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楚少有你很甜 > 131- 还在生气?

131- 还在生气?


  “楚凡屿,你到底想干什么?”

  冷白话出,一旁的侍从和万俊齐刷刷的遛去了大厅内,但是,还不忘隔着玻璃门悄悄的张望。

  八卦心十足。

  门外,冷白和楚凡屿对峙着。

  说是对峙,其实,也只是冷白单方面的,因为,楚凡屿满脸的柔和,不似生气,也不似在笑着。

  就是.....很淡定!

  即使冷白现在气的就差一鞋板子呼在楚凡屿的脸上。

  “你说呢?”楚凡屿上前一步。

  他的个头有些高,两人的距离也不过半截手臂的宽度。

  他微微俯身看进去冷白怒气腾腾的瞳孔,那里面,清楚的映照着自己热情柔软的微光。

  她知道的,这个女人知道的。

  两人就这样谁也不打算放过谁,彼此都把所有的神情都收进去了那一方星光里。

  良久,冷白妥协了。

  不是为楚凡屿那眼中的不想懂得某种东西妥协,而是时间。

  她不能再耽搁了。

  华儿幼儿园是中午十一点就放学开始吃饭了,而冷白要在她吃午饭前去到幼儿园把她带走。

  这是华然交代的,拜托冷白一定要在那之前把华儿接去她的家里,她已经给学校交代过了,

  冷白悄悄的在心底叹口气,然后径直上去了楚凡屿身后的,他的那辆豪车内。

  她拉开后车门,抬脚就准备跨上去。

  “副驾驶。”楚凡屿未带感情的话传来。

  冷白仰头,手下用力的关上后车门,然后坐上了副驾驶上面。

  楚凡屿招手,万俊颠颠的自大厅里面出来。

  “去找个理由跟老头子说说,一定有眼线去说了。”

  “好的楚总。”万俊笑得像个猫咪。

  他觉得,自己终于办了一件让楚大少爷称心如意得事情了。

  他得月底红包肯定很大!

  楚凡屿这才上了车,然后带着怒气冲冲得冷白,驱车离去。

  同一时间,正在和许家,左家一同用餐的楚老,一名黑色西装的男人上前趴附在他的耳边说了楚凡屿的事情。

  楚老稀疏的眉头皱起,这才看向左家方向,看向正在喝牛奶的左非。

  “左非,你的女伴呢?”

  “哦,你问冷董?她有事已经先离开了。”

  “这样啊,说起来,你常年跑在外面,是怎么和程风阳的小娇妻认识的?”楚老满脸好奇,笑的温和。

  只是,此话一出,左家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就连对面的许家,也都把目光落在了左非的身上。

  “冷董这个人风评不好,想必在座都有耳闻,左非你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看着和她关系不错啊!”许云戈意味深长的说道,狭长的眸子眯起,嘴角勾着及其暧昧的微笑。

  左光源面色已经极其难看了,只是,伊漫华悄悄的在下面拍了拍他放置在大腿上面的手背。

  接触到身旁妻子温柔的嘴角,左光源怒气减去三分。

  左非目光扫了一眼各自精彩的面孔,然后放下手中的杯子,像是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清浅的笑笑,“是在飞机上面认识的。冷董是个很爽朗的人,帮了我忙。”

  “这还真是巧啊!”楚老笑着说道,嗓音洪亮,“大家快些吃,等会该凉了。”

  一群人,虽是点头应声,时不时的也会交谈两句,但是,更多的却是对左家这个比较格外的公子哥的探究。

  “对了楚叔叔,刚才凡屿说有生意跟我谈,他怎么还没到?”许云戈疑惑的看向餐厅门口处。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

  “那小子,估计是还在睡觉!”楚老温和的哼哼,然后眯起眼睛看向一直乖巧的左可,“小可,昨天好不好玩啊?难得你个女孩子居然没有贪睡,跟我们这群老家伙一样起来这么早!”

