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 第九十五章 报复

第九十五章 报复


  商谈完正事了,巴适便笑道:“公子,我有一好消息要告诉你。”

  “哦?是何好消息?”李阳顿感好奇。

  巴适道:“公子之前所传授的烈度酒,如今我天下居已是酿出来了!”

  “哦,真的?”

  一听这话,李阳是真的惊喜了起来,这么说来……白酒终于是问世了么。

  “第一批酒已经上市,今日我也给公子带来了一些,请公子品尝。”

  说着,巴适走了出去,到门口招了招手,接着他的随从就挑了两缸酒放在了厅中,而另一个随从则递给了巴适一个酒壶。

  显然,酒壶中的酒,和酒缸里的酒,都是一样的。

  巴适拿着酒壶,来到李阳的案前,给他倒了一杯,笑道:“公子,您看这酒是否满意?”

  李阳早就迫不及待了,端起酒杯,一看,清澈如水,再闻,确实是白酒的味道。

  轻轻小嘬了一口,入口甘烈,应该有五十度上下,乃是真正的烈酒。

  “好酒!”

  李阳一饮而尽,辣得砸舌,最后大赞了一声。也许是此时的白酒格外珍贵的原因,他甚至喝出了二锅头的感觉。

  烈酒得到了李阳的肯定和称赞,巴适也乐得合不拢嘴,笑道:“公子,这第一批阳酒今早才刚刚推出,已然是哄抢一空了,凡品此酒者,皆赞不绝口。”

  李阳对白酒的热销,倒是不足为奇,毕竟咸阳城贵族士绅无数,光是从以前的六国强迫迁来的富商就达十二万户,白酒的价格就算再贵,也不用担心卖不出去。

  只不过……

  李阳总感觉这话里边有个字非常的扎耳,眉头一皱:“你刚才说这酒叫什么?”

  巴适道:“阳酒啊!”

  我去!

  李阳一脸黑线,道:“为何取这个名字?”

  巴适道:“此酒是公子发明的,自然当以公子之名命之,且此酒尤烈,当符一个阳字。故取名‘阳酒’是再合适不过了。”

  “…………”李阳一时竟无言以对了。

  巴适笑了笑,看了一眼李阳,接着试探道:“此美酒,我已留了百余桌之数,备于宓儿婚事喜宴之用。只是,不知公子对宓儿之心意……”

  李阳听到这话,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那日把巴宓给睡了,对方这是找上门来要交代来了。

  沉吟了一下,道:“我之心意,宓儿姑娘应该懂,只是眼下平乱之责在身,只有等乱象平息了,我才能忙儿女私情。”

  巴适一听,心里立刻有底了,睡了别人,最起码他还是认帐的。

  而对于眼下的乱象,巴适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大秦境内,从南到北,饥荒严重,而且据说大江沿岸更是有人揭竿造反,事态不可谓不严重。

  如今,听闻李阳负责平乱,立刻便明白他这不是在借故拖延婚期,而是真的大事在身,于是连忙问道:“公子负责平乱?”

  李阳点点头:“是的,平乱之前,必须解决饥荒,而要解决饥荒,就看这次能否将长城、秦陵、阿房这些工程让你们这些商人接手了,眼下唯有你们这些富商可解大秦的饥荒危局了。”

  巴适是聪明人,一听就了然了,这是想让商人雇用灾民,以此度过眼前的困局。

  明白了工程外包之事的重要性,而且平乱又直接关乎着巴宓的婚期,这可关乎着切身利益啊,巴适当下便道:“公子放心,工程之事,我必将尽全力游说那些富商!”

  李阳大喜:“如此甚好!”

  …………

  当晚,冯相府。

  冯去疾见儿子冯劫从中丞相府回来了,于是便找到他问道:“今日李阳可有何动作?”

  “没见他有何动作,只不过是特意见了巴家。”冯劫说道。

  “见巴家?”

  冯去疾眉头一挑,冷笑一声:“看来他真是打算让商人募捐,以此来解决饥荒了。”

  “儿也觉得中丞相这是打算向富商们募集钱粮。”冯劫说到这里,不由沉吟道:“要想靠募捐振灾,可是不容易,除非那些富商们都愿意将家资尽数交出,要不然……只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冯去疾冷哼一声:“靠商人振灾,异想天开耳!”

  是的,虽然李阳他很聪明,每每行事也总是出人意料,但若是他想靠商人来振灾,显然这主意他就真的打错了。

  商人之精明,怎会肯定家资捐赠出来?

  试问,这不是异想天开,还会是什么?

  …………

  当天,李阳见了大秦首富巴家的消失,瞬间传遍朝野上下。

  所有人听后,都是嗤之以鼻,亦或摇头叹息,都认为李阳这是打算向富商们募捐钱粮。

  有些人已经觉得李阳这次要栽跟头了,如此平乱,怎能成功?

  …………

  次日,早朝。

  另一个消息震惊了朝野上下。

  麒麟殿上,中车令刘喜宣旨,置设发改署,着李斯执掌,行新政事宜。

  这一消息,可真是让许多人出乎了意外。

  特别是冯去疾,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懵了!

  新政?

  如今并没有新政要实施啊,怎么突然间就置设了一个行使新政的发改署了呢?

  而且,这么大的事情,之前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来的这么的突然……

  冯去疾突然有一种被人草了,事后才知道的无力感。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李阳和李斯这是联手了,这是要分冯相的权。

  昨日在朝堂上,冯相还打压李阳,将眼下的乱象归罪于李阳的轻徭役。甚至,冯相下面的三个议郎,还打算趁机否定李阳的新法。

  结果……

  今天李阳就和李斯联手了,直接从冯相手中分权!

  这……算不算是报复?

  所有人都被这事前毫无征兆的操作给惊呆了!

  而冯去疾,自然是恨得捶胸顿足。

  昨日杀了他三个议郞,今日又分他的权,这简直就欺人太甚了!

  此时,回过味来的冯去疾,才算是终于明白到李阳有多么的阴险狡诈了,此子之阴险,尤甚赵高。

  如果李阳自己要行新政之权的话,冯去疾可以带着满朝文武大臣,一力谏阻,毕竟权力过大,于江山社稷不利,皇帝不得不答应。

  如此一来,这新政之权,自然就由他冯去疾举荐旁人来执掌了。比如,让蒙毅执掌,就是一个非常适合的人选。

  可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李阳居然放弃了新政之权,而是让李斯来执掌新政,这招就真的就太有心机、太阴险狡滑了。

  难道自己领着满朝文武大臣,力谏李斯不适合执掌新政吗?

  显然,这个理由十分之可笑。

  相反,展望朝中衮衮公卿,唯李斯执掌新政,最适合不过。可以说,只要是李斯执掌新政,没有一人会站出来反对。

  想及于此,冯去疾深深地看了一眼李阳,心里也很清楚,这是李阳对近日打压的反击。

  也正因此,冯去疾知道,此人久留,后患无穷!


  (http://www.shukeju.com/a/75/75657/51076965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