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从赘婿小说反派开始 > 第三十一章 危机来临

第三十一章 危机来临


  
“你竟然……杀了总管家!”
在场的所有家丁被吓出了一身白毛汗,惊怒交加的看着张凡,没有任何胆敢接近半步,像是看待一尊神魔一般让人生畏。
“不错,因为他该死,各位同行难道你们不觉得受够了吗?”
张凡眼神镇定环顾周围家丁,有生以来第一次动手杀人,比起自己想象中的要容易许多,甚至都没有多少负罪感,仿佛他天生就很擅长做这种事情一般,脸色平静到可怕。
“李管家压榨我们这些包身工多年,受尽屈辱,  猪狗不如,难道不应该奋起反击?”
张凡沉声道,在场家丁面面相觑,冷静下来发现李管家一死,恨不得让人拍手称快。
他们不敢这样做,今天不过是由张凡代他们做了这事,李管家可没少干一些逼良为娼,欺人为奴的混账事,只能说是死有余辜。
“小坤子你说呢?”张凡含笑看向已经呆住的周坤。
“我……我不知道,凡哥我表示再不走我们就死定了。”周坤看着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李管家,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
“胆敢在侯爵府动手杀人,你们活腻了!”
一道气势如虹的长啸之音从府邸深处传来,张凡眼神一定,一股彻骨寒意将他与周坤二人锁定,如同被猛兽盯上了一般,让人遍体生寒。
“这气息绝对不是武师境界,而是……武尊!”
张凡心头剧震,仅仅只是气息锁定就已经让他双腿发抖,身体开始不听使唤,周身真元力波动  被强势压制,别说与之交战恐怕就连跑路开溜都成了难事。
“完了,长老会的人!”周坤满目惊恐的看向府邸深处,有些绝望的喊道:“凡哥这次我们怕是跑不掉了。”
“你们……还不赶紧从后门逃跑,我知道有条小道!”
薛青青花容失色,心急如焚的说道,她以为自己只是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谁知却引发了血案,可以说李管家的死与她有着直接关系,毕竟是她把人给骗过来的。
而且张凡一旦被长老会的人抓住,那下场恐怕不比李管家好多少,杀人偿命,并且以奴仆之身以下犯上,这在秦炎王国的律法中,薛家掌权人对张凡有着绝对的生杀大权,以她大伯的脾性,恐怕极有可能会将他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跑?干嘛要跑,我们为薛家做了一件大好事,你们薛家还会把我们当成大老爷奉为座上宾。”
张凡淡淡一笑,白了薛青青这臭妹妹一眼,到也知道她本性不坏,就是胡闹不知分寸,更不知道李管家会借‘非礼小姐’一事来弄死他。
“你,你怎么就这么蠢呢!”
薛青青见张凡还吊儿郎当的不禁有些心焦,觉得眼前这个又高又帅的男人既让她觉得陌生,同时周身笼罩着神秘色彩。
“等这事儿处理完了,我再找你算账,看我不把你屁股都抽肿!”张凡恶狠狠的瞪了薛青青一眼。
“……又来这招,这次怕是不太好使啊,薛凌风可不是好说话的人,还有那独孤断那个老古董。”
周坤哭丧着脸说道,薛凌风可是个油盐不进的狠人,向来是说一不二,刚正不阿,李管家侍奉薛家两代人,就算只是个普通人但在薛家地位不低,与他们两个薛家底层小人物相比,孰轻孰重傻子都知道。
周坤摇头叹气,当真没料到凡哥会这么果断,他还以为最多只是教训一下李管家,谁知道一刀就将他给宰了,利索到吓人。
“放宽心,问题不大。”
张凡拍了拍周坤肩膀,一副掌控主导权的架势让人恨是看不懂。
“闲杂人等速度避开。”
一个冷声传来,一名头发斑白的老者出现,看似身材佝偻无害,实则武道气息恐怖,浑浊的眼中尽是肃杀之气。
“二长老……冯道南!”
赶来看热闹的薛家杂役脸色发白,冯道南可是追随上任家主征战四方的狠人,待上任家主死后仍是尽忠尽职效忠薛家,与大长老独孤断一样皆是外姓供奉长老,武道实力深不可测,正是有这样的狠人坐镇,才能保障薛家至今依旧屹立不倒。
“跪下。”
冯道南目不斜视的看向张凡,  声音不大,却如一把巨锤砸在了张凡心口上,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家族杂役何时有过这样的人物,年纪轻轻居然有这四段武师修为?”
冯道南眼神一顿,诧异的看着躺在张凡脚边哀嚎不起的七名侍卫,这些家族侍卫可都是他一手教出来的,现在竟然连一个小小的家丁都无法拿下?
扑通——
“小的,叩见冯长老!”
“凡哥你……”
周坤长大嘴巴,心里还想着如何死得更有骨气一些,谁知他的偶像张凡还没等冯长老说完话,麻溜下跪,恭恭敬敬的叩头,这连贯的动作,标准的姿势,让他简直是自愧不如。
张凡从来都是一个善于隐忍之人,在他看来尊严可不是双膝不沾地就叫尊严,真正的尊严那是建立在实力至上,没有实力就没有资格谈论所谓的尊严。
至于什么男人膝下有黄金,他就纳闷了怎么就没见着?还是先保住狗命才是王道。
“你可知道自己犯了死罪?”冯道南见状不禁高看了张凡几眼,到也有些纳闷这么听话的家奴怎么一言不合就把李管家给弄死了。