  “楚叔叔,你的山庄真的太棒了!可惜也不对外开放。”左可两眼闪光,崇拜的看着楚老。

  “那你以后就常来,有时间了让我家那臭小子带你去我在u国的庄园,那里你肯定喜欢。”楚老像个极其宠爱后辈的和蔼老人。

  “真的嘛?可以让凡屿哥带我去?”左可好像在楚老的话中听出来什么了,但是,想要探究,又有些不明白。

  但是,一听见楚老发话了,到时候,她就可以让凡屿哥带她去玩了。

  最好就是他们两个去度假游玩.....嘻嘻。

  左可低着头,娇羞的笑着。

  楚老也笑的开心,很满意左可的表现。

  虽然左家现在不如之前了,在管理方面也后继无人,这个左非虽然小有名气,但是,比较不是做生意的一块料。

  就算没有程家的女儿,他看着这左家的女儿也是不错的,最起码,好拿捏!

  楚老在心底打着小算盘,另一处甘当司机的楚凡屿,叶子啊心底打着小算盘。

  这都走了四分之一的路程了,副驾驶上面的冷白还寒着脸,目视前方,连头都不带动一下的。

  楚凡屿抽空瞄一眼冷白,有些头疼!

  他也没觉得自己这次做的事情很过分啊?为何她会这么生气呢?

  说起来,他也不太会哄女孩子开心,更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打破这车内诡异的气氛!

  但是,总不能这一路就任由她气着吧?

  怎么的,这女人气性这么大啊?

  楚凡屿一边思考着该怎么打破冷场,车速也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看见车子几乎在龟速爬行,冷白又气血上涌,转过头看着楚凡屿的目光像是要喷火。

  “楚凡屿,你到底想怎么样?”冷白一字一句的问道。

  “嗤---”

  是车子猛刹车的声音,是楚凡屿将车子直接停靠在路边的人行道上。

  他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然后附身靠近过来本就朝着他那个方面的冷白。

  他往前,她往后缩,然后他再往前。

  冷白的气焰一下子被楚凡屿惊得四散而去,只余眨巴着的故作镇定的瞳孔。

  这里人烟稀少,都是新开发的项目,如果他真的要图谋不轨,自己改怎么办?

  冷白突然意识到这是个危险的事情,然后,咽咽口水,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只盯着楚凡屿,不放过他任何的一个表情和动作。

  楚凡屿亦是,不过他纯属是故意的。

  “你还生气了?”楚凡屿缓声问道,温热的气息喷洒到冷白的鼻尖上。

  冷白只觉手臂上面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楚凡屿也注意到冷白的变化,瞳孔一深,眼中有微怒,“你很嫌弃我?”

  “不是啊!”冷白脱口而出的否认。“我只是......你走开一点说话。”

  冷白抬手打算推开一点楚凡屿,因为,她真的退无可退了!

  “你还生气了?”这个问题貌似楚凡屿问了两遍了!

  冷白觉得她要是不回答,今天两人非得纠结在这。

  男人眉宇之间传送过来的压迫感,令冷白真切实意的感受到,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力量和气势的悬殊!

  此刻,还是不要有太过强烈的反应为好。

  于是,冷白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去,老实的放在一旁!

  “没生气了。”

  楚凡屿不知道冷白是将他像对待一个歹徒一样在思考。

  只是,听闻冷白的话,和她乖巧的神情,他相信了。

  其实心底更是莫名其妙了,怎么生气了那么久,这怎么消气的?

  “那就好。”楚凡屿缓声说道,想了想又解释道,“我也没别的意思,就算觉得这路程有点远,你开车应该会很累。”

  这是体贴你!

  冷白打心眼是不相信这个想一出是一出的楚凡屿到底是什么心思的。

  她点点头,像只小白兔。

  只是,她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她面对的是楚凡屿,不是一个想要行凶的歹徒。而楚凡屿的心思吧,还真的是......

  就不如此刻看着冷白这副小白兔的样子,这是他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啊,顿感非常的新鲜,心底也悸动不已。

  像是有异样的东西破土而出,这种感觉,让他清澈的瞳孔差点迷失。

  “我能亲你一下嘛?”鬼迷心窍的,楚凡屿忽然小声说道,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而冷白,只觉心口咯噔一下,不知道是吓得还是被.....吓得!

