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金兰结 > 第一章 缘 起

第一章 缘 起


  “清君侧!诛妖后!”

  “清君侧!诛妖后!”

  殿外喊杀声阵阵,昔日金碧辉煌的大殿,如今萧瑟冷清,只余殿中高台龙椅旁,还亮着一盏细微的光亮,照得宽大龙椅中,那两个相互依偎的身影更加缈小。

  “娘娘,我怕……”

  小的那个只有三四岁,穿着一身帝王服饰,黑黝黝的眼睛里,满是惊惶。

  “乖,别怕”

  大的闻言低下头,伸手摸了摸小皇帝的头,将他护在宽大的衣袖下。

  此人一身明黄帝后正装,满头珠翠不但没能喧宾夺主,反而给她那绝美的容颜更添一份逼人的贵气。

  她正是那殿外正被人口诛笔伐的祸国妖后。

  一个身影穿过黑暗,走到龙椅前,行了个礼。

  “都安排好了吗?”

  “回娘娘,都安排好了。”

  那人犹豫几番,忍不住问道,“娘娘,都到这时候了,为何还不向镇国候和臻王爷说明真相?以你们之间的情谊,事实本不该是如今这般模样啊!”

  “是啊,本不该是如今这模样……可不是这模样,又该是如何模样呢?!”

  声名狼藉的祸国妖后大笑起来,眼角沁出一滴晶莹的泪珠,那绝美的容颜,梨花带雨更加动人。

  “有时候,我也想回到从前,一切都没发生的时候……但如果上天真的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想……再走一遍……”

  那是康平18年的上元节上,天下承平已久,民间富足,每年的上元节都会举办盛大的灯会,灯火璀璨,彻夜不熄,那平日里长在深闺无人识的千金小姐们,都会趁着这难得的时机,出来透透风。

  然而灯火之下,必有黑影,这灯市人流混杂,三教九流,流珉地痞也都趁机出来作乱。这不,一位美貌动人满身绮罗,一看就是出身大家的千金小姐不幸落了单,就被一伙地痞流珉给盯上了。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那伙人足有四五个,个个膀大腰圆,面像凶恶,还带着酒气,将少女围在中间,把她推来攘去,还污言秽语的取乐。虽然不少人向少女投来同情的目光,然而看到这伙人嚣张霸道、凶神恶煞的样子,纷纷低下头,当做视而不见。作为平民百姓来说,遇到这种事不出头,便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少女出身名门大家,平日里哪见过这种情形,紧张绝望之下想冲出包围圈,却撞翻了路边的摊贩,摔倒在地,被领头的地痞一把抓了起来。

  “哟,美人,你要去哪儿?平时在家多无聊啊,来,哥哥带你长长见识。”

  他的同伴一起哄笑起来。

  “你、你们快放我回去,我告诉你们,我爹可是当朝丞相,你们要是敢伤了我,我让他把你们抓进大牢别想出来!”

  “哦哟哟,我好怕怕哟,”地痞头毫不在意的抓紧少女的手,还伸长脖子在少女颈处狠狠嗅了嗅,“别说丞相之女何等金贵,怎么可能随便遇上?就算你爹真是丞相又如何?我也不怕,只要今夜我和你洞房花烛,到了明天,你爹就只能乖乖请我当女婿了!美人,跟我走吧!”

  “住手!”

  一道剑光飞来,砍在地痞头的手上,使得他不得不对少女放了手。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二楼栏杆处站着一名白衣若雪的公子,剑眉星目,气质不凡,手中一柄绘着山水的折扇正轻轻扇动,那智珠在握的优雅矜贵令人心折。

  “你是谁?为什么插手?也是为了这个美人吗?”地痞头恶狠狠问道,“难道你就不怕我们报复吗?”

