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当哈利变成哈莉 第四十三章



    “告诉我,波特,你是什么时候学会这种神奇本领的。”

    斯内普用冷硬的声音重复了一遍问题,光看他的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哈莉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正在接受审判。哈莉茫然注视着他那双漆黑的眼睛,再次久违的体验到了从心脏到脚尖都一起发抖的滋味——说实话自从和西里斯住在一起之后她都快忘记这种又冷又害怕的感觉了。

    “对、对不起,您的话我不是太明白。”

    她结结巴巴的回答,换来斯内普轻蔑的一哼。他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轻轻敲打着扶手,似乎在审视哈莉的话有几分可信的成分。

    其实现在天气还不算太寒冷,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处地下室,这里显得格外的阴暗。哈莉偷偷的环顾四周,斯内普的办公室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可怕,但显然也不怎么令人觉得愉快。哈莉觉得只要是有斯内普存在的地方,他就有这个本事把那里变得如同地狱,毛骨悚然。她带着恐惧的心情看着那些几乎快要顶到天花板的书架,还有密密麻麻数不清的瓶瓶罐罐,要是她没有看错的话,在角落里还有一个笼子,里面黑乎乎的盘着一团看不清楚的东西,哈莉直觉最好不要接近。

    “波特小姐,虽然我对你以及你的……监护人,没有抱持任何好感。虽然大多数时候我都受够了你们这些满脑子热血和愚蠢的学生,但作为一名教师,我不得不遗憾的履行自己可悲的责任和义务。”他一脸不快的说,仿佛此刻和哈莉共处一室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就在刚才,显然你使用了非人类的语言对那条蛇发号施令。请不要试图让我相信现在二年级的女学生都那么多才多艺,我确定你那可悲的家族代代都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扯不上半点关系。所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忽然拥有这种惊人技艺,我想,最近几天马尔福先生到处宣传说你用奇怪的语言诅咒了他,多半和这个也脱不了关系吧。”

    哈莉听得莫名其妙,斯内普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以及一连串的长句攻击让她有点反应不过来:“您是说,我对那条蛇说话了?还不是用的人类语言?不可能啊,我没有觉得自己——”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斯内普不耐烦的说,“当然,我也不指望大名鼎鼎的哈莉波特能相信一个斯莱特林的巫师,但我和那些喜欢叽叽喳喳的无知小女生不一样。我只想知道为什么,波特。别以为我是在吓唬你,也许你把自己置于了一种很危险的境界里。”

    哈莉承认自己有点被吓到了,斯内普肯定不喜欢她,但至少哈莉还不认为他会那么无聊的编出笑话只是为了吓唬自己。她苦苦思索了一阵,忽然想起了一件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

    “教授,我真的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另一种语言,我发誓在今天之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所谓蛇佬腔这个词语。不过在我还没有到霍格沃兹读书之前,有一次在动物园,我好像可以听懂一条蛇的话,它告诉我它才不是从巴西来的。当然啦,大概巫师都会这种事情吧,赫敏就说她十岁的时候——”

    “巫师都会这个?”

    斯内普难以置信般的重复了一遍她的话,呼啦一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不知为何他显得有些心烦意乱,但是他极力掩饰住了这种情绪。

    “我猜你从来都不看书,特别是霍格沃兹的校史,波特小姐。”

    哈莉被他语气里的轻蔑激怒了,她为什么要忍受斯内普这种莫名其妙的挑衅和盘问,她又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教授,我真的很感谢你救了我,不管是上学期那次,还是刚才那次。但这不代表我就得忍受你一再侮辱我的家庭还有——”

    “闭嘴吧,波特,别再用你那可笑的白痴脑袋惹我发笑了,格兰芬多的学生难道都只长肌肉不长脑子。”斯内普厉声的说,“为什么斯莱特林学院的象征是一条蛇!萨拉查.斯莱特林是谁你总该知道吧!和蛇说话就是他的著名本领,除了他和他的直系子孙,至今还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巫师能做到这一点!”

