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诡妃醋王 > 035 解禁

035 解禁


  母女俩不过才闲聊了几句,古道便身着一身墨色长袍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

  “爹爹回来了。”古伶舞带着标准的淑女微笑起身行了个礼。

  “道哥。”云氏也是赶紧起身迎着古道坐到上位后才坐回原本的位置。

  “小五今天怎么样?”古道笑着看向自己这小女儿——当初那么小小的一个竟是已经出落成了一个标志的小姑娘,让古道心里看着就喜滋滋的。

  “舞儿很好。”古伶舞保持着标准的淑女仪态说到。

  “好就好。”古道点点头,转过头准备和云氏说什么。

  古伶舞见状先开口说到:“爹爹和娘亲先聊着,舞儿回房再练练琴。”

  “嗯,去吧。”古道看着古伶舞行礼离开,原本还挺高兴的心情莫名就空了下来。

  云氏在古伶舞离开后,那一直微微皱起的眉头也不由加重了几分,说到:

  “道哥,舞儿大了,总这么拘在身边也不是办法。你看现在的舞儿,可曾还有小时候喜欢赖在我们怀里的那份天真。”

  被云氏这么一提醒,古道才反应过来自己心中那份突如而来的空落感源自何处。

  是啊,小五哪哪都好,样样都学的标准,但那性子却是越来越静,静的都仿佛不像一个孩子。

  是他错了吗?古道沉默。

  这边,古伶舞回到自己的居室。

  如今她的房间早已整理成了一个大家闺秀的标准配备,衣架、梳妆台、精美摆饰,右侧的次间还成了乐器陈列室——那些乐器都是这几年古伶舞说感兴趣后,古道和她那几个哥哥给她张罗的。

  其实算来,古伶舞除了不能出府,其他任何东西真的是第一天说出口第二天绝对就能拿到手的,估摸着在别的任何家族也找不出第二个这么溺爱女儿的了。

  只是难得做一回人,古伶舞难免会向往外面的世界,不过还好她也宅的住,实在不行晚上出去溜达溜达也可以,只是这古代的夜生活比不得二十一世纪那么多姿多彩,晚上出去也没什么看头,渐渐地古伶舞便也很少以魂体出现。

  坐到古琴前,古伶舞筋骨分明的双手轻轻放到那纤细的七根琴弦之上。

  本来这里的古琴是五弦,和古伶舞记忆中最早的古琴相仿。

  但在她懂得弹古琴的时候,古琴已改为七弦——据传是文王囚于羑里,思念其子伯邑考时加弦一根,是为文弦;武王伐纣,加弦一根,是为武弦,后世称文武七弦琴,所以古伶舞会的也是七玄古琴。

  古伶舞在发现这里为五弦古琴后,只能去定制了一把。现在摆在她面前的这把也是两天前才制作完成送到她手里的,她还没有弹过,今天正好可以试试音色。

  略带低沉且醇厚的声音缓缓从古伶舞手中传出,坐在另一间屋子里的古道和云氏听着从女儿房里传来的古琴声,既有几分骄傲又有几分哀愁。

  琴这种东西,作为武将的古道是真心不懂,但莫名的他就是从那音调里听出了一种孤寂和落寞。

  而云氏,虽然也是武将家庭出生,但对于这些还算略有涉及,只是她年少那会儿,所有人都以习武为荣,所以云氏对于乐理之事真真只能称略有涉及。

  不过都说母女连心,哪怕云氏对音律不通也从那幽幽的琴声中听出了压抑。

  才八岁的孩子,撇开琴技不说,竟是能从琴音中透露出压抑、孤寂,云氏想着不由看向了一旁的丈夫:

  “道哥,没有什么办法吗?舞儿才八岁心思却已如此沉重,我担心……”

  一旁的古道不用云氏说,心里也是忍不住开始盘算着:女儿大了,确实不能一直像现在这样,但……

  一月后,古道和云氏一起陪着古伶舞来到了将军府后院最为角落的院子。

  这个院子很大,比古道夫妇住的院子大了至少两倍。一栋二层小楼就立在院子正中间,楼下有活水引入,假山环绕,竟是那种水榭的格调。

  “舞儿,喜欢这个院子吗?”云氏难得脸上满是笑容,那时常紧皱的眉头如今也是完全舒展开来。

  “嗯,很漂亮。”古伶舞轻轻点了点头。

  她很早就知道这里有个这种水榭大院子,只是之前一直空置着没人住,所以杂草丛生。

  但今天一见,古伶舞竟不知这里何时被完全重新整理了一遍,那水上小楼更是一看就是新建的。

  “这个可是爹爹让建筑司那帮匠人花了一年才建好的,你五岁那年不是就说想住一个有山有水的院子吗,那会儿爹爹怕你太小,一个人害怕,所以没同意。

  现在你也大了,再过几年都该成年了,所以爹爹从那会儿开始就在慢慢给你改造这个院子。

  你看,这是有山有水吧,喜欢吧。”古道带着骄傲的神色领着母女俩把整个院子转了一圈。

  古伶舞看着周围的一切,那沉寂的心莫名动了一下——她知道他们一直在以他们的方式疼爱她,虽然她一直没什么特别的感触,但不得不说这一刻,古伶舞是真的感动了。

  “谢谢爹爹,爹爹这是要把这间院子给舞儿住吗?”古伶舞虽然心中感动,但面上还是保持着一贯的淑女笑。

  都说一个人面具戴久了很可能就取不下来了,现在的古伶舞就是这般,哪怕她心里因为古道如今这番动作感动,但也已经习惯了如今和他们的相处方式。

  “小五,你要住这里必须答应爹爹一个条件,好吗?”说到正事,古道立刻严肃起来。

  “爹爹请说。”古伶舞看向古道。

  “你眼睛的事除了我们家里人,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任何人,懂吗。”古道是第一次用如此严肃的态度面对古伶舞。

  “如果你眼睛的事被外人知道了,那么不光是你,我们整个家,爹爹、娘、你的哥哥们都会死,懂吗。”

  “都会……死吗?”古伶舞这时才正视这个她从来没有当回事的问题。

  “对,都会死,你大了,爹爹和娘亲不能一直照顾你,爹爹也希望你能像别家小姐般有朋友,有知己,但是你的眼睛,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一定要答应爹爹这个要求。”古道再三的强调着重复着。

  “爹爹是说我不仅可以搬到这里住,还可以外出了吗?在我保证不让外人知道我眼睛有异的情况下。”古伶舞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震住了。

  她都以为她会被关在这将军府一辈子了,没想到古道竟然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女子精贵,别家小姐也都是逢年过节才能出街而已,你若能答应爹爹的条件,以后逢年过节,爹爹也会让你哥哥们带你出去逛逛。”古道看着女儿那张小脸上终于出现了不一样的神情,不仅感叹他前几年的作为到底是对还是错。

  “爹爹放心,我绝不会把我眼睛的事说出半句。”古伶舞重重的点点头。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一旁,云氏看着父女俩之间那无形的纽带似乎又拉到了一起,心里也不由松了口气。

  现在,只剩她那倔强的大儿子的问题需要解决了。


  (http://www.shukeju.com/a/79/79408/8316091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