  “呵呵,我是谁,你就不用知道了。为什么插手进来?不过是看不惯你们这群人欺负一个弱女子而已。至于报复……”

  白衣公子一合折扇,翻身跳下了楼,身姿潇洒,拳脚纵横间,不一刻,那伙嚣张的地痞便被打倒在地,他走到少女身前,向她伸出了手,

  “姑娘,你受惊了,怪我没能早一步救你出来,让你受委屈了……”

  少女的脸上是劫后余生的庆幸,眼里是感激涕零的泪花,看着白衣公子温柔的表情,关切的话语,她不由也伸出了手,似一个怀春少女,正要将自己一个心献祭。

  “哈哈哈!好一出英雄救美的大戏啊!”

  突然,一个戏谑嘲讽的笑声响起,少女的动作被打断,伸出去的手不由的停顿了下来,她扭过头,看到刚被她撞翻的摊子旁,一个手拿面具的蓝衣公子正站在那儿,手中一把长剑,嘴角勾起,脸上挂着如春日般融融的笑意,似乎从来没有什么烦恼事一般,令人一见便生好感。

  白衣公子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冷哼一声,尴尬的将伸出的手负于背后,“哼!你不要胡说,我与这位姑娘今日是第一次相见!”

  “哦?是吗?可你与他们可不是第一次相见吧!”蓝衣公子指了指地上正呼天叫地的地痞,“这些人见色起意,欺负一个孤身女子,正好你挺身而出,救这女子于危难,多感人的一幕啊!只是我有点奇怪啊,为什么他们不把这姑娘拐到旁边暗巷里方便成事,而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的欺负这姑娘,难道他们不怕官差吗?”

  众人一听,也有道理,纷纷点头,被救的少女也是把疑惑的目光投向白衣公子。

  “胡说八道!”白衣公子气红了脸,“我是什么样的身份,这等烂泥般的东西,我看一眼都觉得脏,怎么可能认识?!”

  “是吗?”

  蓝衣公子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了,他悠悠转起了手上的面具,

  “那公子你站在高楼之上,明明早看到了这位姑娘身陷险境,可为什么非要等到她被欺负到绝望的时候才出场啊?还有……”

  蓝衣公子突然出手,将躺地上的痞子们又是一顿打,这些地痞连忙爬起来还击,结果被打得抱头逃窜。原来之前被打果然是装的,现在挨打才是真的。

  “这位公子,现在的情况,你还要怎么解释呢?”

  打跑了地痞,蓝衣公子手中的剑都没出过鞘,他回过头,笑眯眯的向白衣公子问道。

  白衣公子早已笑不出来,他咬紧牙关,恶狠狠盯着蓝衣公子,目光阴郁骇人,“去!把他给我杀了!”

  一声令下,白衣公子身旁,一直跟着他,却被人忽略的劲装男子跳了出来,利剑出鞘,一剑向蓝衣公子砍去,蓝衣公子拔剑回击,两人刀光剑影打了起来,围观的路人纷纷避让,把本就拥挤的道路堵的更是水泄不通。

  “杀人了!杀人了!官兵来了!”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起来,人头攒动,远远的有官兵的呼喝声传来。

  白衣公子只得含恨喝止了自己手下,

  “走,别多事了!”

  一场风波终于停止,蓝衣公子望着白衣公子被手下带走的身影,不屑的撇了撇嘴,

  “原来只是个样子货,软脚虾。只可惜了他手下,那么好的武功,浪费了……”

  被救的少女犹豫了一会儿,上前向蓝衣公子道谢,

  “谢谢公子相救,没有公子相助,小女子今晚恐怕落于歹人之手,还要对其感恩戴德。公子相助之恩,小女子没齿难忘。”

  “得了得了,江湖之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应该的,说声谢谢就成了,别这么文绉绉的让人肉麻。”

  蓝衣公子打了个哆嗦,好像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似的,把少女逗得笑了起来,少女的笑容也让蓝衣公子看呆了眼。

  “姑娘,你长得这么好看,真是应该少出门啊,要不然下次没人救你怎么办?”

  “没事,若真到那一步,大不了一死罢了,为了保全清白,我可不怕死。”少女得意的从头上取下一支长簪,扬起小脸,手中簪子的尖端闪摄人的寒光。

  “哦,原来是朵带刺的玫瑰,那靠近你的人可要担心了!”

  蓝衣公子哈哈大笑起来,

  “似乎看样子,你不用我送你回家了?”

