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45、驱兽烟

45、驱兽烟


  今夜是刘邦独自外巡的最后一夜。

  过了今夜,石头堡对他的‘惩罚’便算完成,他需要重新被分配巡逻任务。

  如往常一样,张千叮嘱过一众外巡队员后,众人各自散开。

  张千看了刘邦一眼,亦只是点了点头,自去了别处。

  他眉梢间有喜色,气息凝练,好似修为又有突破。

  但刘邦在元神指示下,却看到张千面上有一层浓郁到化不开的黑气,这层黑气远比关方脸上的还要浓郁。

  这已是身陷死劫的征兆。

  张千昨夜还没有显出沾染灾劫的特征,今夜却已经死兆临身,这中间必然发生了一些事,让张千的运道变改。

  刘邦推测,此事或许与桂香血气丸有极大关系。

  张千昨夜出手试探自己,发现自己突破至养神段,误以为一切皆是自己服用桂香血气丸的功效。

  如此必然强化了他对桂香血气丸的信心。

  他匆忙回家,应该就是为了服用此药。

  而且,他昨夜还跟自己说,要为自己多带一些桂香血气丸来服用,今夜集合之后,张千却一点表示都没有。

  看来是发现了桂香血气丸的妙用,不打算再将此药浪费在自己身上了。

  刘邦无声地笑了笑。

  也就只有张千会把此药当作宝贝了。

  张千死兆临头,身陨应劫应该就是这三五日的事情。刘邦不打算提醒他什么,倒想看看其最终会死在谁的手里。

  因此他定下念头,这几日多多留意张千的情况,没事可以往张千家门转一转,隐在暗处,多做观察。

  此后,刘邦提着灯笼,出了寨门,直往镇邪柱所在地而去。

  他每夜外出巡逻,虽然常会开小差,擅离值守,但从未遗漏过给镇邪柱添金光石。

  在刘邦看来,石磨盘村一众生民的生死与自己没有关系,但自己既做了外出夜巡的活计,也该负责好自己分内之事。

  为镇邪柱填补金光石就是分内之事。

  假若未做好这件事,致使邪祟穿过镇邪柱的封锁,伤了石磨盘村民众性命,那自己也就沾了那些被害村民的因果。

  这终归不是好事。

  今夜,刘邦照常往镇邪柱内填补过金光石后,在镇邪柱下稍稍停留了一些时间。

  他尚在犹豫今夜是否再去飞熊那边看看,眉心忽然跳动了几下,元神给出指示。

  刘邦心领神会,再不犹豫,身形穿入夜色,往飞熊所居山洞而去。

  飞熊那边似乎有些异兆。

  不过这异兆究竟是好是坏,现下还不能确定。

  刘邦的身影掠过深林,如一阵轻风飘过,未留下丝毫痕迹。

  体魄增强之后,他的速度亦变得极快。

  往返山洞与村寨之间,已从过去的需要两个多时辰,缩减到如今的一个时辰便可。

  先前去山洞一次,回来之后,免不了要被夜巡队的人盘问一番。

  但随着他晚归的次数越加频繁,夜巡队员便也懒得问了,只要刘邦归来之后,经过各项检查没有问题即可。

  ……

  飞熊所居山洞的洞口处,有土石翻掘的痕迹。

  土石之下,埋藏着一道聚阳禁脉,此时正散发着一缕缕阳气,抵挡着四周阴煞的侵袭。

  刘邦在洞口稍稍停留,便走了进去。

  山洞里,一切摆设如旧,石壁上多了几张兽皮。

  但让刘邦意外的是,飞熊此时竟不在山洞里。

  它去了何处?

  刘邦坐在石床上,正准备运元神以窥飞熊之踪迹时,忽然感应到一股水汽裹着火元之性,从洞口飘散进来。

  跟着,他耳边就响起飞熊笨重的脚步声。

  它从甬道里露出颗湿淋淋的大脑袋,看到自己石床上盘腿坐着的人,先是一惊,随即一喜:“呜呜!”

  显然已认出石床上的人是自己的主人。

  飞熊壮硕的身形走出甬道,浑身是水,刘邦才看到它身后竟背了五只梅花鹿。

  五头鹿的脖颈都被拧断,嘴里还往外滴着血,看来是新死不久。

  不过现下已是夜间,野兽亦知阴祟的危险,大都不会在夜间活动觅食,纵然有冒险活动觅食的,也终归只是少数。

  飞熊怎么一下子猎到这么多只鹿?

  难道是碰到了一个鹿群?

  刘邦当即向飞熊询问此事。

  飞熊把几只鹿子丢在角落,听到主人的问询,口中呜呜有声,把此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刘邦。

  它所猎到的这些鹿子,确实都是来自同一支鹿群。

  飞熊今日傍晚时,去了山谷东边的那条河里洗浴饮水,因为贪玩一时误了时间,快到天黑时才匆忙往山洞赶。

  哪知未走出多远,便见到一群鹿子穿林过叶,齐刷刷地尽往河边的一个方向奔。

  它也看不明白这蹊跷事,只趁机抓了几只鹿子统统扭断脖颈,带回来,准备把雄鹿放血继续浸润自己新炼的聚阳禁脉,一应肉食全都做成精元丹。

  倒没想到刘邦会突然来访。

  交待完后,它献宝似地向刘邦呈上一只鹿子,请主人先品尝鹿肉。

  它不生火亦未埋锅,显是觉得刘邦是和它一样茹毛饮血的生物。

  刘邦笑了笑,自然不会当场就食生鹿肉,他伸手沾了一点鹿血,在指腹间将血迹化开,随后双眼浮现两道金光,运元神以观鹿血,窥察内中有无异常。

  元神照化之下,果然见到鹿血里浮现出一只只渺若尘埃的透明虫子。

  并且,这些虫子还在不断消散,化为烟气,真正消失无踪。

  “驱兽烟?”

  看到如此特征的‘虫子’,刘邦顿知其来历作用。

  此虫非是真正的虫子,而是一种药香被点燃之后,形成的烟气。

  这股烟气被某些兽类吸入,立刻便会形成一只只透明的小虫,钻入这些兽类的心窍,控制它们齐刷刷往解药所在之地狂奔。

  除此之外,驱兽烟别无他用。

  吸入此烟的兽类,纵然在一定时间内未有吃到解药,也能自行化去药力,恢复正常。

  这些吸入驱兽烟的鹿子,也尽可食用,烟虫不具备传染其他生灵的能力。

  一些修行者外出历练,寻不到吃食,多会用此烟来大批量猎杀野兽。

  此法往往会使许多兽群灭绝,有伤天和,为正道大宗所不喜。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3092664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