兴龙手中求来‘神照段’的修炼功法,并成功将修为推至神照段以来,自身气血积蓄便越发迅速,一年时间,便已充塞通身经脉。

  并且,随着气血越聚越多,自身的神照心火亦越发旺盛,如今已有烧破皮膜,透体而出之势。

  如此,自己开始日夜被心火焚烧,气血凝滞所折磨,直到偶然间从关兴龙那里偷来这张药方!

  据关兴龙那些手下所言,他们气血凝滞之时,便会服用这桂香血气丸。

  一开始,张千怀疑自己偷来的这张方子,实是关兴龙设计故意泄露给自己。

  抱着这种警惕,他选定了绝不可能与关兴龙有勾连的刘邦,循序渐进,一步步引刘邦主动为自己试药。

  如今来看,这方子八成没有问题!

  药性甚佳。

  正可为自己所用!

  张千眼中难掩激动,又去门前检查一番,确认自己插好了门栓,这才回到桌前,拈起一颗丹丸,一口吞入腹中!

  ……

  “呜呜!”

  不过是过去几天时间,黑熊精竟然也恢复了一点熊样。

  身上渐长了些肉,不再是刘邦初见它时,那副皮包骨头、瘦骨嶙峋的样子。

  刘邦对此倒不惊讶。

  毕竟黑熊精散去了一身修为,凝聚的精气散入四肢百骸,算是对体魄进行了一次大强化,几天时间恢复稍些,其实是正常现象。

  黑熊精看到刘邦走进山洞,赶紧磕头跪拜。

  磕头跪拜的动作,看来在多数物种里都能通行,黑熊精都可以无师自通。

  它并非趁着刘邦离开,就搬出这座山洞。

  亦知自己立下心神大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起来吧。”刘邦挥手令它起身,走到石床边,当先坐下。

  于是黑熊精就只能人立在床角,聆听教训。

  刘邦道:“近些时日,阴祟于夜间活动越发频繁,我一路走来,已经看见好几个邪祟。

  此地人烟绝迹,你这种野怪山精生存于此,没有别的妖类可以抱团,想来活得更是艰难。

  你好好为我做事,我来教你一个小阵法,助你隔绝洞外阴气,免得再为邪祟经常路过自家门口而担惊受怕。”

  黑熊精本以为这主人一来就要让自己上供。

  未想到他会先教授自己防护阵法,顿时感激不已。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3092839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