  “别……”

  少女刚扬起的小脸不由的红着低了下去,

  “我……我还是有点害怕,你……送我回家吧,我家不远,就在前面朱雀街上,很近的……”

  “朱雀街?嚯,住那里的可都是达官贵人,走这一趟,那我可就赚了!”

  蓝衣公子故作财迷的上下打量着少女,然而少女却不害怕,反而觉得他这个模样别有一番魅力。

  没能吓到少女,蓝衣公子觉得没趣,将少女送到家门口便要告辞,之前说的什么赚一笔,果然只是说说而已。少女一边喜滋滋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一边觉得这位蓝衣公子品格高尚,虽然喜欢口花花,却果然是个有着侠义心肠,仁心可靠的人呢,正感叹着,却突然意识到,她还不知道这位蓝衣公子叫什么呢,想到这里,她回过了身,冲着蓝衣公子回眸一笑,明眸皓齿,笑靥如花,抛却了平日的矜持,

  “喛!我叫张思雪,你呢?叫什么名字?我们以后还会见吗?”

  “我?”蓝衣公子笑了,“在下贱名不足挂齿,至于见面……还是算了吧,只要你平平安安,我愿此生再不见你一面。”

  蓝衣公子笑着摆着手离去,身影渐渐被黑暗吞没,张思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随着那公子一起,去向了不知名的地方。

  告别张思雪后,蓝衣公子一路飞檐走壁,攀墙爬树,进了城东一所院子,随手推开门正要进屋,抬眼一瞧,却连忙关门退出,

  “打扰了!告辞!”

  “站住!”

  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响了起来,蓝衣公子闻言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怏怏的走进去,低着头乖乖的站好,就像一个正被老师批评的小学子一样可怜。

  “哟~~~瞧瞧,瞧瞧,我们的大英雄回来了!”

  说话的是一个官夫人打扮的中年妇女,不同于普通的官夫人,这位一开口便泼辣大胆的语气,在京城中真的很少见。

  只见这位夫人走到蓝衣公子身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揪住了他的耳朵,明显是久经训练,早已熟能生巧。

  “老实交待!大晚上的,你抛下我们母子跑哪儿野去了?”

  “哎呀!疼疼疼!”

  蓝衣公子捂住耳朵,努力为自己辩解,

  “娘!你快松手!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那姑娘一马,免得她被奸人蒙骗。你看那姑娘那么可怜,长得漂亮,家世又好,万一让那个纨绔子弟成功了,岂不是一辈子都毁了?娘~~~那姑娘真的好可怜啊~~~”

  “哼!算你说得有理,暂时放你一马。”

  夫人松开手,剜了蓝衣公子一眼,

  “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欺负欺负一般人就算了,要是哪天遇到个江湖高手,死了都没人帮你收尸。”

  “对对对!”一边坐着看了半天戏的十一二岁小少年起哄邀功,“今天那个穿黑衣服的高手你都没打过,要不是我机灵说官兵来人,你今天说不定要栽了哦!姐你要怎么感谢我?”

  “娘,你放心,你女儿我机灵着呢,打不过就跑,多简单啊!”蓝衣公子,不,女扮男装的蓝衣女子拍拍夫人的肩,又冲着自己弟弟斜了一眼,“感谢,你功劳最大,你姐我明天就陪你苦练三天以做报答如何啊?”

  “啊?别!我还想活着呢!姐你不如改成做三套衣服吧!”

  “想死!你怎么不改成三套寿衣?!”

  “你弟说的好,就三套衣服,你爹、我、你弟,一人一套。这些天你不许出门,别仗着有点功夫就望外跑,给我好好呆家里练练女红,趁着刚到京城没人知道你底细,好找个人把你给嫁了!”

  “别呀娘!”

  “把你那声音给我变回来!”

  于是,清朗悦耳的少年音,就成了清脆动听的少女音,

  “娘~~~女儿知错了~~~不要关我禁闭嘛~~~”

  月色正好,灯火正盛,无人知晓,这是乱世前难得的平静。


  (http://www.shukeju.com/a/79/79413/50922816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