张凡早就料到他会这么问,于是抬起头咧嘴一笑:“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不过杀有罪之人,那就叫做为民除害,为薛家除害,我不后悔冒着被砍头的风险为薛家尽忠。”
“哼,好一个尖牙利齿的小子,你到是说说看,李管家犯了什么罪,至于劳烦你来出手杀人?”冯道南冷笑一声质问道。
“污蔑!他在污蔑我叔公!就是这个人殴打其他家丁,二长老一定要为我叔公讨回公道啊,这个杀人魔王该千刀万剐!”
这时李元芳闻讯赶来,指着张凡怒斥。
“呵呵,你叔公才是该千刀万剐的混账东西,一刀砍死他算是便宜他了。”
张凡不屑一笑,李元芳见到他在薛家的靠山死了,自然是气急败坏,当然会百般污蔑他。
“李管家为薛家贡献近六十年,难道你想说他对薛家不利吗?”
冯道南面无表情的说道,暗地里知道李管家手上不干净,但这么多年来却没人能从他手上抓到半点把柄,谁知就是这样一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现在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杀了,这不得不说是种讽刺。
“咳咳,二长老,如果您认为盘剥窃取薛家整整六十年的人,他会是一个好人,那当我没说。”
张凡干咳了一声,冯道南神色微变,似乎感觉这小子知道一些什么,但却给他一种看不穿的味道。
“空口无凭,来人呐,拿下!”冯道南冷声道,十多名身披黑色重甲的武者走了出来。
“薛家的黑甲禁军,我靠,我只是个家丁啊!”
张凡暗自心惊,这些重甲侍卫才是薛家真正的尖兵,手上的铠甲与利器全是价值不菲的宝具,这才是薛家手中的王牌,现在用来看守他跟周坤两个小虾米,简直就是高射炮打鸟,吓都得活活吓死。
“这是要关我们进黑牢吗?”周坤战战兢兢的问道,据传进过黑牢的人就没一个人活着出来过,怎能让他不感到害怕。
“呵,不然呢?家仆杀人行凶,薛家有权关押尔等。”冯长老随手一招,这些重甲侍卫手持重量进人的刑具走了过来,刚要给他俩带上手铐脚铐,张凡忽然喊道:“且慢!”
“死到临头,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冯长老眉头皱成一个川字,纳闷的发现这小子似乎一点都没带怕,反倒有种胸有成竹的气质。
“您只要告诉一下家主,我知道他今年那平白消失不见,足足两千斤的香料在哪儿,那可是价值三百两……”
张凡眉头一挑,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冯长老闻言脸色大变,一脸后怕连忙伸手堵住了张凡的臭嘴,惊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事?”
“嘿嘿,冯长老别激动,咱们换个地方再叙,啧啧,三百两黄金,这得是多大一笔数字。”张凡压低声音,露出老狐狸般的贱笑。
冯长老闻言满面狐疑,  犹豫了一阵,不得不开口说:“你们都退下,家主有事询问此人。”
张凡听到这话满意的站了起来,道:“他是我兄弟,这事儿与他无关,先把他放了我就跟你去见家主,否则我特么咬舌自尽得了。”
张凡作势要咬自己舌头,虽然作为一个急诊大夫,他当然知道咬舌自尽就特么是一个笑话,到是像冯长老这种‘古代人’才会相信。
“放了他。”冯长老只能无奈放掉了小坤子。
“凡哥……牛逼!”怕得要死的周坤激动万分的低语,恨不得亲吻他张凡的臭脚丫。
————————
“李管家死了?居然被一家丁所杀?”
另一边,薛彭天父子三人坐在一起,听到下人禀报三人皆是面带震惊,李管家可是他们手中极为重要的一颗棋子,却没料到会被一个叫作张凡的家丁给反杀。
“这个家丁很有问题,据传揭露林浩然武道圣贤身份的那人就是他,当初李管家让他下毒做掉林浩然与薛凌霄,这小子竟然将李管家耍得团团转。”
薛轩皱眉说道,不光如此这人还治好了薛凌霄的风寒,怎么看都觉得此人不同寻常。
“难道他是大哥安插在家丁中的棋子?  ”薛彭天喝了一口茶水,惊疑不定。
“极有可能。”薛轩点头道。
薛彭天起身脸色深沉,目露凶光:“李管家一死,薛家封地与傲世帮的生意不能断。”
“可是,那一册真正的账本没人知道李管家究竟藏在什么地方的,那东西要是落入薛凌风手里,我们所有的努力全将会付诸东流。”薛轩眉头紧锁。
“动用一切可用的资源,尽快找出那册账本,否则将会有**烦,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做,为父相信你的手段。”薛彭天看向他最为喜欢的二儿子,薛轩武道造诣比起他大哥稍有欠缺,不过却胜在足智多谋,因此深得薛彭天重用。
“爹,那我呢?”薛城瓮声瓮气的说道,有些不爽。
“呵呵,傻孩子当然有你需要做的事情,而且非常重要,一天之内务必找机会拔掉薛凌风的这枚棋子。”薛彭天含笑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哈哈,好!这事儿我擅长!”薛城狞笑一声,脸上尽是血腥杀气。


  (http://www.shukeju.com/a/79/79425/3667986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