    哈莉瞠目结舌,她想现在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傻得可笑:“可、可是教授,我确定自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我是说,应该是这样——”

    “得了吧,波特家的事情,我比你清楚多了,你那个愚蠢的教父居然没有给你说过那些过去吗,我真惊讶。”

    斯内普不无讽刺的说。他阴沉的看着哈莉,背着手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长长的袍子拖在身后,显得格外可怕。哈莉已经不知所措了,刚才得知的消息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哈莉波特,居然会斯莱特林创始人的独门本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偶然的注意到,你和你那几个爱管闲事的朋友,最近一直在调查关于密室的事情。”

    走了几圈,斯内普冷不丁的开口,哈莉吓了一跳。

    “您怎么知道?”

    “别以为自己做事有多隐秘,而且,你可是大名鼎鼎的波特,不用我特意去探听,你每天吃了几个面包圈都会有人到处说个不停。”

    斯内普走到了她的面前,哈莉有点害怕的后退了一步,她不知道这个总是冷冷看着自己还不断嘲讽的老师到底在想什么。

    “你该不是知道点什么,又恰好准备做点什么傻头傻脑自以为是的壮举吧,波特小姐。”

    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称呼,从斯内普嘴里吐出来,就是能让人觉得那像是什么又尖又硬的东西狠狠打在脸上。哈莉瞬间想到了那个还放在自己床底下的笔记本,还有金妮说密室被打开的话,以及,她在走廊上听到的那个可怕的声音。她忽然脸色一变,每一次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她都不是独自一个人,但其他人都没有任何反应,显然是没有听到。再加上马尔福后来对她反应那么大,吓得都逃走了。联系到斯内普说的事情,难道……

    “波特小姐,看来你的心里还隐藏了很多秘密。怎么,是准备自己说出来呢,还是逼我想想其他办法。”

    她神色间的变化当然瞒不过斯内普,他立刻就像抓住老鼠的猫一样,眼睛里放射出冷酷的光,死死盯着她不放。不得不说这种压力还是很大了,哈莉立刻就顶不住了,颤颤巍巍的转过了头。

    “装傻可是没用的,波特小姐。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让你乖乖说出一切秘密但走出不办公室之后什么都不记得。”斯内普威胁的看了一眼墙边的那些瓶瓶罐罐,哈莉立刻摇头。她听赫敏说过,魔药里有很多东西都能叫人把自己小时候尿床的经过都全部说得清清楚楚。

    “我……我只想对邓布利多说。”

    哈莉鼓足勇气回答,她也清楚这件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因为她大概模模糊糊的猜到了一些大概——比如传说中密室里隐藏的可怕秘密是什么。但她绝对不要把金妮的事情告诉斯内普,斯内普不会同情金妮的,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把金妮赶走,搞不好还想把她也一起赶走。哈莉才不相信斯内普对自己有什么友善的感情,哪怕他救了自己两次。

    因为现在他看着自己的样子就像是恨不得冲上来掐断她脖子似的。

    “波特。”他颇有点咬牙切齿味道的开了口,“你这个——没错,邓布利多,邓布利多,哈哈,当然了,你们都相信邓布利多!邓布利多不管做什么都是正确的!哪怕你就只和他说过一次话!格兰芬多的人永远都是那么的天真白痴!你以为——”

    他忽然显得很激动,原本蜡黄的脸上浮现出了一层恼怒激动的红色,鼻翼翕动,牙齿露在外面,眼睛里满是怒火。哈莉害怕的缩了一下肩膀,她不知道为什么斯内普会一下子生气了。难道他怨恨邓布利多吗?难道就和她听到的小道消息一样,他是个前食死徒,他曾经追随过伏地魔,所以他才那么怨恨自己?

    可是还没等哈莉想个明白,斯内普显然就已经控制住了自己那种失控的感情,冷漠僵硬的表情重新回到他的脸上,就像是戴上了一张面具。他坐在椅子里,漠然的看着哈莉。

    “你是个蛇佬腔的事情,还有多少人知道?”

    “没有其他人知道,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除了马尔福。”哈莉小声的说。

    “包括你那个让人厌恶的好教父?”