  她下意识得就抬手去推楚凡屿,用力之大,楚凡屿得后脑勺一下子磕在了玻璃窗上。

  冷白自觉自己没忍住力气有些大了。

  但是,她不准备道歉。

  “这个女人,干什么啊!”楚凡屿怒气十足,揉着自己得后脑勺,瞪着冷白。

  冷白也同样不甘示弱,瞪着。

  “跟你开玩笑得,你怎么这么不识逗?”楚凡屿自觉刚才是自觉失言了,也想拯救一下这更加尴尬得气氛。

  “楚总请自重。”冷白半天憋出来这么一句话,然后就是双手环胸,目视前方。

  像个雕塑,侧面看去,那卷翘得睫毛都不带眨一下得。

  楚凡屿气急反笑,然后这才又发动车子。

  “你怎么这么爱生气?”像是在跟冷白闲聊。

  鬼知道呢!

  冷白也想问问自己,为啥她一面对楚凡屿得时候,一丁点得定力都没有了!三言两语得,冷白就要跳脚,就会烦躁.....

  她其实还是脾气挺好的一个人啊!

  见冷白不打算接自己的话,楚凡屿又继续找着话头。

  “你不回去公司要去哪里?”

  “楚总把我放在市内的任何一个路口就行。”冷白觉得保存沉默是不行了。

  “不行,送佛送到西嘛!”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莫名其妙呢?

  楚凡屿自己也意识到了,“诶,不对,什么送佛送到西啊!说错了。”

  冷白听着楚凡屿得自言自语,面色缓和几分。

  “我怎么感觉你就是我克星呢,一遇见你,我脑子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巧了,我也这样觉得。”冷白回答得很快。

  “我没还真是冤家。”

  “赞同。”

  “你说,你就不要再去祸害别人了,我没凑一起得了。”

  “楚总,你跑偏了!”

  “没偏啊,回去得路不就这一条嘛!”楚凡屿假装听不懂。

  “楚凡屿。”

  “嗯。”

  “你.....你怎么.....”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已经嫁人了!嫁得还是一个比你爸还老的人,你就一点不嫌弃,不避讳?

  “你说!”

  冷白激动半天,最后,还是把话给憋了回去。

  算了,他又不是傻的,再次提醒又有什么用呢!

  再说了,说不定他也就是觉得自己新鲜,然后像逗一逗,没别的意思。

  自己要总是说这些,搞得好像是她在自作多情一样。

  瞄了一眼冷白忽然蔫巴得神情,楚凡屿又问道,“你是不是早上起来太早困了?”

  “你要不要把座椅调低一点睡一会?”

  “时间还早,急也急不来,你睡吧,快到得时候我喊你。”

  撇开两人得身份来说,此刻得楚凡屿这样贴心细心的样子,冷白不感动是假的。

  但是,没办法,两人的身份显而易见,不能逾越。

  再说,她的目标也不是找个男人嫁人或者什么,男人,爱情那些东西,她不打算沾染。

  “不用了。”冷白声音冷淡下来。

  不管刚才两人在置气,或者斗嘴,但是,她的语气也还是有温度的。

  哪里像现在这样,冰凉的像是一个没有生命了力的人。

  她之前也是这样,本来对自己说话的时候气急败坏多一点,但是,也不至于像现在听着这么别扭的。

  楚凡屿不知道冷白是又想到了什么,他思考了一下自己前后说的话,好似也没啥严重的触及到她的底线的呀!

  虽然楚凡屿一直在试探冷白的底线,但是,他自问把握的很好,两人没有闹的而不可开交.....

  楚凡屿眉头紧锁,有些不耐,“你又怎么了?”

  又这个字用的真奇怪!

  冷白在心底默默的想着。

  “我还是休息一会吧。”冷白说着就调低了座椅,然后半躺着闭上了眼睛。

  只是,刚闭上一会,她就感觉到身上被盖了一件还带着余温的外套。

  显然是楚凡屿的西装。

  冷白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微微侧头,然后面朝自己这边的玻璃窗。

  楚凡屿的车子开的很平稳,他也自觉地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就这样,冷白还真的睡着了......

  这种情况很奇怪,她打心底是防备楚凡屿的,应该不可能当着他面就这样毫无防备的睡觉的,可是,她还真的睡着了,而且睡得很熟,很香,一直睡到了车子进入了市内。


  (http://www.shukeju.com/a/72/72563/8631572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