    “西里斯不是——”

    “行了行了。”斯内普烦躁的挥了挥手,“没人知道就行,这是我的忠告,波特,随便你爱听不爱听,你会蛇语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而且,有关密室的事情最好也别再多管闲事。至于邓布利多,哼,你想去找他坦白也可以,不过我奉劝你好好想想,用自己的脑袋。”

    哈莉被他弄糊涂了,她不知道斯内普到底是什么意思:“教授,但密室——”

    “别提什么密室的事情了!”斯内普怒目而视,“是不是名人的感受让你产生了一种自己无所不能的错觉,波特。当年你的父母用自己的死换来你的小命,不是让你用来干这些危险活动的!你最好记住这一点!”

    哈莉张了张嘴,最后低下了头。

    “你可以走了。”

    他冷漠的下了逐客令。

    哈莉尴尬的站了一会儿,最后默默的离开了办公室。直到走出房间她才忽然想起,她又忘记问斯内普那张照片的事情了。她呆呆站在原地,看着那扇门上青铜的蛇形门环,心中迷惑不解。

    斯内普应该是讨厌她吧,可是他方才的话似乎又不完全是那个意思,仔细一想,倒是和西里斯的口气有点相似,难道是在警告她不要去冒险?莫非密室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哈莉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走上台阶。她想,看来会蛇语并不是一件好事,但为什么看斯内普的意思,似乎是要帮她隐瞒下来。因为他特别把她单独叫到了办公室,而不是当众询问。哈莉完全能想象要是他当着那么多学生的面诱导的问为什么她可以和蛇说话,哈莉绝对就会傻乎乎的说出来,到时候大家会怎么看她?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哈莉迷惑的自言自语,可惜没有谁可以回答她。

    作者有话要说:加班至九点半,回家已经十点,抓紧时间来一发。

    二、二更还是等明天吧,今天真的不行了,好困。

    啊,对了,很多人都问本文的CP是什么,故事发展至今,显然CP不是教授啊…………多么的明显。

    总觉得教授一旦喜欢上别人就崩了。我想象不出他谈恋爱是什么样子。

    抱头跑走。

    继续防抽备份。

    “告诉我,波特,你是什么时候学会这种神奇本领的。”

    斯内普用冷硬的声音重复了一遍问题,光看他的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哈莉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正在接受审判。哈莉茫然注视着他那双漆黑的眼睛,再次久违的体验到了从心脏到脚尖都一起发抖的滋味——说实话自从和西里斯住在一起之后她都快忘记这种又冷又害怕的感觉了。

    “对、对不起,您的话我不是太明白。”

    她结结巴巴的回答,换来斯内普轻蔑的一哼。他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轻轻敲打着扶手,似乎在审视哈莉的话有几分可信的成分。

    其实现在天气还不算太寒冷,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处地下室,这里显得格外的阴暗。哈莉偷偷的环顾四周,斯内普的办公室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可怕,但显然也不怎么令人觉得愉快。哈莉觉得只要是有斯内普存在的地方,他就有这个本事把那里变得如同地狱,毛骨悚然。她带着恐惧的心情看着那些几乎快要顶到天花板的书架,还有密密麻麻数不清的瓶瓶罐罐,要是她没有看错的话,在角落里还有一个笼子,里面黑乎乎的盘着一团看不清楚的东西,哈莉直觉最好不要接近。

    “波特小姐,虽然我对你以及你的……监护人,没有抱持任何好感。虽然大多数时候我都受够了你们这些满脑子热血和愚蠢的学生,但作为一名教师,我不得不遗憾的履行自己可悲的责任和义务。”他一脸不快的说,仿佛此刻和哈莉共处一室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就在刚才,显然你使用了非人类的语言对那条蛇发号施令。请不要试图让我相信现在二年级的女学生都那么多才多艺,我确定你那可悲的家族代代都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扯不上半点关系。所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忽然拥有这种惊人技艺,我想,最近几天马尔福先生到处宣传说你用奇怪的语言诅咒了他,多半和这个也脱不了关系吧。”

    哈莉听得莫名其妙,斯内普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以及一连串的长句攻击让她有点反应不过来:“您是说,我对那条蛇说话了?还不是用的人类语言?不可能啊,我没有觉得自己——”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斯内普不耐烦的说,“当然,我也不指望大名鼎鼎的哈莉波特能相信一个斯莱特林的巫师,但我和那些喜欢叽叽喳喳的无知小女生不一样。我只想知道为什么,波特。别以为我是在吓唬你,也许你把自己置于了一种很危险的境界里。”

    哈莉承认自己有点被吓到了,斯内普肯定不喜欢她,但至少哈莉还不认为他会那么无聊的编出笑话只是为了吓唬自己。她苦苦思索了一阵,忽然想起了一件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

    “教授,我真的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另一种语言,我发誓在今天之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所谓蛇佬腔这个词语。不过在我还没有到霍格沃兹读书之前,有一次在动物园,我好像可以听懂一条蛇的话,它告诉我它才不是从巴西来的。当然啦,大概巫师都会这种事情吧,赫敏就说她十岁的时候——”

    “巫师都会这个?”

    斯内普难以置信般的重复了一遍她的话,呼啦一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不知为何他显得有些心烦意乱,但是他极力掩饰住了这种情绪。

    “我猜你从来都不看书,特别是霍格沃兹的校史,波特小姐。”

    哈莉被他语气里的轻蔑激怒了,她为什么要忍受斯内普这种莫名其妙的挑衅和盘问,她又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教授,我真的很感谢你救了我,不管是上学期那次,还是刚才那次。但这不代表我就得忍受你一再侮辱我的家庭还有——”

    “闭嘴吧,波特,别再用你那可笑的白痴脑袋惹我发笑了,格兰芬多的学生难道都只长肌肉不长脑子。”斯内普厉声的说,“为什么斯莱特林学院的象征是一条蛇!萨拉查.斯莱特林是谁你总该知道吧!和蛇说话就是他的著名本领,除了他和他的直系子孙,至今还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巫师能做到这一点!”

    哈莉瞠目结舌,她想现在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傻得可笑:“可、可是教授,我确定自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我是说,应该是这样——”

    “得了吧,波特家的事情,我比你清楚多了,你那个愚蠢的教父居然没有给你说过那些过去吗,我真惊讶。”

    斯内普不无讽刺的说。他阴沉的看着哈莉,背着手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长长的袍子拖在身后,显得格外可怕。哈莉已经不知所措了,刚才得知的消息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哈莉波特,居然会斯莱特林创始人的独门本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偶然的注意到,你和你那几个爱管闲事的朋友,最近一直在调查关于密室的事情。”

    走了几圈,斯内普冷不丁的开口,哈莉吓了一跳。

    “您怎么知道?”

    “别以为自己做事有多隐秘,而且,你可是大名鼎鼎的波特,不用我特意去探听,你每天吃了几个面包圈都会有人到处说个不停。”

    斯内普走到了她的面前,哈莉有点害怕的后退了一步,她不知道这个总是冷冷看着自己还不断嘲讽的老师到底在想什么。

    “你该不是知道点什么,又恰好准备做点什么傻头傻脑自以为是的壮举吧,波特小姐。”

    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称呼,从斯内普嘴里吐出来,就是能让人觉得那像是什么又尖又硬的东西狠狠打在脸上。哈莉瞬间想到了那个还放在自己床底下的笔记本,还有金妮说密室被打开的话,以及,她在走廊上听到的那个可怕的声音。她忽然脸色一变,每一次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她都不是独自一个人,但其他人都没有任何反应,显然是没有听到。再加上马尔福后来对她反应那么大,吓得都逃走了。联系到斯内普说的事情,难道……

    “波特小姐,看来你的心里还隐藏了很多秘密。怎么,是准备自己说出来呢,还是逼我想想其他办法。”

    她神色间的变化当然瞒不过斯内普,他立刻就像抓住老鼠的猫一样,眼睛里放射出冷酷的光,死死盯着她不放。不得不说这种压力还是很大了,哈莉立刻就顶不住了,颤颤巍巍的转过了头。

    “装傻可是没用的,波特小姐。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让你乖乖说出一切秘密但走出不办公室之后什么都不记得。”斯内普威胁的看了一眼墙边的那些瓶瓶罐罐,哈莉立刻摇头。她听赫敏说过,魔药里有很多东西都能叫人把自己小时候尿床的经过都全部说得清清楚楚。

    “我……我只想对邓布利多说。”

    哈莉鼓足勇气回答,她也清楚这件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因为她大概模模糊糊的猜到了一些大概——比如传说中密室里隐藏的可怕秘密是什么。但她绝对不要把金妮的事情告诉斯内普,斯内普不会同情金妮的,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把金妮赶走,搞不好还想把她也一起赶走。哈莉才不相信斯内普对自己有什么友善的感情,哪怕他救了自己两次。

    因为现在他看着自己的样子就像是恨不得冲上来掐断她脖子似的。

    “波特。”他颇有点咬牙切齿味道的开了口,“你这个——没错,邓布利多,邓布利多,哈哈,当然了,你们都相信邓布利多!邓布利多不管做什么都是正确的!哪怕你就只和他说过一次话!格兰芬多的人永远都是那么的天真白痴!你以为——”

    他忽然显得很激动,原本蜡黄的脸上浮现出了一层恼怒激动的红色,鼻翼翕动,牙齿露在外面,眼睛里满是怒火。哈莉害怕的缩了一下肩膀,她不知道为什么斯内普会一下子生气了。难道他怨恨邓布利多吗?难道就和她听到的小道消息一样,他是个前食死徒,他曾经追随过伏地魔,所以他才那么怨恨自己?

    可是还没等哈莉想个明白,斯内普显然就已经控制住了自己那种失控的感情,冷漠僵硬的表情重新回到他的脸上,就像是戴上了一张面具。他坐在椅子里,漠然的看着哈莉。

    “你是个蛇佬腔的事情,还有多少人知道?”

    “没有其他人知道,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除了马尔福。”哈莉小声的说。

    “包括你那个让人厌恶的好教父?”

    “西里斯不是——”

    “行了行了。”斯内普烦躁的挥了挥手,“没人知道就行,这是我的忠告,波特,随便你爱听不爱听,你会蛇语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而且,有关密室的事情最好也别再多管闲事。至于邓布利多,哼,你想去找他坦白也可以,不过我奉劝你好好想想,用自己的脑袋。”

    哈莉被他弄糊涂了,她不知道斯内普到底是什么意思:“教授,但密室——”

    “别提什么密室的事情了!”斯内普怒目而视,“是不是名人的感受让你产生了一种自己无所不能的错觉,波特。当年你的父母用自己的死换来你的小命,不是让你用来干这些危险活动的!你最好记住这一点!”

    哈莉张了张嘴,最后低下了头。

    “你可以走了。”

    他冷漠的下了逐客令。

    哈莉尴尬的站了一会儿,最后默默的离开了办公室。直到走出房间她才忽然想起,她又忘记问斯内普那张照片的事情了。她呆呆站在原地,看着那扇门上青铜的蛇形门环,心中迷惑不解。

    斯内普应该是讨厌她吧,可是他方才的话似乎又不完全是那个意思,仔细一想,倒是和西里斯的口气有点相似,难道是在警告她不要去冒险?莫非密室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哈莉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走上台阶。她想,看来会蛇语并不是一件好事,但为什么看斯内普的意思,似乎是要帮她隐瞒下来。因为他特别把她单独叫到了办公室,而不是当众询问。哈莉完全能想象要是他当着那么多学生的面诱导的问为什么她可以和蛇说话,哈莉绝对就会傻乎乎的说出来,到时候大家会怎么看她?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哈莉迷惑的自言自语,可惜没有谁可以回答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重要声明:小说“[HP]当哈利变成哈莉”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书客居首页,本站永久地址:www.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